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九十六章 沈家二公子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3 23:03:13 字数:3124 阅读进度:97/1666

另外自己每次都让于勇送自己回恒阳,时间久了,难免会招人猜忌。自己如果会开开车,这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了,所以在欧阳晓蕾驾车的时候,他专心地注意观察,还时不时地提问两句,一路下来,基本把离合、油门、刹车等基本搞清楚了。

到梦梁以后,欧阳晓蕾掉头又赶回恒阳。朱一铭到宿舍以后,看看时间不过也才七点钟,离上班还早,于是一头倒在床上又睡了个回笼觉。直到七点五十,才急急忙忙地赶去上班。

曾云翳见朱一铭到办公室以后,连忙把茶泡上,并把今天的安排说了一下,主要就是有一家饲料厂举办开业庆典。这个饲料厂的规模很大,梦梁这边只不过是他下属的分厂之一朱一铭倒也没有注意,像这类的场合只需出席一下,表示政府的关心就可以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朱一铭这两天一直在思考如何提升梦梁镇的经济实力,以龙虾为龙头带动促进餐饮业的发展是一条路子,但周期可能会长一点,至少两三年以后,才能显现出效益。朱一铭知道自己一定要尽快地做出一些成绩出来,这样才能堵住一些人的嘴,毕竟泯州市最年轻的镇长这个头衔不是那么容易拥有的。那天去丁东村参加刘久辉的捐赠仪式的时候,朱一铭就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花木应该是一个可以发展的产业,不光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销量会大大增加,而且栽种花木所带来的利润是非常可观的,这个朱一铭就有切身的体会。上次自己做棕榈树赚了一笔,前段时间朱国良做的那个小黄芽树的收益居然更高,几批树送下来,收入有大几万。把朱国良激动得三更半夜的打电话回家,把韩春秀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等知道了搞花木这么赚钱以后,在电话里一个劲地说,等朱婷高中一毕业,自己就过去帮朱国良。

要做花木的话相对要容易一点,毕竟现在梦梁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像刘久辉和其他几个花木大户手上都掌握着不少的花木供求信息,甚至是订单,但由于同行是冤家,都互相防备着,不能形成合力。有时候宁可错过订单,也不会把生意介绍给梦梁镇上的同行,甚至还会出现通过恶意压价来竞争的行为,这就带来了一个恶性循环,给镇上的经济发展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朱一铭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上思考了许久,也没得出个明确的答案,想想也只好作罢,这么大的事情,毕竟不是在这闭门造车就能解决的,等有合适的机会,把这些花木大户们召集起来开个会,听听他们的想法,不都说三个臭皮匠,能顶

一个诸葛亮吗,说不定到时候能有什么好的想法出来。

正当朱一铭准备喝口茶抽支烟的时候,曾云翳进来说,刚才党委那边费秘书打电话来问镇长有没有可以过去呢。朱一铭听后一激灵,看来裴济对这家什么绿农饲料厂还是挺重视的,这也难怪,貌似这家饲料厂能最终落户梦梁,裴济做镇长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力气。朱一铭连忙告诉曾云翳让她打电话给费耘天,这就准备过去了。

曾云翳出去以后,又过了十多分钟,朱一铭夹着包出了门,曾云翳连忙拿起朱一铭的茶杯跟在后面。朱一铭的包都自己拿着,倒不是因为里面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而是他觉得让个年青的女孩子,拿着个男式的包算是怎么回事。曾云翳倒像很是明白朱一铭的用心,自从第一次要拿包遭到拒绝以后,她就没有再提过这个茬。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朱一铭对曾云翳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这至少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而且从不依仗曾琳的特殊身份装腔作势的,总而言之,她算是一个不错的秘书。

朱一铭和曾云翳下来的时候,裴济的车已经准备发动了。还没等朱一铭走下台阶,于勇已经把车开过来了。看来自己的运气不错,这秘书和司机应该都是挺得力的,不光能干,而且人也比较实在。

朱一铭的车紧跟在裴济的车后面出了大门,朱一铭瞥见袁长泰和邵大庆的车紧跟在后面,最后一部好像是褚东的车,真可谓是阵容强大啊!看来裴济是准备把这次饲料厂的开业庆典,当成自己执政以来的一次成果展示了。朱一铭默默地想着。这也在情理之中,谁都不想自己栽下的树上结出来的果实被别人摘了,哪怕再好的朋友也不行,何况自己和裴济之间也绝谈不上是好朋友,最多也只能说是利益共同体而已。

