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三百四十八章 粉色玫瑰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46 阅读进度:350/1666

“老板,您说笑了,哪儿有那么快,我还想请你给把把关呢,呵呵!”曾善学灵机一动,又找了一个请吃饭的借口。

“哈哈,你小子就别忽悠我了,你跟在我后面也算有段日子了,我还不了解你,要是没点把握的话,在我跟前你恐怕提都不会提。”朱一铭不客气地揭穿了他的谎言,“你们的这顿饭,我是一定要吃的,但是今天不行,我马上还得去泯州有点事情。等过段日子,你嫂子从应天过来的时候,我去你家拜访一下老爷子,自从上次从医院回去以后,我可是有日子没见到他老人家了。”

朱一铭听了这话感动不已,这哪儿是领导对秘书说的话呀,完全是兄弟之间才有的话语,并且为了不让他破费,老板居然主动提出去家里吃饭。曾善学只觉得眼眶里面一热,跟在这样的领导后面干,真是让人觉得爽快,古人说的,士为知己者死,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到下班时间以后,朱一铭急匆匆地下楼,开上车直奔泯州而去。看着老板在这个时候如此忙碌,曾善学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但他永远只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面,即使和于勇之间,也连提都没有提过。曾善学知道于勇也有所知晓,只不过对方同样也没有向他说起过。

朱一铭一路上风驰电掣,临近泯州以后,猛地想起似乎女人都喜欢浪漫什么的,于是临时觉得买束玫瑰花送给季晓芸。他不由得为这个主意得意起来,看来自己是越来越了解女人了。打定主意以后,他立即把车速减慢了下来,说老实话,这儿附近哪儿有花店,他可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绿水花园位于泯州的东郊,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楼盘,所以配套的生活设施还是比较齐全的,朱一铭没费什么劲就发现了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家“紫怡花店”。听这名字,主人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品味的人。朱一铭在门前十米处停下车,徒步向花店走去。

门脸看上去不大,但走进去里面的规模却是不小,各种各样的花让人眼花缭乱。“老板娘,这花多少钱?”朱一铭指着眼前一束包好的红玫瑰,问道。

“你好,先生这束花五十元。”女店主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看见有顾客上门,连忙快步走过来,热情地答道。

“哦,我就拿这束吧!”朱一铭随口说道。

女孩扫了他一眼,边探身拿花,边说道:“先生,是送给你女朋友吧?”

朱一铭听后先是一愣,然后随即用力点了点头,这可不能否认,总不至于说,我是送给情人的。这可不是十多年以后小三横行的日子,这样回答的话,小姑娘一定会有遇到色狼之感。

“先生,我向你推荐这种粉色的玫瑰,年青的女孩一般都喜欢这种花。您看,是不是更加俏丽一点。”女孩指着货架上一层的花说道。

朱一铭抬头一看,不可否认地说,女孩推荐的却是要比他刚才选的那束红玫瑰更加漂亮一点。对于花,他没什么研究,更不知道有什么讲究,说白了,就是为了哄季晓芸开心的。既然粉色的更漂亮一点,那就粉色的吧。

付钱的时候,朱一铭终于知道女孩向他推荐这种粉色玫瑰的用意,原来这束花的价格居然是八十元。朱一铭开始还以为因为自己长得帅,所以容易招惹小姑娘的注意力的,看来不是这么回事,终于知道自作多情是怎么回事了。

朱一铭边摇头边把花放在鼻下闻了闻,这话的香味似乎比刚才那束更加清新一点,他自我安慰道。朱一铭把花垂下来拿在手上,抬起头来,向桑塔纳走去,一个大男人捧一束玫瑰花,搞得像个花痴似的,他还真做不出来。

朱一铭抬脚上车以后,把粉色的玫瑰放在副驾上,打着火以后,熟练地打开左转向灯,踩下离合器以后,挂上档,刚准备开车,他的动作突然停住了。只见车往前面一冲,突的一声熄火了,朱一铭的身子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顺着他的视线往前望去,在车前方大约三十米处有一个女子,亭亭玉立,高挑**,洁白的纱裙把她衬托得异常美丽,让人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经典名句。

美女,朱一铭不是没有见过,按说不该如此失态,但这个美女,朱一铭太熟悉了,不正是魂牵梦绕的欧阳晓蕾嘛?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上次在泯州美食街头的匆忙一瞥,他暗暗下了决心,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弄清楚她的落脚之处。

朱一铭重新打着了火,跟在欧阳晓蕾的身后缓缓前行,她居然也进了绿水花园,进了一幢一单元的楼梯口。朱一铭自然不方便再跟进去,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坐在车里紧紧地盯住楼梯。他知道绿水花园里的楼梯灯都有声控装置,只要有脚步声就会自动亮起来。楼梯灯在他的注视下亮了又灭,到了五楼以后,终于没有继续亮起。不一会功夫,五楼右侧的灯光亮起,502,朱一铭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朱一铭闭上眼睛以后,心里默默念道:“造化弄人呀,她居然就住在和自己相距几百米的所在,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用力压制住上去找人的冲动,这时候情况不明,万一对方的屋里还有别人在,那岂不是弄巧成拙。朱一铭虽然知道那样的情况,可能性不大,但是谁又敢肯定地说,绝对不会出现呢。

把车启动以后,朱一铭缓缓地往前驶去,两分钟就来到了六栋的楼下,把车停好以后,拿起玫瑰花就往三单元的楼梯口走去。到了门口,朱一铭没有掏钥匙,先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然后才摁响了门铃。此时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但是一定不怎么样,所以才要刻意地掩饰一番。

季晓芸打开门以后,看见情郎站在门口,手上居然拿着一束粉色的玫瑰花,脸上如少女般的羞涩,低声说道:“来就来了,还买什么花。”她边说边接过了朱一铭手上的花,转身往客厅角落里的花瓶处走去。在转身的一瞬间,她满脸绽开了笑容,如孩童般无遮无挡、天真烂漫,可见女人都是爱花的,可能从十八岁到八十岁都不例外,尽管有许多时候,她们嘴里都说不喜欢。

看着满桌子的菜肴,朱一铭的心里一阵感动,暗暗提醒自己收起刚才的心事,要不然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不公平,为了这个夜晚,她可能准备了许久,也许往后就很难再有这样的夜晚了。想到这以后,朱一铭默默地闭上了眼睛,试图把刚才看见的那一幕,从头脑里面暂时性的驱逐出去。

两人对桌而坐,季晓芸神秘地说道:“你先把眼睛闭上,我让你睁开的时候再睁开。”朱一铭听后依言闭上了眼睛,他想看看对方究竟想给他怎样的惊喜。只听见耳边传来啪啪的声响,眼前突然黑了下来,不知道季晓芸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过了好一会以后,才听见一个羞涩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睁开眼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