86 一起走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2:35 字数:6342 阅读进度:341/403


“星宇,我看他说的像是真的,要不然,就让他一起吧?”梦回小声的说道。

叶星宇冷哼一声:“谁知道他是不是在演戏,骗取我们的信任,最后在我们完全信任他的时候就来一个赶尽杀绝,果真是一个斩草除根的好计策啊!”

“我不是!”林道之急急地解释道,面带愧歉的看向梦回:“我不会对付你们的,上一次我贸然的出手是我对不起梦回姑娘,还害得她女儿身被察觉,导致她被皇上关进天牢之中,让二皇子不惜以身犯险来劫狱,因为一时的怀疑就造成如此大错,都是我的过错,我希望能做一些事情来弥补你们。”

“呵呵……说的可比唱的还好听。”叶星宇皮笑肉不笑道:“弥补嘛,真不用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反咬我们一口,陷害我们于万劫不复之地啊,我们可承担不起这个风险,林天师啊,你还是回到皇后身边去吧,说不定她看在你立功的份上会给你一个至高无上的国师的位置坐坐,那可是相当于丞相的地位,将来前途无量呢,也不枉你白费心机一场了。”

“星宇,我求求你了,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吧,他不是坏人的,真的,我可以保证。”梦回举手说道。

叶星宇似笑非笑的瞧了梦回一眼:“你什么时候和林天师这么熟稔了?一直都帮着他说话?”

“我……”梦回瞧了林道之一眼,说不出话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心里觉得林道之不会是坏人,否则也不会冒险去牢房看她了。

“二皇子不愿意和我一起,那我走就是了。希望二位保重,后悔有期。”

林道之眸光微暗,抱了抱拳,失望的说道,转身迈步就要离开。

“哎……”梦回喊道,有些不满的瞪了叶星宇一眼:“你怎么这样啊?”

“慢着!谁说不让你跟我们一起了?能请你这个无所不能的天师我们岂不是赚了?这么便宜的事,本皇子怎么能放过?”叶星宇勾唇一笑。拍拍梦回的头道:“这样可以了吧?如你的意了?”

梦回抿唇一笑。

林道之面上一喜。笑了笑,颔首道:“多谢二皇子深明大义,以后有差遣道之的事情尽管吩咐。”

“是不是什么事情你都能做?”

“是。只要道之能做到的。”

“当然会有,还有很多呢!”叶星宇懒洋洋的笑道:“接下来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才好啊。”

因为本皇子就是拿你当劳夫用的。

谁让你总是看梦回,惹她注意了?

这个夺妻之仇可是大仇,这个林道之看起来也有几分模样。虽然没有他俊俏,但是他和梦回都会法术。有着共同的能力,相同话题也肯定多一些,那岂不是一个大敌吗?

再说,梦回好像对他也有好感。不行,一定得想办法将他给赶走才好。

看着和林道之说笑得梦回,那是和他在一起从未有过的笑容。

叶星宇心中泛酸了。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两人的谈笑风生。

“我不会后悔的。”林道之一愣。也笑道:“我能问梦回一个问题吗?”

“不能!”叶星宇挑眉道:“你要跟着我们,就得约法三章。第一,男女有别,你不能和梦回主动说话,第二,我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得反抗,第三,有危险你要第一个冲上去,第四,第四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星宇……”梦回不满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要求林天师啊?他……”

林道之打断她道:“梦回,谢谢你为我说话,我都同意,毕竟是我唐突了,二皇子别说是这些条件,就是别的千难万难,上刀山下火海的我也同意,让你们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我难辞其咎,我罪大恶极,我只想弥补我的过错。”

叶星宇抿唇一笑,懒洋洋的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可不是给你赎罪的机会,本皇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梦回,我们走!”

“林天师,二皇子他……他就这样,你别太介意啊!”梦回抬起头看向林道之,有些郝然。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对叶星宇的性格也琢磨个差不多。

因为林道之曾经和皇后一道,他对他有敌意是理所当然的。

林道之摇头:“我不会介意的,这都是该承受的,谁让我自食恶果做出这样的错事,害得你们走到现在无处可去的地步,梦回,我……是不是特别的像你认识过的一个人?”