这家饲料车就坐落在梦梁镇的最东头,临近三阳河边。五辆车组成的车队大概开了十多分钟以后,就进入了一个外表看上去比较先进的工厂。围墙刷得洁白的,厂门居然是那种最先进的遥控自动门,这在当年可是个稀罕物。在大门的边上“泯州市绿农饲料厂”的厂名显得格外显眼,看那字体好像还是出自名家之手,不过朱一铭对这方面确实研究,真看不出来,那狂草的签名究竟哪两个字或是哪三个字,也许人家书法家要的就是那个感觉吧。看了这厂名,朱一铭就一阵腹诽,现在一家家工厂、企业都喜欢把这个名字叫得震天响,这个还算好的,有的直接是淮江省某某厂,甚至直接就是华夏某某。你要真是个名牌企业倒也罢了,关键有些就是一些县级的小企业,甚至还有的只是乡镇小厂而已。

正当朱一铭和厂名较劲的时候,见一个穿着白色细蓝条短袖衬衣的年轻人迎了上来,热情地伸出手来和裴济握在了一起。看他的年纪最多也就三十岁不到,朱一铭看后一阵心惊,如此年轻能成为这样一家企业的老总,不管是子承父业,还是白手起家,看来都应该是很有些道行的。裴济为朱一铭作介绍的时候,那年轻的饲料厂老板也是一愣,估计他也被朱一铭的年轻给镇住了,不过刹那间的走神以后,他立即报以热情的微笑,仿佛和朱一铭是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这让朱一铭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绝对是一个值得一交的人物。

听了裴济的介绍以后,朱一铭才知道这年轻的老板叫沈卫华,是应天绿农集团沈家的二公子。难怪当时朱一铭听到这绿农集团的时候,觉得有点耳熟,想不到人家的来头竟不是一般的大。应天绿农集团的老总叫沈自善,坊间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一说他是靠白手起家,努力打拼,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也有说他是靠沿海走私起家的,现在仍在干着欺行霸市的勾当,真可谓是众说纷纭。不过近几年沈自善已经不怎么露面了,而代替他的则是他的四个儿子,荣华富贵。据说当年沈自善给儿子取名字的时候,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为了保住到手的一切,他给大儿子取名沈卫荣,后三个儿子则分别叫沈卫华、沈卫富、沈卫贵。出乎朱一铭意料之外的是,今天在梦梁这个小地方居然能遇到沈家的二公子——沈卫华。

众人寒暄完毕以后,沈卫华把梦梁镇的一行人让进了休息室。朱一铭发现这厂看上去不大,这幢三层小楼竟完全是幢行政楼,研发部、生产部、销售部等一应俱全。休息室在二楼,貌似整个二楼就是总经理办公室和一个会议室,以及整个休息室。进入休息室里面以后,朱一铭才发现里面的装潢不是一般的豪华。一水欧洲风格的陈设,那沙发手摸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舒服之极,地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中间有浅色的大花,倒也给人一种别样之感。

裴济等五人坐定以后,立刻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微微大家奉上茶,虽谈不上倾城倾国,但也卓尔不群,属于上上之品。沈卫华过来给大家奉烟,朱一铭一眼就看出那是极品的黄鹤楼,看来确实是出自名门,什么都比较讲究档次。抽了两口以后,朱一铭发现这烟味确实比较纯正,和自己平时抽的中华确实有不小的区别,看来也算是物有所值。沈卫华陪着众人在扯着闲话,不急不躁,以裴济和朱一铭为主,又兼顾到在场的每一个人,一眼看上去,就是个见惯了大场面的角色,这种感觉是绝对伪装不来的。

朱一铭本来以为还有县里的人过来,这样一个小厂开业,料想不至于惊动泯州的大佬了,但看沈卫华的表现应该不像,难道他就只请了梦梁镇的人,这倒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啊。按照沈家的能量,别说恒阳、泯州的人,就是从省里请两个重量级的过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果然如朱一铭所料的那样,一直到剪彩开始,都没有任何官场上的人物再来光临。带着些许的疑虑,朱一铭和裴济等人一起给绿农饲料厂剪彩、揭牌,倒也喜庆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