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四百一十七章 挂军牌的改装车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3112 阅读进度:419/1666

第三更

到了车的跟前,朱一铭拿出遥控器,只听嘟的一声,车门的暗锁开了。蒋长河说道:“老弟,你这桑塔纳不错呀,居然还带遥控,在哪儿搞的,改天我也把我的那辆装一个,天天用钥匙开门、锁门,烦死了。”

朱一铭听后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话。管方晋却在一边说道:“你们就知足,早些年的时候,哪儿有桑塔纳,有辆破面包坐就很知足了,大多数的时候,可都是十一路呀!哈哈!”他边说,边笑着指了指他的两条腿。其他人听了他的话后,也跟在大笑起来。

到了车前,五人分别向车的两边走去。按说车的后座是领导专坐的,但今天却有点特殊。首先,除了朱一铭以外,他们四人的级别是一样的,并不存在领导、下属这一说,就连级别都是一样的。其次,除了司机以外,还剩四个人,也就说后座面要坐三个人,那样的话,副驾的位置面反而更宽松一点。

四人谦让了一番以后,管方晋坐在了副驾的位置面,其他三人一起挤在了后座面。这样的安排也算合理,既然大家级别都一样,那就只能按照年龄来的,华夏国是礼仪之邦,尊老一直是一个优良的传统,一代代传承了下来。

朱一铭发动车以后,其他四人立即感觉到了不对劲,桑塔纳的引擎怎么会发出这个声音呢,随即大家发现车里的内饰也不对。齐云作为泰方市政府的秘长见识还是比较广的,他笑着对正在打方向的朱一铭说道:“一铭老弟,这车不错呀,不说本身的价值,怕是这改装费就不少?”

朱一铭听后,笑着说道:“让几位老哥见笑了,这车是一个朋的,他知道我这段时间要车用,所以就借给我开了。”

“你这朋怕是军队里面的,这车牌可是很牛叉的,大军区的,一般人根本搞不来。”齐云继续说道。刚才往桑塔纳这边走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车有点不对劲,至少在高度和宽度面都不对,他就没有见过这样的桑塔纳,于是特意留心了一下车牌,看完以后,他心里有数了。

眼前的这辆就是人们常说的改装车,把这车并不难,许多车行里面都有这项业务,甚至使他们主要的生财之道。不少车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进来的,直接拿出去开的话,太张扬了,于是不少人选择给它改个头换个面,这样就不太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他用起来也方便。至于说车牌什么的,既然有能力搞到这样的车,在这个年代,挂个牌那更是小菜一碟了。

齐云看到这,也没有太在意,走近以后,看见车牌愣住了。他有个亲戚就在部队里面,次没有两人侃大山的时候,就说到了关于部队里面的车牌,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当时齐云听得非常认真。把眼前的这个车牌和他亲戚说的情况一对照,他立即发现了这里面的问题,这车牌太牛叉了,用他亲戚的话说,这个段的号码,不是顶了天的人物根本搞不到。

齐云也怀疑过朱一铭这车的号牌是假的,不过随即就被他自己否定了,谁的脑袋会进水到这种程度,到党校来学习,开着一辆挂着假牌照的改装车,那不是标准找死嘛!既然这个牌照是真的,那齐云更有点看不透眼前的这个朱一铭,听他刚才的话,他应该不属于有如此强硬背景的人,要不然他会直接不鸟那个什么党校的领导。当然,可能是他为人比较低调,但是他要是真有这么强大的背景,党校的人会让他把那间单人宿舍让出来了吗?应该不会。

朱一铭听了齐云的问话以后,知道这家伙一定是从车牌面看出了一点什么,他当然不会和对方说实话,打了一个哈哈说道:“我那朋是做生意的,认识的人不少,具体这车是怎么来的,我还真不怎么清楚。”

“哦,哦,呵呵,我也就是一时好奇。”齐云讪笑着说道。他已经意识到刚才的问题有点过了,大家毕竟才刚刚认识,人家自然不会把底晾给你。

坐在车里的人都看出来,朱一铭显然不愿意多说这个问题,于是大家就一起商量起一会去哪儿吃饭的问题。朱一铭是主人,大家当然都尊重他的意见。朱一铭心里还真没有什么好地方。

