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无心之说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68 阅读进度:135/1666

三人一听他的话,立即把眼光聚集到他的身上,肖铭华更是恨不得上去一口生吞了他。朱一铭看了众人的表现,才知道刚才自己的那话问得很成问题,连忙灵机一动,说道:“李倩可是我的领导,我得试探一下这小子是不是诚心的。”

“我是很有诚心的,都期盼许久了。”肖铭华连忙说道,“我可不像有的人……”说到这,他猛地刹住了车,但劳是如此,也已经迟了。朱一铭和欧阳晓蕾的脸上都是一片尴尬之色,李倩则在下面狠狠地踹了他一脚,低声说:“不会说话就别说,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肖铭华此时心里是一百二十个的后悔,但话已出口,又收不回来,也不敢出言解释,怕越描越黑。

接下来李倩和肖铭华一个劲地招呼朱一铭和欧阳晓蕾吃喝,大家都在竭力回避着刚才的无心之说,但这气氛始终回不去刚才的轻松和谐之中,四人都觉得如鱼在哽,心里很不是滋味。

吃完饭以后,肖铭华提议去跳会舞,李倩见欧阳晓蕾心情全无,于是说,今天工作有点累了,明天还有一堆事情,想早点回去了。肖铭华听后自然明白李倩话中的意思,于是四人一起回了恒阳。一路上,谁都没有再说话,肖铭华打开了音乐,舒缓的萨克斯曲响起,众人才仿佛都松了一口气,静静地在音乐中徜徉。

朱一铭看着车窗外,稍纵即逝的黑色树影,心里极不平静,实际上肖铭华说的那个话题,最该难堪的应该是他。欧阳晓蕾可以说给了他无微不至地关怀,从他初来乍到,差点遭小人陷害,到今天的一镇之长,她都在一旁默默地关注着他,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无声地出手相助。而就是这样一个美丽、温柔、性感、善解人意的女人,自己却无法和她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虽说欧阳晓蕾拒绝了朱一铭多次的类似于求婚的请求,但这无疑注定会两人之间永远的痛,今天被肖铭华无心提及,此时的朱一铭有不堪承受之感。眼睛盯着窗外,心里却被无穷的悔意完全占据,不知不觉中,眼角都已有了一丝湿润之感。

车到李倩家以后,朱一铭和欧阳晓蕾一起上了欧阳晓蕾的车,至少在肖铭华和李倩跟前,他们能做到正大光明。见他们的车驶远以后,李倩狠狠地数落起肖铭华来,肖铭华可能也为自己的无心之言深感后悔,所以李倩在说的时候,他一声也没有吭。临走之前,他让李倩明天和欧阳晓蕾联系一下,他也不希望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真给朱一铭和欧阳晓蕾之间带来什么问题,那他就更是罪上加罪了。李倩见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于是就不再往下说了,毕竟他当时也是开玩笑的,只不过没有注意对象而已。

朱一铭和欧阳晓蕾在车上,继续沉默中,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车正快速地向红光小区的方向驶去。也许是受不了压抑的氛围,也许是确实心存愧疚,朱一铭转过头来,凝视着欧阳晓蕾慎重地说:“姐,对不起,我真没用。”

听了朱一铭的话后,欧阳晓蕾浑身如遭电击,猛地一脚刹车,把急速行驶的桑塔纳刹停了下来,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车都有点要飘出去的感觉。朱一铭担心地看着欧阳晓蕾,她的表现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车停以后,欧阳晓蕾转过身来,凝视着朱一铭的眼睛,许久都没有开口,慢慢地,慢慢地,渐渐靠近朱一铭,最后把香唇压了上去。朱一铭从唇舌之间感受到了欧阳晓蕾的热情,于是用心地吻起来。两人从最初的吻,到后来的啃,好久好久以后,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欧阳晓蕾轻声地说:“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你不要自责,我只要知道你心里有我,就足够了。”

朱一铭听了以后,只觉得一阵酸楚之情涌上心头,随即隔着档杆,紧紧地搂住了欧阳晓蕾,让她甚至有了一丝窒息的感觉。许久以后,朱一铭才松开手,欧阳晓蕾隐隐觉得自己左脸颊上有点湿润的感觉,她没有用手去擦,因为她知道这也许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所能给予自己的最珍贵的东西——真情。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今天欧阳晓蕾居然得到了一个男人为她留下的眼泪,这怎么不让她倍感珍惜呢?