梦回呆愣了一下,淡淡一笑:“我也不知道,我认识的只是哥哥小时候的样子,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他长成了什么样子了,还能不能将我认出来,我问你只是怀着一份希望,我觉得我曾经应该是见过你的,但是我完全记不起来了,我就在想,万一你曾经见过我,能认出我,说不定你会知道哥哥的下落,我就能找到哥哥了,还是……”

“对不起,还是让你失望了,我不认识你。”

梦回低垂下头,掩盖自己失望的神色:“没关系啊!其实我找该想到的,哥哥生死不明,大家都说他已经死了,我不相信,哥哥一定还活着,我太执着了,明明知道希望渺茫,还是想要去试一试。”

林道之心中一软,更加感觉愧歉这位小姑娘了。

忍不住劝慰道:“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哥哥的。”

“梦回,你怎么还在那?还不跟上来?”叶星宇在前面停下喊道。

“哦,我们马上就过来了!”梦回应声,回头对林道之道:“林天师,我们快些走吧,晚一些说不定皇上就派人追我们了。”

“好。我们走!”

趁着月色正黑,叶星宇三人出城之后,找到了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子准备暂歇一晚。

……

灯火通明的寝殿中,等到太医出去之后,君逸凡才第一个冲了进去,跪在武帝的窗前,轻声喊了一句:“父皇!”

武帝脸色有些不太好。但是心情还算不错。还有一个绝美的女子在他的床边坐着,看到君逸凡进来,释然一笑:“逸凡。你放心吧,你父皇没事,他就是有了一点小风寒,修养几日就没事了。”

武帝也点头道:“是啊。朕向来身体硬朗,逸凡啊。朕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父皇……”君逸凡神色微动,看向女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后,以前的贵妃。

女子朝他微微一笑。

她真的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子。怪不得让父皇曾经那么着迷。

君逸凡硬生生的别开眼,这个女子,是他的亲生母亲。也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人。

“你想的不错,朕想立你为太子!”武帝一字一句的认真的说道。

“父皇。这……”君逸凡大惊,他虽然知道有这么一天,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反而有种想要逃避的感觉。

在以前,他对太子之位是势在必得,是因为母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能够君临天下,可是母后都不在了,他的身世也经过了一个复杂的变化。

从母后,到他最后的亲生母亲……父皇作为一个帝王连自己最心爱的人的心都得不到,纵然是至尊天下,俯视万民,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也同时也失去了很多。

很多的东西有所失必有所得,有所得必有所失也就是这个道理。

太子之位对他来说就变得淡然了,他现在只想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如果他的心爱之人愿意,他宁愿跟她一起归隐,再也不涉及朝堂中的纷争了。

武帝笑道:“不要吃惊,你知道朕一直以来最期待的就是你,现在朕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朕要多为这个江山,为了天下万民考虑最适合的人选,你有能力,有智慧,朕最信任你不过。”

“父皇,您……会好起来的。”君逸凡喉咙干涉,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朕最中意的就是你,你是人中之龙,比朕当年要好太多太多,朕比起你都自愧不如啊,你也别惊慌,今日只是事先和你说一声,等几日之后才会昭告天下。”

“父皇,儿臣可以答应父皇!”君逸凡抬起头来,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但是父皇能答应儿臣唯一的一个要求吗?”

“什么要求,你说。”

君逸凡起身,在武帝的耳边耳语一番,武帝唇角绽开一丝笑意:“原来如此,朕答应你就是了。”

“多谢父皇!”君逸凡喜不自禁,伏地叩头。

“你这孩子,快起来吧。”女子含笑着说道。

武帝和女子对视一眼,双双有深意的笑了,武帝咳嗽一声道:“你出去和其他的兄弟说一声,让他们都回去吧。”

“是,儿臣告退!”君逸凡抬眸瞧了女子一眼,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起身退了出去。

“颖儿……”武帝抓紧女子的手,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一声。

“皇上,臣妾在呢,在呢。”女子帮武帝拍拍后背顺气,柔声道:“您别太激动了,等身体好了,那些孩子们的事再说也不迟啊!”

