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仕途图 第二十四章 充当说客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7:26 字数:4439 阅读进度:25/1666

苏运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近八点钟了,刚进家门,就听见老婆在家里哭哭啼啼的,心里更是一阵郁闷,大声呵斥:“哭什么哭啊,老子还没死呢!”

苏运杰的老婆黄美娟在县图书馆工作,今天下午突然接到高锋的电话,说儿子苏阳被军队的人抓走了,连忙拨打苏运杰的手机,可连拨两次,都是关机,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班都没心思上,直接回家了。

被苏运杰一喝,黄美娟止住了哭声,看见苏运杰面沉如水,小声地说:“运杰,你可要想想办法,咱可就这一个儿子呀!”

“我有什么办法,让军队里的人直接毙了他,省得给老子惹祸。”苏运杰发狠道。

一听这话,黄美娟又大声哭了起来,苏运杰心烦不已,直接进了书房,关上门,自己想起对策起来。目前这种情况,要想救出儿子出来,还得在朱一铭身上下功夫,毕竟现在只有这小子才能和对方搭上话。打定主意以后,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出了书房的门看见黄美娟还在低声的啜泣,心中也是不忍,自己老婆除了对儿子有点溺爱,其他方面应该说还是很不错的,不光把家里安顿得井井有条,而且自己有些不方便直接露面的场合、事情,都是由她去处理的,基本没出过什么差错,于是轻声安慰道:“别哭了,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吗,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把小阳救出来的。”听丈夫这样一说,黄美娟才放下心来,忙着去厨房准备晚饭了。等黄美娟把饭菜准备好了,夫妻二人对面而坐,才发现根本就没有胃口,胡乱地吃了两口饭以后,苏运杰就进了房间,黄美娟则忙着洗锅抹碗。

第二天一早,朱一铭刚到办公室,就听见电话响起,拿起来一接,竟是县府办那边打过来的,说是苏县长让他过去一趟。朱一铭心里虽然老大不愿意,但还是放下手中的活计,往县政府所在的三号楼走去。

到了县长办公室门口,苏运杰的秘书胡长海一见朱一铭来了,连忙说:“朱一铭,苏县长已经吩咐过了,你来了以后就直接进去,他在里面等你呢。”苏运杰听到胡长海的说话声,打开门,热情地说:“小朱啊,快点进来。”朱一铭连忙说了声县长好,跟着苏运杰进了办公室。胡长海看后心想,看来传说苏阳被军队里的人带走了,并且那些丘八和朱一铭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真的,要不苏运杰怎么会对一个小科员如此客气。在自己的印象当中,苏运杰上次迎出办公室,还是陈大成如日中天的时候,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类似的情况了。

苏运杰拉着朱一铭的手,来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小朱啊,刚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同志,工作能力也很强,上次的那篇文章就写得很不错吗!”朱一铭心想,你上次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对于苏运杰找自己的目的,他心知肚明,但对方竟然不说,他也就乐得装傻。

苏运杰正色说道:“小朱,有个任务交给你,相信你一定能顺利的完成。”

朱一铭心想,正题终于来了,于是假装谦虚地说:“我的能力有限,恐怕难以胜任县长交给的任务。”

苏运杰一听,心想,这小子居然和自己耍滑头,于是也就不再绕弯子了,直接说道:“其实也就是昨天苏阳的事情,我想请你去和对方说一声,我今天晚上也想去讨一杯喜酒喝。”

“啊!”朱一铭听后惊叫一声,苏运杰的要求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时候,他去找程远航和韩福生不是自取其辱吗,是不是因为儿子被人抓被气糊涂了。其实,苏运杰的这一招是昨晚冥思苦想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知道对方抓了苏阳无非要的就是一个面子,自己主动登门,帮对方把这个面子找回来,再送上一份厚礼,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吗。何况今天又是程远航大婚,自己作为父母官光临,本来就是很长面子的事情,相信对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见苏运杰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灵机一动,说:“今天他结婚,估计没什么时间接我的电话。”

