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天雨行图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进步还是退步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46 阅读进度:430/1666

听他们这么一说,四人立即觉得背后冷汗直冒,尤其是朱一铭,他很清楚,林之泉一定也会非常关注他的,要是这事落在他的眼里,以他的那种小人性格,说不定会生出什么祸端出来呢。&&

虽然去洗浴中心不一定就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如果别人有心给你编点花边出来,也不是不可以。想到这以后,几人都对管方晋伸出的大拇哥,姜还是老的辣,有时候,你不服都不行。

几人重新打了一辆出租车,管方晋直接让司机把他们送到附近档次比较高一点的洗浴中心。司机嗯了一声,就迅速开动了车子。

大约十分钟左右,出租车停在了一家清水伊人休闲中心的门口,一看这装饰,就很不凡。他们进去以后,台的女孩连忙笑着问道:“先生,你们五位是在一起,还是分开?”

管方晋连忙说道:“我们是一起来的,当然在一起了。”

听了他的话后,立即走过来一个帅气的小伙子,领着他们换鞋,然后往浴区走去。到了换衣间以后,小伙子冲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管方晋见后,连忙问道:“我们要的包间呢,怎么在这洗呀?”管方晋说这话的时候,隐隐有几分生气之意,今天这把澡显然是他做东了,这样一来的话,岂不是怠慢了几位兄弟。

听了他的话后,那侍者连忙解释道:“先生,我们这是先沐浴后休闲。”

管方晋一听,脸有些挂不住了,嘟嚷了一句,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边说边向其他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朱一铭见后,笑着说道:“管哥,我和你有同感,先安排包间,然后再下去洗澡应该更为合理一点。”

管方晋见朱一铭支持他的观点,脸乐开了花,急切地说道:“是呀,妈的,大城市的人就知道瞎折腾,折腾到最后也不知道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其他人听后,都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事情还确实是这样,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情非要整得那么复杂,结果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了。现在不是都流行把事情简单化嘛,可能也是大家深受其害以后觉醒了。

五人好好在池子里面了一回以后,穿浴袍,来到了休闲区。大厅里面大概有几十张沙发床,看去倒也挺不错,在角落里面透过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在那里打情骂俏,时不时地传来一阵放.荡的笑声。朱一铭和齐云对视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跟着侍者往前走去。

进入包间以后,朱一铭发现这个包间可真不是一般的大,五张沙发床放下来还显得很宽敞的。他们刚躺下来一会,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管方晋说了一声进来。随即,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尽管脸涂着厚厚的粉底,还是难当岁月的痕迹,尤其是那眼角的鱼尾纹,分外明显。

女人站定以后,媚笑着说:“几位老板,我们这有不少小姐,各种风味都有,要不要让他们来给你们挑选一下?”

管方晋这时不好表态了,看着其他人说道:“几位兄弟,你们看呢?”听了他的话后,大家都没有表态,而是拿眼睛望向朱一铭。此时,其他人显然已经把他当做他们中的老大了,尽管他的年龄最小,但在官场中,很多时候年龄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最为关键是有关系,有实力,后台够硬。

朱一铭这时也意识到了其他人在看他的意思,他看了众人一眼,随口说道:“这些东西还是算了,我看还是安排几个人过来做一下脚,倒是不错,几位大哥,你们看呢?”

大家心里实际都是这样想的,不管怎么说,几个人都是官场中人,又在党校进修,谁也不会傻到去干这些事情的。换个角度说,就算真有什么想法,也不一定非要在这个时候来干,那样的话,风险系数太高了。

管方晋听后,对眼前的女人说道:“半个小时以后,安排五个技师过来,帮我们做一下脚,其他的就不需要了。”

“老板,你看我们这……”那女人还准备进一步推销她手里的姑娘,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几位都不是缺钱的主,听说他们居然一个都不要,她自然很不甘心。没等这个女人继续聒噪,曹仁喝道:“你耳朵不好,还是怎么着,我哥已经和你说了,你没听明白?”

女人听了这话以后,连忙赔不是,立即退了出去。众人见后,都对曹仁竖起了大拇哥。曹仁笑着说道:“这些女人,你就是不能和她们客气,要不然她会废话不啰嗦的,说个没完,耽误了我们说正事。”

朱一铭听后,不由得点了点头,这个曹仁确实是性情中人,平时在这方面应该能做到洁身自好。齐云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是副秘长,担任这个职位的,一般都是谨言慎行的。其他两人,朱一铭则没有什么把握,因为他们都是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老大,所以有点爱好也算正常。他心里很清楚刚才管方晋嘴里的所谓正事是什么,既然无法回避,那就云遮雾罩地透露一点,免得被众人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地往外挤。

打定主意以后,朱一铭笑着说道:“几位老哥,一定对刚才的事情觉得很奇怪,其实说真的,我自己还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听他这样说,脸都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蒋长河笑着说道:“我说一铭老弟,你可别忽悠我们,刚才谁都看得出来,韩记对你可很是看重呀,我们这一期五十多个人呢,他为什么独独对你青眼有加呢?说是巧合什么的,恐怕几位兄弟,都不会相信!你们说是?呵呵。”其他人听了蒋长河的话,立即附和道,是的,是的。

朱一铭笑着说道:“今天的这个情况,不要说你们不信,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呢,怎么会这样的。要说其中的原因,我倒也不是一点不知道,但绝对和你们想的不一样。”略作停顿以后,他接着说道:“这几位领导,我都是第一次见到,但是韩记的女儿和崔部长的儿子,我和他们倒有数面之交。”朱一铭刚才就已经想清楚了,最多只能说这么多,至于说他们是不是满意,他也没有办法了。

听了朱一铭的话后,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他那话的意思很明显,也就是说他和韩记的女儿和崔部长的儿子都是朋。这样说来的话,朱一铭又是怎样的背景呢,他们不禁在心里暗自揣度起来。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和那两家的公子、小姐走到一起的人,这背景自然也简单不了,但是人家不愿意提及,他们自然也不好多问了。

之所以要透一点消息出来,朱一铭也有他的考虑,这几个人不出意外的话,以后都可以成为他官场的助力,那么利用这个机会,把自己的实力展示一番,应该对形成五人的利益小团体是有帮助的。说白了,五个人的小群体自然有一个老大的问题,朱一铭这样一番展示过后,其他人应该对这个位置再无窥探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