“朕可能登不了多长时间了,朕感觉自己的身体支撑不了多少时间,说不定哪天就撒手人寰了,现在朕最中意的就是逸凡那孩子,也对他的放心,立太子的事情要趁着朕还能动弹就确定下来,省得那些其他的孩子心中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来,四儿那孩子,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出声,争强好胜,要是他真的做出不轨之事,那就留他不得,颖儿,你去帮朕拟一份圣旨和一封书信。”

“好。”

……

蔚蓝的天空被雨水冲洗后一尘不染,东边出现一片红霞,染红了天际,几朵棉花似的轻柔的白云,被霞光抹上了迷人的橘红色。镶上了金边。精湛美丽,如同展开的火红的芭蕉。

一个衣着单薄的只穿着一身中衣,披散着头发的女子孤零零的躺在马路边上,一动不动,散落的头发遮住了她的面部,看不清楚面容。

路上行人越来越多,路过的众人纷纷前来观望。

“你们看。那是谁家的姑娘啊?怎么躺在地上?”

“谁知道呢。不会是死了吧?”

“那也难说,该不是被人糟蹋了想不开自尽了吧?”

“别胡说,人家清清白白的女子。不要乱毁人家清誉。”

……

“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年轻的男子挤开人群,走上前问道。

“是有一个姑娘昏倒了。”一看有人管事,众人纷纷让开,放他进去。

男子走近路中间昏倒的女子。将她的头发撩开,看清她的面容。大惊失色。

忙失声朝后面喊道:“哥哥们,是那位替我们解了围的姑娘。”

男子声音刚落,另外五个男子冲了过来,用手中的刀剑将众人都赶跑。

“看什么看。都给我们滚!”

有人认出了黑风六侠的身份,惊叫道:“那可是无恶不作的黑风六侠,专门欺负弱小。强占别人钱财的大奸大恶之人,大家快走啊!”

经过一喊。众人都吓了一跳,忙四处逃窜开来。

不一会儿围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道路也宽敞了一些。

年轻男子正是黑风六侠中年纪最小的黑风,他在女子鼻端一探,惊喜的叫道:“哥哥们,这位姑娘还活着呢,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好。”黑风兄弟齐声说道,黑熊:“黑风,你来背着姑娘,我们得尽快的将她送往医馆。”

一辆马车徐徐而过,发出轻微的声响。

“萧陌,外面怎么这么热闹?”君逸凡随意问道。

“回王爷,是有一位姑娘在路中间出事了,几个男子将她给背走了,现在已经没事了。”萧陌看了一眼,直觉得被那个年轻的男子背着的女子背影十分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用理会,直接赶路便是。”君逸凡说道,突然风一吹将车帘吹开,那女子的面容映入眼帘,君逸凡顿时脸色大变。

急急的喊道:“萧陌,停车!”

马车停下,君逸凡下车之后直接手拿折扇袭击向六人,折扇一出,数颗银针纷纷一起刺向六人。

六人不料想被人突然大街之上袭击,纷纷施展武功迅速的躲避开来。

黑风因为背着一个人,身体不太灵活,胳膊上中了一个折扇上飞来的银针,胳膊一疼,因为没有承受住女子的重量,背上的女子直接飞了出去。

君逸凡唇角微勾,一个旋身将女子接住,抱在怀中,透过车窗飞进马车之中:“萧陌,尽快赶回王府!”

低下头看了怀中女子一眼,君逸凡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是!”萧陌应道,一甩马鞭子,马车就飞快的跑了起来。

“六弟,你没事吧?”黑熊其他的兄弟都过来问道。

黑风苦笑着摇头:“我没有能保护好那位曾经对我们有恩的姑娘,也不知道那个白衣男子是何人,居然这么嚣张。”

“那是轩王府中的马车,我看到他们的马车标志了,那个白衣男子武功非常之高,说不定就是那个有着天才之能的,智慧超群,在礼国百姓口中声誉极高的轩王殿下。”

其中一个书生男子说道,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若是真的是他,那位姑娘可能就要真的有危险了。”

“那该怎么办?我们江湖中人,江湖中人讲究有恩必报,即使人家误会咱们,说咱们的坏话,咱们也不能坐视不管吧。”

“就是,就是,不管轩王府是龙潭虎穴,我们一定得救出那位好心的姑娘。”

“好,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动手,到时候一起闯进轩王府救出姑娘。”

……

回到府中,君逸凡将女子安置在自己的寝殿之中,除了上朝之外,其他的时间都陪着她,喂她吃饭。喂她吃药,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君逸凡从上到下轻柔的抚摸着女子的脸蛋,唇角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星瞳,你最终还是到我手中了,你我这么有缘,我这一次一定要把握机会娶你为妻,父皇也已经答应我了呢。我们马上就会成为夫妻了。只待禀告你的父皇,我们就能修成正果了,我们两国还可以因为和亲。保持两国的友好交往,互相帮助进步,你高不高兴啊?”