“那倒也是,结婚当天确实比较忙。”苏运杰心想,你和我耍花样,未免还嫩了点,接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程远航的家就在邵仙镇五里村陈庄组8号,你直接去一趟。我马上和柴主任打个招呼,就说我让你出去有个事情。”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朱一铭自然不好再推脱了,于是站起身来说:“那好,县长,我马上就去一趟,不过对方要是不答应,我可没办法了。”

苏运杰也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说:“放心,你的任务就是把我的意思转告给对方,就可以了。”言下之意,对方怎么答复和你无关。朱一铭点点头,转身出了县长办公室,苏运杰一直把他送到门口,临分手时,用力地握了握朱一铭的手,说了句“小朱同志不错!”一般情况下,作为一个普通的县委办工作人员得到县长的表扬一定会心花怒放,而朱一铭听了他的话,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还隐隐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朱一铭出了县政府的小楼,并没有直接去找程远航,而是来到了那个他经常打电话的电话亭。他知道今天去找程远航肯定不是很容易,于是他就拨打了郑璐瑶的电话,电话接通以后,连忙传来一个甜甜的女声:“你好,请问哪位?”

“你好,我是朱一铭!”

“啊,朱一铭!我刚准备打你传呼,你就打过来了,是不是可以过来了?我去接你。”郑璐瑶在电话里开心地说。

朱一铭有点被对方的热情吓到了,连忙说:“不是的,我是想请你替我告诉一下程哥,我们县长,也就是昨天被你们带走的那人的爸爸,想今天晚上也去参加婚宴。”

“他来干什么?谁请他来的?”郑璐瑶听后,不高兴地说。

“你还是去问问你表哥,还有你表哥的上级。”朱一铭劝说道。

“那你现在就过来,亲自和他们说?”郑璐瑶试探着问。

朱一铭迟疑了一会,说:“好吧,不过不知你表哥有没有时间?”

“没关系,你过来吧,他应该有时间的。”郑璐瑶好像比捡了个钱包还高兴,“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接你。”

朱一铭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对方,大概十多分钟以后,猛地听见一阵急促的汽车刹车声,只见一辆通体墨绿的军用吉普停在了朱一铭的面前,驾驶室的窗口探出张清秀的脸庞,“快点,上来!”

朱一铭心想,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开辆这么大的车,连忙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等朱一铭坐稳以后,郑璐瑶一脚油门,车飞快地窜了出去。朱一铭连忙抓住车顶上的抓手,心想,现在的女孩怎么回事,一个个开起车来,怎么都是拼命三郎的架势,欧阳晓蕾已经够夸张的了,这位好像有过之,而无不及。看见朱一铭一脸紧张的样子,郑璐瑶右脚松了松油门,顽皮地说:“怎么,信不过我的车技啊?我可有五年多的驾龄了。”

朱一铭一听,脱口就问:“你多大了,有那么长的驾龄?”

“本姑娘芳龄二十三,尚未婚配,你还有什么问题?”郑璐瑶调皮地说。

“我,我……”这是朱一铭才想起,问一个年青女孩的年龄是很不文明的事情,何况双方还不是很熟,顿时大窘,“你二十三岁,怎么可能有五年的驾龄,十七岁可还是未成年人啊,你怎么开车?”

“刚开的时候,谁敢上路啊,就在院子里练练手呗!”

朱一铭心想,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谁家有这么大的院子,能在里面开汽车,但看见对方兴致正浓,也就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究。

一会功夫就到了程远航的家,远远地就看见通红的喜棚,竟还有一般在大公司开业庆典时,才看见的彩虹门,还有两只气球飘在空中。车刚停稳,程远航就迎了上来,淡紫的短袖衬衫,系着条大红的领带,满头是汗。朱一铭连忙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接过程远航递过来的中华,连声说:“程哥,恭喜你了!”

