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二百六十五章 非常手段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3655 阅读进度:266/1666

他的话音一落,本来安静的人群重新骚动起来,大家纷纷说道:“给个结果,严惩凶手,叫校长出来,把那打人的保安抓起来……”

朱一铭听了这些话以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显然大家刚才被他的两句话忽悠住了,现在经这个中年人一提醒,全都缓过神来了,危机还没有接触,看来一定要采取点措施,才能彻底解决眼前的事情。

朱一铭拿起喇叭,对着站在一边的警察说道:“请你们去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然后把打人的保安全都带到公安局去。”听了他的话以后,立即有四、五个警察向传达室里面走去,之前保安已经全都被控制起来了,在传达室里面,谁都不让离开。

这儿带队的警察是治安大队另一个副队长,朱一铭并不认识,他也不认识朱一铭,但是刚才已经接到了李亮的命令,要求他一切听朱市长的指挥。李亮还说,副局长高锋正在往这边赶,大概五分钟以后,就能到现场。这个副大队长听了朱一铭的话后,亲自带来去审问那些保安了。

警察进去以后,现场暂时恢复了平静,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不远处的传达室里,朱一铭觉得此时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的,只有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才能真正取得这些家长们的信任。

事发紧急,警察们的工作效率也非常之高,不到三分钟的功夫,就带着两个保安出来了,其中一个正是那个打伤曾善学父亲的保安队长。曾善学见后,异常愤怒,这家伙真可谓是屡教不改,昨天刚打伤了人,今天居然再度行凶,甚至还有可能伤人性命。要不是顾忌自己特殊的身份,曾善学一定会冲去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让他也尝尝挨揍的滋味。

四个警察一前一后很快把两个保安压进了警车,两个保安此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惶惶如丧家之犬。此时,能坐进警车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幸福,他们最担心的是刚才那些家长们直接冲进来,那样的话,他们就是不被揍死,也会脱成皮。

等二人被押警车以后,朱一铭又拿起小喇叭说道:“大家都看到了,我绝不仅仅是动动嘴皮子,两个保安已经被押车了,公安机关一定会调查清楚事情的经过,然后依法处理。下面,大家还有什么要求?”

“让我们的孩子学,学校凭什么把他们撵回家?那个考试费,是谁让收的,是国家吗?”一个中年妇女大声说道。

他说的这个事情,朱一铭很清楚,因为之前听曾善学详细地说过。没有作任何思考,朱一铭直接回答道:“这位大姐,你提的这个要求没有任何问题,这个事情,就是你们不闹,我也准备今天就处理。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绝对不是我们党委、政府的决定,完全是学校单方面的行为,对于具体的责任人,我们调查清楚以后,一定严惩不贷。我这这个地方郑重地承诺一句,大家从现在开始,就可以让孩子过来学,要是有谁不让的话,我亲自把他们送进去,这样大家可以放心了。”朱一铭说到这的时候,特意用手往恒阳中学里面指了指。

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大家议论纷纷,从刚才的激动变成互相打探、商量,毕竟孩子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朱一铭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他希望通过此举,让大家散去,把孩子送过来学。这虽然有使奸耍诈的嫌疑,但非常时候,得用非常之法。正当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猛地听见一个声音响起,“大家别听他的,他是想把你们忽悠走了,说不定明天或是后天,我们的孩子又会被撵回家了。”大家一听这话,质问声四起,人群立即又骚动起来了。

朱一铭听得很清楚,这个声音就是刚才那个四十多岁中年男人的声音,他立即向刚才他所站的位置望去,谁知根本不见了他的踪影。朱一铭立即意识到,有人想在里面浑水摸鱼,看来这事远比意料中的要复杂,但此时他也无暇顾及其他,先把这边的事情解决掉,才是最为重要的。

他拿起小喇叭,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大声说道:“请大家相信我,我一定会说到做到。三天以后,你们要是觉得我骗了你们,那大家就不要来这了,直接去市政府,我这样说,总可以了?”

听了朱一铭的话后,人群重新安静了下来,大家正在权衡之际,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让恒中的校长下台,就是他让我们的孩子没学的!”他这话一出,立即得到了大家了相应,众人纷纷大声叫道,让恒中的校长下台,让恒中的校长下台……

这个要求很出乎朱一铭的意料之外,恒中的校长可挂着教育局副局长的头衔,撇开他和潘亚东的关系不谈,一个副科级干部,也不是说拿下就拿下的。朱一铭想了一下,对众人说道:“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也知道,任何事情都必须按照一定的程序来,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我如果想糊弄你们的话,完全可以一口应承下来,但实际根本做不到,这样的承诺又能什么意义呢?我要说的,还是刚才那句话,请大家相信党委、政府,事情调查清楚以后,相关的责任人一定会严肃处理,这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朱一铭的话音刚落,警笛声大作,五辆警车呼啸而至,车还没停稳,高锋就从最前面的那辆警车里面快步跑了过来,其他警察也不甘示弱,纷纷跑步过来了。