“哦,对了。你暂且身体有些虚弱,不过太医说没事了。只要修养几日补补身体你就能完全的康复了。”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传来,君逸凡微微皱眉:“什么事?”

“王爷,有一个白衣女子说认识王爷,想要见王爷一面。说是王爷的故友。”门外小厮答道。

“本王从未认识过一个白衣女子,让她离开吧!”君逸凡想都不想的说道。

“是。”小厮也有些纳闷,早知道就不来禀告王爷了。

现在总有些女子仗着自己有些姿色就来王府勾搭。想要攀上关系。

轩王府前,一个蒙着白纱的白衣女子和一个拿着包袱的婢女打扮的丫头神情焦急的等待。左右张望着。

待小厮出来,忙问道:“小哥,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小厮鄙视的看两人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们别再做那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了,像你们这些骗子我们见得多了,能去禀告一声,已经是你们最大的好运了,白白的让老子跑一趟,王爷是不会见你们的,你们乖乖的还是赶快走吧,省得王爷发火你们到时候呀,是想走也走不了。”

女子慌忙的摇头:“我们没有骗人,我们说的都是真的。”

“我家公……小姐是认识王爷的,她是王爷的一个非常要好的红颜知己,王爷多次去南疆国看过小姐,还派人送来礼物,你肯定是没有将话送到,王爷要是知道小姐来,肯定不会不见她的。”婢女着急的说道,情急之下拉住小厮的衣袖,以防止他走。

“你这个下人是怎么当的?走走走,”小厮生气的将婢女推开,朝其他的门房道:“都快将她们赶出去,省得在轩王府碍眼。”

“你们不能这样……”直到被赶到另外一条街,那几个人才收手回去。

风丫生气的直跺脚:“公主,他们太过分了,凭什么认为我们是骗子?”

“这样的情况我早就想到了,可是被赶出来那一刻,我好想笑,感觉自己特别的可笑,他知道是我来,可是他不想见我,我的心里好痛好痛,你知道吗?”叶飘雪苦笑道:“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死心的想听他解释一下,哪怕是结果是令我伤心的答案,我也愿意再次见他一面,听他说说话。”

“小姐,你千里迢迢的来礼国京城找轩王殿下,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你,皇上要是知道了我们这次偷跑出来,等我们回去,指不定怎么惩罚我们呢,王爷不愿意见我们,我们就回去吧。”风丫担忧道。

叶飘雪摇头:“我见不到他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他怎么可以招惹了我之后,就不负责任的丢掉我,不理我,他说过喜欢我,一直对我念念不忘的。”

“可是……公主,那不是你……”风丫小声的说道。

“啪”地一声脆响,叶飘雪上去给了风丫一巴掌。

风丫摸着自己红肿的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叶飘雪,似乎不相信一直以来都对她情如姐妹的公主会这么对她。

“不用惊讶,你已经跟了我五六年的时间,该说的不该说的,你要记清楚,你还记得当初我为什么要给你起名叫风丫吗?”叶飘雪收回手,冷声说道。

“凤丫不知,是风丫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乱说话了。”风丫低下头低声说道。

心中叹了口气。

清阳长公主叶星瞳一直以来都是公主心中的一颗刺,只要提起有关她和轩王当初的事情,公主就会大恼,甚至失去理智。

自从那年公主见到了轩王的第一眼就对他念念不忘,得知他是将她当作了叶星瞳,心中惊慌的同时,承认了当初叶星瞳与他的事情。

轩王也的确对公主十分的好,每年都会送不同的礼物给公主,写信,两人往来不断,十分的甜蜜。(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