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婚嫁2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2:44 字数:3302 阅读进度:359/403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等到孙小兔推门进来的时候,直接顶着两个大熊猫眼。

黑着一张包公脸。

孙小兔看到他的样子时,吓了一跳:“寻桓护法,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还能是谁?”寻桓铁青着脸道:“还不是吴烨那家伙。”

自己逃之夭夭了,却留下他们浴血奋战。

真是欠揍型的。

“是王上?”孙小兔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眨眨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王上怎么着了?”

“他怎么了,”寻桓咬牙切齿的说道:“还还能怎么,他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好得我想揍他一顿,踢他几脚,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将他砍成几千半,几万半。”

“啊?”孙小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掏掏耳朵,重复道:“你说什么?我该不会出现幻听了?”

“你没有听错。”寻桓哼唧:“实话告诉你吧,吴烨走了,抛弃我们走了。”

“你告诉他了?”孙小兔拧起了眉头。

“我怎么会告诉他?他是通过这个得知事的真相的,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还是我估计错误了,昆仑山乃仙人境地,他居然也敢冒着生命危险去闯,我小看了叶星瞳在他心中的地位。”寻桓叹气道,将手中的玄光镜扔给孙小兔。

孙小兔接过,愣愣的说道:“王上去找叶星瞳去了,那我们妖界的复兴大业岂不就是遥遥无期了。王上怎么可以这么糊涂,难道一个人类的女子比我们妖界的子民都要重要吗?”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我对他失望透了,”寻桓深呼一口气,朝孙小兔摆摆手:“接下来只能我们在一起孤军奋战了,吴烨是指望不上了。”

孙小兔出去之后亲自来到吴烨所住的房间,找遍了整个房间和密室都没有找到吴烨的影,才死了心,确实相信吴烨已经走了。

和阿罗一谈,阿罗也很是惊诧。

“王上也太任了。现在是关键的时期。东方铭一直都对我们虎视眈眈,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这个时候,要是他对我们突然发起袭击。我们必将会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如果王上在,还能与魔王东方铭一战,现在他走了。那就等于我们没有了任何的胜算。”

孙小兔皱眉道:“我和寻桓护法也是这么想的,他一言不语的就走了,留下我们几个该怎么办?他只想到叶星瞳,一点都不为我们着想一点。”

阿罗揉了揉孙小兔的头发:“小兔子,你要是那个即将要和别人成婚的人,我也会不顾一切的去见你,挽留你,王上的心我能明白,他也有自己的难处吧,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自己,就让他抛弃自己的一切,当初也是我们的不对,要不是我们对他隐瞒了他失去记忆的那一些事,现在也不会到了这个无法收场的地步,现在只希望,王上能够阻止叶星瞳和君逸凡的成婚,事还可以有所转机。”

“你说得也对啊!”孙小兔靠在阿罗的肩膀上,若有所思:“王上对冰灵上神一直以来都之如命,恨不得将他所有的都给她,冰灵上神失踪之后,王上十分的着急,差不多讲全天下都翻找遍了,那急切的神,是王上从来没有过的,他好不容易找到冰灵的转世,怎么会轻易的放弃她呢?是我们对他太苛刻了。”

阿罗柔声安慰道:“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我们应该相信自己,正义终将会战胜邪恶。”

“对!”孙小兔握拳:“我们是不会被打败的,一定能将东方铭从我们妖界宫中撵出去,最后让他生不如死,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

早早的就被丫头们叫起了,叶星瞳被几个丫头和嬷嬷拉着梳头打扮,穿上喜服,在丫头婆子们的拥护下坐上花轿。

外面吹落打鼓的,到处都是欢呼声。

叶星瞳直到进去之后还有些迷蒙。

这就是要嫁人了吗?可是为什么,她没有觉得十分的高兴,心里还闷闷的。

再一次对自己的感觉产生了怀疑,她后来喜欢的人真的是君逸凡吗?

突然脑海中一晃,一阵头疼剧烈的袭来,叶星瞳忍不住用手捂住头,死死的咬着下唇才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

“你的仇人是吴烨,是吴烨!杀了他,杀了他!”

“吴烨?”叶星瞳捂住头,眉头紧皱:“吴烨到底是谁啊?我不记得,我不记得,我一点都不记得,他真的是我的仇人吗?真的是他害得我失去了记忆吗?”

