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寻找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2:56 字数:3191 阅读进度:383/403

音画眼中一喜,后退一步,跪地叩拜:“都是奴婢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认出您老人家,还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不要跟奴婢一般见识。”

“你个小丫头!”欧阳拓飞不仅没有一种被人跪拜的优越感,反而愤愤的瞪了音画一眼:“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猜出我的身份?真是太不好玩了,太不好玩了。”

抬脚欧阳拓飞便要离开,还不忘记留下几句训斥的话:“和那两个小祸害一样,都不好玩,不和你玩了。”

音画慢慢的站起,眸光微动,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漫声说道:“果真是二皇子的师父,音画常听二皇子说起您,对您也从心里敬佩,今日能得知二皇子平安无事的消息和得见高人师父您的面容,音画已经没有别的遗憾了,但是音画不得不说一句,高人师父,您来皇宫一定有事情要办吧,需不需要奴婢帮您呢?”

自从皇上昏迷之后,她就被那些趋炎附势的嬷嬷们发配到了冷宫,整日做一些苦活累活。

为此在冷宫中生存也保存了她的一条性命。

其他在皇上和二皇子,长公主身边侍候的人差不多都被无辜杀害。

她并不怕苦,怕累,让她做什么她都不在乎,唯一担心的就是二皇子的安全。

听二皇子所说,他的师父虽然性格怪癖,但是是一个武功高强深不可测,善良的好人。

不过还有一个特点便是有一种严重的怪癖,她刚才也是被气急了,才会挥剑威逼。

刚才他演那一出戏,好像真的一样。害得她以为他真的死了呢。

又出乎意料的活了过来,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惊心胆战过。

原来二皇子的师父那一种严重的怪癖便是调戏女子。

她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欧阳拓飞眨眨眼睛,不可置信道:“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要办呢?哎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一个一个都比我聪明。这还让人怎么活啊!干脆死了算了。”

“高人师父!您是来救皇上的吧。我知道他在哪里。”音画慢慢的说道,又给欧阳拓飞重要的一击。

嘴角直抽,二皇子的师父怎么会是这副德行啊。要不是亲眼见识到他神鬼莫测的武功,恐怕连她都不相信。

真有违二皇子殿下的威名。

“什么?这你也知道?”欧阳拓飞往地上一坐,像是泼妇一般,毫无形象的用袖子捂住脸大哭起来:“老子气死了。老子不活了。”

“高人师父,你别哭了。我其实并不知道,我是猜出来的,现在二皇子和长公主都不在,您突然驾到。所以音画猜到也不足挂齿啊!”音画无奈说道。

她的猜测恐怕是对的,二皇子师父武功高超,能够自由来去皇宫。十有*就是来救皇上的。

但是这脾气着实不好对付啊!

“你说得是真的?”欧阳拓飞一跃而起,声音轻快。一双狡猾的眼睛黑亮黑亮的,一点都没有哭过的样子。

这是刚才那个大哭大闹的高人师父?

“呃,”音画算是无语了,只好昧着良心承认自己的无能:“是真的,音画只是胡乱一猜,居然猜中了,都是音画运气好。”

心中念叨着:二皇子啊,二皇子啊,您是怎么承受得起您师父怪异的脾气的啊?

她突然发现对叶星宇敬佩起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其实我还是很聪明的,”欧阳拓飞喜滋滋的说道,看了音画一眼,有些同情的道:“你这个笨蛋,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靠运气来猜。”

“……”音画。

“高人师父,我还是领着您去找皇上吧!”音画立即说道。

再推迟下去,她不能保证会不会将二皇子的师父给一脚踹出去。

“好。”欧阳拓飞心情好了,脾气也不臭了。

音画带着欧阳拓飞一路小心的穿过宫中暗卫,明卫的巡逻,由于两人的轻功都不错,很快的便来到了音画所说的地方。

可是愚有千虑,必有一失。

就在两人一路小心翼翼的快到凤鸾殿的时候,欧阳拓飞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哭声,提出要去看看怎么回事。

音画无奈劝道:“高人师父,我们现在在宫中很危险的,一步皆错,满盘皆输,您不能再出状况了。”

欧阳拓飞不以为意,摸着自己的胡子道:“那又如何?我就喜欢出状况,要是不出状况多不好玩啊!”