“同喜,同喜!刚才璐瑶和我拿车,我问她干什么去,她告诉我去接个朋友,我还打趣她说接男朋友啊。看来还真给我说着了。”程远航边说边看着郑璐瑶。

“表哥,你胡说什么啊,不理你们了。”郑璐瑶羞得通红,气得一跺脚,往院子里走去。

朱一铭连忙拿出打火机,借机掩饰自己的窘态。见程远航暂时没什么事情,就把他拉到一边,把苏运杰想要过来拜访的事情说了出来。

程远航想了一会说:“这事我可做不了主,你等一下,我进去报告一下。”说完,程远航转身进了家门。这时,不知道郑璐瑶从哪儿钻出来的,小声地问朱一铭“我表哥怎么说?”

朱一铭一看是郑璐瑶,小声回答道:“他说,要进去汇报一下,估计要听他领导的意见。”

“还汇报什么啊,有其子必有其父,看见那样的人,吃饭都没胃口,要他来干什么?我去找韩福生。”郑璐瑶着实被苏阳气得不轻。

朱一铭连忙一把抓住了她,劝道:“他毕竟是恒阳的县长,等你表哥来了,听听韩大校是什么意思。”

看见朱一铭一脸紧张的样子,郑璐瑶说:“好吧,你放手啊,这么多人,被我表哥看见,他又要乱说了。”

朱一铭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正紧紧地抓住了郑璐瑶的玉臂,连忙松开手,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光说句对不起就行了啊!”郑璐瑶刁难道。

朱一铭心想,就抓了一下手臂,我都道了歉,还要怎样呢?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就罚你下午陪我逛街吧!”郑璐瑶借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可我下午还要上班呀!”朱一铭连忙说。

“你不会告诉你们那狗屁县长,就说表哥正忙着,要等下午才有时间,这样你不就可以不用去上班了。”

朱一铭是彻底地被她打败了,居然连请假的借口都帮自己想好了。这时,程远航正好走了出来,朱一铭连忙迎上去问怎么样。程远航说:“我请示过了,我们老大说了他要过来,就让他来吧,看他能唱出什么戏来。”

听了这话,朱一铭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刚准备和程远航借手机打电话给苏运杰,猛地看见两道寒光直射过来,才想起郑璐瑶刚才的话,只好作罢。朱一铭本来准备告辞离开了,话刚出口,郑璐瑶的脸就拉下了老长,程远航也真心挽留,也就只好作罢了。郑璐瑶的脸上顿时阴转晴了,拉着朱一铭上楼去参观新房了。

中午的时候,按照泯州的风俗,新郎和新娘都去女家吃午饭,男家这边也就比较随意了。吃饭的时候,再次看见了韩福生大校,身边仍跟着昨天的那两个上校,也许是受了昨天的影响,朱一铭直觉一股气势压得人抬不起头来。

郑璐瑶走上前去,问候了一声,并为朱一铭作了介绍,韩福生这才看出眼前的这年青人,就是昨天在茶馆里挨揍的落魄小子。这可得归功于昨天红梅酒家的冰块,今天朱一铭脸上的伤势已经不明显了。韩福生邀请朱一铭和他们坐在一桌,郑璐瑶连忙拉着朱一铭走开,坐在了别的桌上。

朱一铭觉得郑璐瑶和韩福生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像他表哥程远航那样拘束,反而隐隐地韩福生还有点巴结她的意思,真让人看不明白。

吃完午饭以后,郑璐瑶就缠着朱一铭带她去泯州逛逛,朱一铭见对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只得点头同意。接过郑璐瑶的电话,拨打了苏运杰的电话,当得知朱一铭还要请半天假的时候,苏运杰当即就答应了,只是一个劲地关照朱一铭好好和程远航说一说。朱一铭当即爽快地答应了,由于心里已经有底了,告诉他应该问题不大。

(昨天的点击居然达到了260,红票也有5张,都为写书以来之最,感谢大家的支持,骑鹤人将继续努力。好像那评论可以设置成精华什么的,骑鹤人马上就去研究一下,也来设置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