阵痛之后,叶星瞳被盖着盖头,靠在花轿轿檐边上。

微微闭上了眼睛,忽视周围激烈的欢呼声,将她自从失忆之后所有的记忆都重新的回想了一遍。

至今为止,她所见到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君逸凡,萧陌,景辰,还有自称为是她的弟弟的叶星宇。

越想越头痛。

叶星瞳忍不住捂住了头,停止了继续回想。

算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再纠结又有何用呢?

现在她必须要嫁给君逸凡,这是不仅是她对君逸凡深厚感的一种回报,也是为了他的救命之恩,没有君逸凡,就没有如今活着的她。

这是任何的东西都无法换来的。

更是为了让君逸凡出手帮他们重新从安定王手中夺取政权,救出父皇。

只有有了君逸凡的帮助,她和叶星宇做事才能事半功倍。

不管过去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她答应了和君逸凡成亲,其中还牵扯着这么多的事。她必须要承担起自己应承担的责任。

她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和绝然。

……

“快点,快点!”在闹非凡的人群中,叶星宇拉低帽檐,牵着梦回的手不远不近的跟着花轿。

梦回被叶星宇拉着,在人群中挤挤攘攘的,感觉非常的难受,不解道:“星宇,林天师受到了君逸凡的邀请,我们可以直接可以跟林天师一起去皇宫啊。为什么还要跟着花轿呢?”

“要是跟着林道之。我们还不被他给出卖了,”叶星宇不屑的冷哼:“我不相信他。”

“林天师有什么不好啊?”

“你知道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对我说什么?”叶星宇看向梦回,意有所指道。

“什么啊?”梦回问道。

“他说……”叶星宇故意拖长了声调:“他说……”

“说什么啊?你快说啊。急死我了。”梦回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叶星宇一口气说完:“他说。他喜欢你!”

“什么?”梦回诧异的惊呼道。讪讪的笑了两声:“这不可能吧,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吧?”

林道之怎么会喜欢她呢。

简直就是开玩笑嘛。

“我说得是真的,信不信由你。”叶星宇说得非常的认真。

或许是被叶星宇少有的认真的表给吓住了。梦回脸色笑意凝结:“是……是……真的?所以你才那么讨厌林天师的吗?”

“噗!”叶星宇扑哧一声笑了,摸了摸梦回的头发:“你还是像以前那么天真,我逗你的。”

“你……”梦回瞪圆眼睛,气呼呼的甩开叶星宇的手:“你真可恶,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说什么会对她好,再也不欺负她了,还是改不了以往欺负人的本。

“我说得也并不是全是假的,”叶星宇重新拉起梦回的手,让她面对自己:“林天师是喜欢你,不过他对你的感是兄妹之。”

“兄妹之?”梦回舒了一口气,拍拍脯道:“你知道吗?你要吓死我了,我就说嘛,林天师那样清冷的人怎么会喜欢我呢。”

“可是,我还是心中吃味,”叶星宇继续说道:“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另外一个人好,除非他是有着别样的目的,林道之是君逸凡的朋友,也就是他的人,我原以为君逸凡是一个君子,一个英雄,还亏我拿他当作是我的榜样那么久,太让我失望伤心了,林道之我也不能完全的信任,我怕他会对我们造成不可避免的伤害。”

“不会的,”梦回说道,有些不确定的加了一个“吧”字。

“自从我们相识之后,除了林天师将我怀疑我的份的那一次,其他都没有对我们做过什么不好的事,他应该不会背叛我们吧。”

“这也难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外表看起来无害,内心是什么样子,蛇蝎心肠也说不定,我们和他相识不久,还是保持一些距离的好。”叶星宇冠冕堂皇的说道。

梦回唇角微扬,不确信道:“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叶星宇轻咳两声,故作镇定道:“当然是这么想的,不然还能怎么想?”

“可是我觉得某人的醋味很大哦!哎呀,真的好酸啊!”梦回戏谑着说道。

“你这个死丫头!”叶星宇拍了梦回头一下,拉着她就往前赶:“别胡思乱想了,我才不会跟你说我嫉妒林道之那个混蛋,他怎么可以跟我相比?以后不许对他好,听到了没有?连兄妹之都不能接受。”

“不要这样吧?很难为的。”梦回跟着叶星宇,为难的说道:“伤了林天师的心多不好啊!”

“他和我,你只能选一个!”叶星宇霸道的宣誓。

梦回纠结的拧起了眉头。

两者之间有什么好比较的吗?(未完待续。。)

...--1146976571900479490+dliineda+3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