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三百六十九章 孤注一掷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3673 阅读进度:371/1666

吕怀成心念电转,对方既然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这事放在了桌面,就说明他准备把这当成交换条件,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谈谈看。

苏运杰见对方懂了他的意思,于是也不再矫情,直接把他想保下陈燃、扈秋琳和高锋的事情说了出来。当时吕怀成虽然觉得有点亏,但对方掌握的东西毕竟和他自身有直接关系,而让他出手相帮的只不过是别人而已,所以只有答应了下来。临出门之际,苏运杰留下了一句,常泽那边好像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不去也罢,算是对吕怀成的回报。

吕怀成喝了一口茶后,继续说道:“高锋同志这次可能是犯一些错误,我建议由组织出面找他好好地谈一次话,帮助他提高认识,争取以后不要再犯。我们党培养一名干部不容易呀,我们能救的还是要救呀!”

吕怀成最后这句说得语重心长,和他的年龄倒是相当吻合,但大家心里很清楚他绝对不会这么好心,一定是冲着什么东西去的,否则依照这老狐狸的性格,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这样一番话。他刚才的这番说辞很显然是苏运杰想说的,依照他的性格,怎么可能站出来给别人当枪使呢。

吕怀成说完这些以后,抓住茶杯猛灌了几口水,仿佛口渴得不行了似的,以致于喝完以后,仍不解渴,不得不站起身来去倒水。

等他重新坐下以后,肖云飞冲着众人说道:“这事我也来说两句,本来地方的事情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一般是不怎么开口的,但是今天这事,我有点想法,刚才听了吕记这话,不禁让人产生这样一个疑问。”他说到这以后,故意停了下来,好像等着吕怀成提问似的,但是吕却如老僧入定般地握住倒满水的茶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意思。

肖云飞见状,继续说道:“刚才怀成记的意思是这个叫高锋的同志曾经为市里的治安工作做出过贡献,我们对他所犯下的错误就应该网开一面。这样的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嘛,功过分论,别说今天,就是千百年前的封建社会都是这么做的,史都有记载,所以我的观点是就事论事。高锋同志有多大问题,够不够得采取措施,这个只能取决于他所犯下的错误的大小。至于说功劳这一块,作为副局长,做好组织交给他分管的工作,这应该也是分内的事。”

朱一铭听了肖云飞的话后,暗暗竖起了大拇哥。肖云飞刚才的话虽不多,但却把吕怀成说得没有口开,对他提出的将功抵过的观点,一一进行了反驳。朱一铭再一次对这些老狐狸佩服不已,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话一点没错。

苏运杰把目光扫向吕怀成,肖云飞可是直接在打他的脸了,苏运杰期待着他的反击呢,然后吕怀成的表现却让他大跌眼镜。他正稳稳地坐在椅子,两眼凝视着手中的茶杯,放佛正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宝似的。苏运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见对方仍无动于衷,于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懦夫,随即把头转向了一边。

苏运杰在观察吕怀成的时候,对方何尝不在观察他。吕怀成见苏运杰满脸的鄙视之色,转过了头去,心想,你真以为我是白痴呀,帮这个叫高锋的说两句好话,那是因为之前答应你的。难道还要我赤膊阵和肖云飞去辩个子卯寅丑,那你也太小看我吕怀成了。想到这以后,他脸不由得露出一丝胜利者的微笑。

肖云飞的话说完以后,就陷入了一场混战,这边曾琳刚刚说完,那边柴庆奎就开口了,黄利民反驳了柴庆奎的观点以后,裘兆财也按捺不住了。朱一铭和李亮两人则互相补充着对方的观点,意见只有一个,高峰必须要拿下。

朱一铭的心里很清楚,李亮在这次的事情当中之所以出这么大的力,除了想获得恒阳官场更大的话语权以外,一个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要把高峰拿下。现在这种情况,他自然要不遗余力的帮他说话,否则岂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他们两人说完以后,苏运杰看向了魏煌,按照党委里面的排名,现在到他说话的时候了。

魏煌也不矫情,他把茶杯往前推了推,说道:“我来的时间不长,对高峰这个同志不是很了解,但是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以后,心里也有了点想法,就不在这赘述了,一会在举手表决的时候,我不会保留意见的。”

苏运杰听了这话以后,面色猛地沉了下来,朱一铭和李亮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敬佩之意。魏煌这一招确实厉害,现在双方观点都已经鲜明地亮了出来,想任何一方轻言放弃都是不可能的,这样吵下去的话,也没有任何意义,就算辩到天黑也还是那几句话,不如直接举手表决来得干脆。如果举手表决的话,很显然赞成把高锋拿下的占了绝大多数,获胜的肯定是他们。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得很有道理。

听了魏煌的话后,苏运杰很是不爽,但一下子又不知该怎么驳斥对方的观点,正在冥思苦想对策之际,潘亚东开口了,他说,我看魏记的话有道理,既然大家的观点存在着很大的分歧,那就举手表决.记,你看怎么样?