玩,玩,玩,感情,这么大的事情您是来玩的啊!

音画腹诽,也不知道二皇子怎么派来一个这么不靠谱的人来救皇上。

原来叶星瞳是想让欧阳拓飞和黄道长一起晚上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再动手,欧阳拓飞不按常理的这么一来,所有的事情都乱套了。

“那能不能将皇上救出来之后再说?”音画试图商量着。

“不行!”欧阳拓飞果断的摇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看看是谁家的孩子惹人心焦,非得要好好的教训他一番不可。”

话还没说完,就脚底抹油溜个不见了。

音画叹息一声,只好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先隐藏起来。

万事不能强求,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们所过之路正好途径花园假山附近。

而隐约的哭声就是在假山之后传来的。

叶承新从凤鸾殿跑出来之后,心中悲伤,就一个人躲在了假山之后哭泣。

“小家伙,你是怎么了?”欧阳拓飞问道,很随意的坐在了叶承新身旁的一块石头上面。

本想呵斥他一番,惹人清闲,但是叶承新一抬头,看到他满脸是泪水的可怜模样心生怜意,呵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叶承新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小脸,呜咽着断断续续道:“我不想当太子殿下,每天都有很多的事要我做,还要逼着我练武,逼我看那些我看不懂的奏折,学四书五经……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些,可是母后非得逼着我去学,我一样学不好,掌握得不好,就要挨母后的训斥,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不满意,我只想像那些游记书中的普通孩子一样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为什么连这点都不可以……”

“现在连二皇兄都离开我了,母后说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还说二皇兄根本就不是我的亲哥哥,让我以后都不要想他了……”

是这样?

欧阳拓飞惊愕的睁大眼睛,一时有些消化不了叶承新所说的。

叶承新不是叶星宇的亲弟弟?难道是皇后tou情来的?

欧阳拓飞也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住了。

这可不是简单的偷人事件。

这世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声音逐渐的变低变弱了,欧阳拓飞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而此时叶承新可能是因为苦泪了,居然睡着了。

看着叶承新粉嫩的脸颊和扑闪下来的长长的睫毛。

欧阳拓飞万分的纠结,到底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叶星宇呢?

算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小子平常坏透了,还是暂时先不告诉他好了。

将叶承新送回东宫,欧阳拓飞才姗姗来迟找音画。

音画忍着打他一巴掌的愤怒指着凤鸾殿道:“就在皇后的寝宫凤鸾殿,这是我打听了好久才打听到的,具体的还要你自己去搜索,我不帮你了。”

欧阳拓飞一把拉住音画的衣袖,不解道:“你刚才是自己要来帮我的,怎么现在又不帮了?这样出尔反尔的女子好不好。”

让她等了这么久,还说出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来,不害臊。

但是皇上的安危重于一切,以二皇子师父的武功想要带走他很容易,就是想要找到皇上,是一件很难办的事。

进入凤鸾殿之后,欧阳拓飞用他的定身术,一下就将凤鸾殿中的人全都定住了,为了防止有人进来捣乱,还谨慎的布了一个结界。

音画心有疑问,并没有问出来。

接着音画和欧阳拓飞暗中将整个凤鸾殿都搜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半个宣德皇帝的影子。

欧阳拓飞有些泄气:“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再这里啊?”

“不会!”音画肯定的说道:“一定就在这里,被皇后娘娘给藏起来了,对,一定有暗室,皇后娘娘一定将皇上给藏在了暗室之中。”

突然脚下一动,地板松动,从中钻出一个人来。

两个人都纷纷警惕的后退一步。

音画道:“你是王大人的儿子?”

欧阳拓飞相对来说就夸张了,对着王俊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恐吓着,冷哼道:“王大人的儿子怎么样?只要挡我们路的就不能对他客气,小音画,动手解决了他,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王俊直接忽视了欧阳拓飞,面带赞赏的看了音画一眼,也不避讳的点点头:“正是,没想到二皇子身边的一个小宫女都有这么聪慧的见识,看来我们这么多年来都小看二皇子了,你们也不要多心,我并无其他的目的,和你们一样,也是想救出皇上。”

音画定定的看了王俊一眼。

王俊淡淡一笑:“你们别无选择,只有这一条出路,反正这事,对你们来说并无坏处。”(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