经朱一铭刚才的劝说,家长们就已经心动,再加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警察,一个个更是无心恋战,毕竟这的大多数都是拖家带口的,谁也不想真的到局子里去待个十天半月的。

朱一铭见此情况继续说道:“我知道这儿大多数人都是家长,但是也有一些人不是家长,但总是在里面煽风点火的,我不知道这样的人究竟想干嘛,请公安的同志辛苦一下,找一找这些人。”一大队警察来了以后,正愁无所事事呢,听了这话以后,立即向人群走去。朱一铭这么说的本意,并不是真的想找到那个中年男人,因为这儿人这么多,他往哪个角落一猫,根本没地方找去,目的只是为了堵住他的嘴,不想他再节外生枝。

朱一铭的目的达到了,因为没有再听到那个讨厌的声音。家长们也在警察的劝说下,渐渐离去了,一会功夫,恒阳中学的门口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除了一帮警察、保安,还有就是朱一铭和他的秘、司机。

朱一铭领着教育局的一干人一起往恒阳中学的办公楼走去,胡一旻跟在后面,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朱市长很是被动,人家可是新官任,要是决定来个两把火、三把火什么的,那自己岂不是正好撞在枪口面。刚开始听说恒中出事的时候,胡一旻还一阵开心,这个褚宏强因为有潘亚东撑腰,从来不把他放在眼里。恒中在恒阳教育界,俨然是一个小小的独立王国,今天正好利用这件事情,好好地打击一下褚宏强的嚣张气焰。当来到现场以后,胡一旻呆住了,他想不到事情居然演变到了如此地步,一旦处理不当的话,别说打击褚宏强,自己有可能都会因此搭进去。

褚宏强讪讪地迎了来,虽然屡次闻其大名,朱一铭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几眼。褚宏强一米七不到的身高,略微发胖,鼻尖架着一副老式的近视眼镜,眼睛看人的时候,从眼镜透出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褚宏强低声招呼道:“朱市长,胡局。”

朱一铭从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胡一旻则干脆没有理他,褚宏强的脸更为尴尬了,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弯腰低头,跟在两人的后面往前面走。此时,褚宏强的心里非常郁闷,但倒也不是太担心的,教育乱收费的问题,在恒阳是普遍存在的,并不是恒中一家。至于说保安打人的事情,到时候还不是钱倒霉,反正学校也不在乎这点小钱。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装一装孙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挨两句骂肯定是少不了的,过后还不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这样的事情,在华夏国多了去了。褚宏强能如此淡定,还有一个原因,他在之前已经打过电话去市人医了,得知被打的那个妇女只是暂时昏厥,现在已经抢救过来了,并无大碍。褚宏强现在充分认识到那群保安就是猪,让他们可以采取一点手段,他们居然把这话理解成直接揍人,这是让人无语,以后和这些家伙说话的时候,一定要交代清楚了,千万不要指望他们去理解和感悟,那纯粹就是扯淡。

进入会议室以后,朱一铭大马金刀地往主位一坐,胡一旻坐在他的身边,除几个副局长以外,其他人则自觉地去了旁边的办公室。有个女教师忙着给诸位领导茶,褚宏强则正在拆一包软壳中华烟,可是越着急越是拆不下来,真是倒霉到家了。每个领导跟前放一杯热气腾腾的龙井茶以后,那位漂亮的女教师自觉地退了出来,他感觉到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还是快点脱身,别到时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女教师关门的那一瞬间,褚宏强总算拆下了香烟,他抽出一支来,恭敬地递给朱一铭。

朱一铭看了褚宏强一眼,摇了摇手,这让褚宏强很是意外,紧捏着香烟的右手,竟有微微颤抖之感。他发现这种感觉愈加的强烈,并且是不由自主的,无法控制的,这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就是一个副市长吗,自己昨晚还和潘亚东在一起吃饭、洗澡的,为什么对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竟产生了些许的敬畏之感呢?

褚宏强艰难地悬在在半空中的那支中华烟,然后满脸谄笑地递给了胡一旻。胡一旻的动作和朱一铭无二,冲着他摇了摇手,直接抬起眼睛向窗台处看去,仿佛那站着个绝世美人似的。

褚宏强已经意识到,没有人会接他这盒费尽心思才拆开的软中了,副市长、局长都不接,其他两个副局长顾成学和曹亮,自然也不会接,但他还必须递过去,否则的话,那可就全是自己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