苏运杰的心里很清楚,这是到最后唯一的选择,但最终的结果显而易见,尽管如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了,这是必须要走的组织程序,谁也别想妄图利用手中的权利绕过去,即使一把手,也不行。

苏运杰喝了一大口茶以后,眼光在众人脸扫视了一圈,然后严肃地说道:“既然各位常委对如何处理公安局副局长高锋所犯的事情存在较大的分歧,那下面我们就举手表决。”说到这以后,他略作停顿,继续说道:“首先,同意暂时不对高锋同志采取措施的同志请举手。”

说完这话以后,苏运杰首先举起了手,黄利民、曾琳、常卫国也不出意外地纷纷举起了手,过了十来秒钟以后,潘亚东也缓缓地把手举了起来。

苏运杰明这样的举手表决对他很不利,但仍要坚持这么做,有很大的一方面就是为了看潘亚东的表现。现在见潘的手终于举起来了,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不管高锋能不能保下来,他至少已经抓住了苏运杰的命门,以后对方可就没有和他平起平坐的资格了。这个消息对于苏运杰来说,无异于比保下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的意义更为重大。

“同意由相关部门对高锋同志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同志,请举手。”苏运杰虽然极不情愿说这话,但是在这时候却又不得不说。

他的话音刚落,李亮、朱一铭、裘兆财等人纷纷举起了手,一只、两只……最后,六只手齐刷刷地举了起来,苏运杰本来还对魏煌抱有几分希望,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幻想而已。

前段时间有好几个人在他身边说起,魏煌和朱一铭两人眉来眼去的,当时他也没有太在意,因为魏煌只不过是一个外地人,在恒阳毫无根基,料想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现在看来,当时真是失策,要知道今天这个情况,当时应该早点抛个橄榄枝过去,不至于此时如此被动呀。

“常卫国同志不在这儿,是不是该打个电话和他联系一下,听听他的意见?”黄利民猛地说了一句。他知道常卫国是潘亚东的人,现在潘亚东既然都表示支持苏运杰了,那他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那样的话,可就六比六了。在票数相等的情况下,苏运杰作为市委记是有决定权的,这样一来,结果就可以改写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后,都没有开口,黄利民觉得他想到了一个妙招,于是冲着潘亚东的秘胡长海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去打这个电话。

胡长海刚准备站起身来,潘亚东却说道:“我看没那个必要了,卫国同志既然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对我们讨论的情况并不知情,这个时候让他投票,有点强人所难了,再说,他此时投出的一票,可能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黄利民听了这话以后,心里很不舒服,刚准备出言驳斥,苏运杰向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让他不要再开口了。这时,黄利民才反应过来,如果这个电话打过去的话,可能最终的结果就不是六比六,而是七比五,那可是就是典型的弄巧成拙了。至于说理由,很显然,如果常卫国会支持苏运杰的话,那刚才潘亚东说的这番话,可能就会从李亮或是朱一铭的嘴里说出来。现在人家却稳坐钓鱼台,这意味着什么,还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黄利民不再开口了,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苏运杰,言也发了,态也表了,手也举了,你总归要给出一个结论呀。

苏运杰见状,低下头来,沉思了片刻,脸部的肌肉抖动了两下,呼哧一声把椅子往前拖了一下,脸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仿佛正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

过了大约半分钟左右,他朗声说道:“关于刚才大家对高锋同志的意见,我听得很认真,最终举手表决的结果,也出来了,但是……”

听到这以后,朱一铭等人的心里一沉,都不由自主地想着,苏运杰要干什么,难道他想推翻常委们表态的结果?这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党一贯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民主与集中相辅相成,所以在一些特殊的事情面,一把手有权否决常委会的决议,当然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都将由他一人承担。

这个一把手否决权犹如一把双刃剑,在刺着别人的同时,甚至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最起码的,人家可以说你搞一言堂,所以不管哪一级的一把手一般都不会轻易使用这个权利,但是也有事情总有例外,比如今天的苏运杰,他不保下高锋誓可能是不会罢休。究其原因,这个事情现在对于他来说,已不仅仅是保不保得下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他市委记权威的大事。一个县委记要干的事情,结果被一干常委们给否了,你让他的这张老脸往哪儿搁。他敢这么干还有一个原因,毕竟潘亚东是支持他的,党政一把手的意见是一致的,那作为市委记,他如果坚持的话,级领导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