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一百亩地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3700 阅读进度:320/1666

《官之图》今天破百万字了,骑鹤在此,向所有支持本的朋道一声感谢,没有你们,就不会有这本扑街-骑鹤给各位鞠躬了!

看了这么长时间的饭店,她算是认识到了在恒阳这个地方做个生意有多难,要不是有李倩和欧阳晓蕾帮着她打点方方面面,她真不知道是不是能支撑到今天,更不说挣钱什么的了。

韩冬梅远远地看见朱一铭和两个女孩从对面走了过来,心里不禁一冷,看了这男人就是这么回事,有权有钱了,没有几个不去找女人的。她可是清楚地记得朱一铭刚来恒阳市的样子,当时毫不夸张地说,他还是个青涩的男孩,几年的时间,居然也变成左拥右抱的花丛老手了。

当三人又走近了一点以后,韩冬梅才猛地发现自己一定是误会了,试想一下,者可在市政府的大门口呀,他要真和这两个女人有什么的话,这么可能这么不管不顾的呢,那不是白痴嘛。想到这以后,韩冬梅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是误会人家了,说不定是同学还是朋什么的。

朱一铭在和季晓芸、曾云翳说话之际,抬头间,猛地看见了韩冬梅。他的脑海里猛地闪过一个念头,欧阳晓蕾和这个老板娘也是好朋,说不定从她这儿能打探到一点消息。说实话,他真的没有勇气去李倩那问欧阳晓蕾的情况,双方太熟悉了,他还真张不开这个口。这个叫韩冬梅的老板娘则不会,如果她知道一定会透露一点出来的,另外她和欧阳晓蕾的关系很好,也不会到处去张扬。想到这以后,朱一铭的心情大好起来,脸的笑容比之前更加灿烂了。

等一男二女进了饭店以后,韩冬梅听了朱一铭秘和司机的招呼以后,才确认眼前这两个美女是梦梁镇的,这就难怪了,看来刚才确实是自己多心了。几人一番寒暄过后,一起进入了包间,除了曾善学有几分拘束以外,其他都是老熟人,所以比较放得开,也算聊得其乐融融。

临近结束的时候,于勇冲着曾善学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出了包间,一起回了政府大院。别人不清楚朱一铭和季晓芸的事情,于勇可是心知肚明,并且他还知道老板和曾云翳之间,也有点暧昧,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呢?

朱一铭看着他们两人一起离开,心里虽苦笑不已,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客观地说,这确实他们应该做的,虽然他并不希望他们这么做,这可能也算是华夏官场的潜规则之一。

曾云翳冲着朱一铭说道:“一铭哥,你下午准备怎么安排我们,这可是你的地盘呀!”

季晓云听到曾云翳这般称呼,心里一乐,看来她一定是向他表白过了,不过他用这个兄妹关系糊弄过去了。想到这以后,季晓芸的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自己的魅力很大呀,他居然放弃黄花闺女,嘿嘿!

朱一铭要是知道季晓芸此时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他倒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谁让人家有一个那么强悍的姑母呢,所以只能是敬而远之!

“随便你们想去哪儿玩,我下午的时间就交给你们了,嘿嘿!”他边说边向季晓芸瞟了一眼,见对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连忙把眼睛看向了别处。

曾云翳听后开心不已,连忙问道:“真的,假的?”见朱一铭肯定地点了点头以后,她看着季晓芸说道:“晓芸,你说去哪儿玩呢,快点,一起想想。”

季晓芸听后说道:“你哥请你去玩,我跟着掺和什么呀,还是你做主,我顺便跟在后面沾点光。”说完,冲着朱一铭抛了个媚眼。朱一铭见状,则连忙低下了头,曾云翳可是一个鬼精,别给她看出一点什么来。

朱一铭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此时曾云翳正在认真地思考下午的去向呢。两三分钟以后,她眼睛一亮,对两人说道:“这样,我们下午去钓鱼怎么样,一再听我们办公室的人说,家鱼塘里的鱼多么容易钩,我早就想去试试了。”

季晓芸听后也很心动,说道:“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我们梦梁镇方巷村那就有不少鱼塘,要不我们就去那?”

“不行,不行。”曾云翳连忙说道,“我们都是从梦梁镇出来的,你现在还在那班,我们三个人去钓鱼的话,别人看见了会怎么说,你忘记了那个老女人可一直在惦记着你呢!”她嘴里的老女人就是梦梁镇现任的一把手党委记黄春桃,她一直看季晓芸不爽,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季晓芸一听这话才如梦初醒,连忙点了点头。朱一铭见状,说道:“我来安排!”说完,打了个电话给肖铭华,三言两语就搞定了这事。肖铭华说在邵仙镇的西北面勤丰村有一个鱼塘,让他们吃晚饭以后直接过去,他到时候会在那等他们。朱一铭也没有和他客气,直接挂断了电话。

三人从包间里面出来的时候,老板娘韩冬梅正站在门口候着呢。朱一铭见状,连忙说道:“老板娘,改天我再过来,有点事情想向你打听一下。”

韩冬梅开始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连忙说道:“好的,朱市长,您什么时候过来,提前通知一声,以免我出去买菜什么的,不在店里。怠慢了您!”