之前,来应天的时候,都和郑璐瑶两个人,最多再加朱婷,他们去的都是一些西餐厅之类的地方,今天这么多的大老爷们,自然不是适合的。其他的,朱一铭知道的就是学的时候,淮江大学周边的一些小饭馆了,那自然就更不合适的,不符合目前众人的身份。思来想去,只有前段时间刚去过的临江阁,比较合适的,既有档次,又有品味,至于说菜的口味什么的,则是次要的。

朱一铭说出他的意见以后,其他人自然不会表示异议,首先他们对应天也不是很了解,其次本就是人家请客,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再说,应天临江阁的大名,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也想着去长长见识。

朱一铭停好车以后,就跟众人一起往临江阁的大门走去。这时候时间尚早,所以不存在预定的问题,到了六楼以后,果然还有包间,巧合的是他们被安排进了次的吴江厅。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人并不多,只有五个,这个包间比较小,也算物有所值。

包间里面的两个服务员对朱一铭的印象深刻,要不是他最后留下那样一句话,吴天诚给的那笔钱,是不是会被那个经理给讹诈了去,还真不一定。等她们俩收拾完毕以后,胡经理还特意把她们叫过去询问了一番,并嘱咐如果再看见那四个人过来,一定要及时和他联系。

那晚两人忙结束回到宿舍以后,才敢把那些钱拿出来仔细数了数,居然是整整一万块,两人傻看了好一会,才把钱收起来。两个小女孩一晚都没睡得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正应了那句老话穷人发财如受罪。第二天一早,连忙去了银行,把这钱存了起来。本来准备通过邮局寄回家的,还是其中的一个女孩机灵,说不能寄回去。家里人猛地收到这么一大笔钱,一定会以为她们在外面做了那种营生,怕是会追到应天来打折她们的腿。

两个服务员见朱一铭带着几个人进来以后,连忙前热情招呼,还一口一个老板你好,欢迎光临。朱一铭微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问了一句,次的事情,你们老板没有为难你们?两个小女孩听后都露出了感激的笑容,一起摇了摇头。

朱一铭的话被蒋长河听到了,他笑着说道:“看来老弟是这儿的常客呀,连服务员都这么熟悉?”

朱一铭也不好多作解释,只是随口说了句,次过来的时候,发生了点事情,所以就认识了。他边说边冲众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现在这个座位又有一番学问了,朱一铭坐主人的位置自然是没有问题,其他几个人的位置该怎么安排,可是一个麻烦。这可不比坐车,严格地说,副驾驶座与三人一起挤在后面,除了坐得稍微舒服点以外,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现在这个只要一坐下来,立即就分出三六九等出来了。朱一铭也是觉得为难,所以他就选择了沉默,他相信这些人在这方面应该比他有经验。

不出朱一铭的所料,在齐云的张罗下,他们立即安顿了下来。由于四人的级别都是一样的,所以谁坐在主位都不合适,那么怎么办呢。齐云显然很有这方面的经验,他直接让服务员把主位的椅子给撤掉了,这样主位就空了下来,然后按照年龄往下坐,这样就不存在矛盾了。

朱一铭见后,真是佩服不已,齐云作为市政府的副秘长一定是非常称职的。难怪他会参加这个培训班,要知道市政府的副秘长可以是正处,也可以是副处,说白了,就看你混得怎么样。

通过刚才的交流,朱一铭知道齐云显然是正处级的,并且还来参加了这个培训班,回去以后,这是一定要重要的,至少扶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说不定借此一步,直接跨入副厅的行列,也不是没有可能。朱一铭觉得这样的人一定要搞好关系,在他身一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五人开始推杯换盏起来,次好好的一顿饭最后给仲小花一伙给搅和了,到最后也就随便对付了一下,到最后肚子实在是饿了,关于菜的味道什么的,朱一铭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品尝。今天几道菜吃下来,朱一铭还发现临江阁菜品的还真是不错,不管色、香,还是味道都很不错。

由于是第一次见面,五人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酒量,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各人都有所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