欧阳晓蕾重新发动了汽车,朱一铭的情绪也趋于平静,他为自己点上一支烟,把车窗开出一道缝来,安静地抽起烟来。到红光小区以后,朱一铭没有提前下车,而是等欧阳晓蕾放好车以后,两人一起上楼的。欧阳晓蕾知道他通过这个动作,想给自己一些暗示,于是开心地紧紧搂住了朱一铭的胳膊。

进门以后,欧阳晓蕾没有开灯,直接扑到了朱一铭的怀里,两人又是一阵热吻。许久以后,才分开来,欧阳晓蕾轻轻地说:“我给你拿衣服,去洗个澡吧。”

朱一铭点了点头,猛地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抓住准备转身离去的欧阳晓蕾,温柔地说:“今天,我们一起洗。”

欧阳晓蕾听后,害羞不已,脸上一直红到脖子根,低头玩弄自己的衣角,朱一铭见状,把她推到卫生间里,然后说道:“你在这放水,我去拿衣服。”说完,不待欧阳晓蕾同意,就转身往房间走去。

欧阳晓蕾知道朱一铭今天受了点刺激,再说两人之间虽不是夫妻,但关系应该不亚于夫妻,这样一想,也就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了,于是,把水阀打开,往浴缸里面放水。朱一铭去房间的时候,特意为欧阳晓蕾拿了一身性感的内衣,大红的,蕾丝半透明的。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的嘴角挂满了淫.荡的微笑,头脑里浮现欧阳晓蕾出穿着这身内衣,站在他眼前的情景。

到卫生间以后,朱一铭见欧阳晓蕾已经开始放水了,心里很是得意,悄悄地把衣服放到一边,生怕欧阳晓蕾不愿意穿这身性感的内衣。

乘欧阳晓蕾转身试探水温之际,朱一铭迅速地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干净了。欧阳晓蕾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已经知道他在干什么了,脸上更红了,只觉得心跳骤然加速,扑通扑通的,有从嗓子眼蹦出来的趋势。两人之间保持亲密关系已经将近一年时间了,但一般都是摸黑进行的,很少有这种在强光下**相对的时候,欧阳晓蕾的紧张可想而知。

朱一铭解除身上的束缚以后,见欧阳晓蕾许久都没有转过身来,于是决定主动出击,他上前两步,轻抒猿臂,轻轻地搂住了欧阳晓蕾。欧阳晓蕾浑身如遭电击,一下子瘫在朱一铭的怀里。不知哪个家伙说过,从背后搂住女人,更容易激起男人的**。这话还真有点道理,尤其当朱一铭搂抱的是像欧阳晓蕾这样倾城倾国的佳人。别的不说,就那部位顶到那柔软的翘.臀上时,那蚀骨**的感觉,就让人终生难忘。朱一铭只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如打了鸡血一般,立即昂起了头,一下子被欧阳晓蕾的肥.臀阻挡,不能完全伸展,竟隐隐有点疼痛之感,立即把身体稍向后退,把它给解放出来。刚一离开,随即又立刻靠了上去,仿佛那装了一块超强吸力的磁铁一般。

欧阳晓蕾此时已进入了幻境,只觉得臀部有个炽热的所在,顶得很不舒服,却还又充满期待,关键那个东西,还不断地下移,往她的**.部位前进,偶尔一下子触碰上去,那感觉令人浑身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