朱一铭听后也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二女直接了车。于勇在这之前已经把车开到了红梅酒家门口,并把钥匙给了韩冬梅,让她转交给朱一铭。

朱一铭开车,两女则坐在后面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她们究竟在谈些什么,时不时还发出一阵阵笑声。

到了勤丰村以后,肖铭华早就等在那了,他一看和朱一铭一起来的这两位,心里疑惑不解,难道她们和……想到这以后,肖敏华心里暗笑两下,打定主意,马注意一下,看看是不是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让肖铭华觉得遗憾的是,整整一个下午,他什么都没有发现,朱一铭和二女之间好像除了正常的同事关系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过他并不完全相信,决定等找个机会好好盘问一番。

临近傍晚的时候,朱一铭让肖铭华把她们送回梦梁镇去,他晚有应酬,没有时间了。肖铭华点了点头,让两个大美女,又是朱一铭的吩咐,他何乐而不为呢。他鱼塘主人把他们钓来的鱼,全部放到了车,然后载着儿女一溜烟地开远了。朱一铭的心里此时才安定下来,他一直担心曾云翳要找和他说什么,于是在到鱼塘以后,找了机会,示意了季晓芸一下,让她拉着曾云翳去梦梁镇,那样他就可以脱身了。他对曾云翳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真怕一时把持不住,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所以早一点消除隐患,不失为策。

朱一铭开车回城区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以后,果然是柳青云。柳青云告诉朱一铭晚就在通往开发区的恒天路,叫聚贤阁,到时候他会在那儿恭候。朱一铭笑着说,他要到六点半左右才能过去。柳青云连忙说,随便领导什么时候过去,他反正会一直等在那的。

朱一铭到市区的时候,六点一刻左右,本来还准备回一趟家的,想想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就直接往开发区的方向驶去。

又行驶了十来分钟,桑塔纳稳稳地停在了聚贤阁的门口。朱一铭下车以后还在张望,柳青云已经迎了来,谦让了一番以后,朱一铭在前,柳青云在后,向二楼的包间走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以后,柳青云似乎有话要说,朱一铭配合地放下了筷子。双方都很清楚,约到这儿来,绝不仅仅是为了吃饭,自然是有事情要说

柳青云看着朱一铭笑着说道:“市长,前段时间,我遇见了一件蹊跷的事情,说给你听听?”

朱一铭装作很随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说来听听,反正也就是喝酒聊天。”

“大概一个多月前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办公室里面准备材料,突然有一个开发商来找我,开口就要一百亩地。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一阵欣喜,和他交谈了一番以后,觉得这人有点不靠谱,于是就没有答应他,只是说要想领导汇报以后,才能给他答复。”柳青云慢慢地说道。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说实话,他对招商这一块的事情并不是很熟悉,一下子还不知道柳青云话中的意思,于是乘柳青云喝茶的当口,问道:“柳主任,对于这块的事情,我真不是十分清楚,既然人家要来买地,这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好事嘛,为什么你没有答应他呢?”

“是呀,我开始的时候也是像你这么想的,因为去年开发区新征了三百亩地,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正是投资商,可是……”说到这以后,柳青云刻意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但我总觉得这人和一般的投资商不太一样,所以……”

“你具体说说,究竟是怎么个不一样法?”朱一铭如小学生一般请教道。

柳青云听了他的话以后,心里一愣,想道,我就是一个感觉而已,至于哪儿不一样,你让我说,我一下子真还说不来,但是这话他又不好当着朱一铭的面说出来。如果说了,一方面显示出他的无能,自己分内的事情,都搞不清楚;另一方面则表现出他的主观臆断,捕风捉影地就拒绝了人家,说得严重一点,那可是渎职行为。

柳青云想了一下,对朱一铭说道:“朱市长,我是这样觉得的,他作为一个开发商,除了说要最好的东面那块地以外,什么也不问,这就让人很是怀疑。他给出的价格比较低,还找了个理由说,他要的地比较多,我们应该给他批发价。说实话,买地还有要批发价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朱一铭听了他的介绍以后,总算是有点明白了,这人的表现确实有不对之处,一般厂商都根据企业的特点,对地块都有这样那样的要求,像这个开发商这样,什么都不提的,一下子购进这么多地的,确实很让人觉得起疑。

“后来呢?”朱一铭举起杯子和柳青云喝了一口酒以后,问道。

“这也正是我要向你汇报的重点。”柳青云放下酒杯迫不及待地说,“他又来了两次以后,我仍是没有松口,他连着有好长时间没有过来,我还以为这人就此死心了,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