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四百五十四章 赵华越敬酒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80 阅读进度:456/1666

沈卫华见人都到齐了,就招呼大家入座了,由于都是朋,所以这位置就没什么讲究的了。&&沈卫华的意思是男人和男人坐在一起,这样便于拼酒,而叶梦溪却提议,男女搭配开来坐,最终沈卫华还是尊重了她的意见。叶梦溪坐在了沈卫华的旁边,曾云翳自然和朱一铭坐,另一个宁彤的女孩子则坐在了齐云的身边。

朱一铭在一边看后,有一种两人在演双簧的感觉。这应该是他们预先设定好的,估计担心朱一铭会拒绝,所以才改由叶梦溪提出来。让他们觉得以外的是,曾云翳竟然是朱一铭昔日的秘,早知道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料想他也应该不会拒绝。

临江阁的菜肴没有话说,朱一铭是深有感触的,再加昔日的朋重逢,所以这顿饭吃得格外开心,主要表现在酒喝得很是痛快。沈卫华不敢招惹朱一铭,于是就和齐云拼了,谁知对方也不是善茬,两人还真有点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沈卫华的酒量虽然处于下风,但是由于之前吃了点东西垫底,所以也敢和齐云硬碰硬。

朱一铭当然也没有闲着,叶梦溪也不知是之前得了沈卫华的指示,还是临时起意,总之从开始喝,她就对了朱一铭。都说女人能喝起来,男人往往不是其对手,朱一铭这次算是深刻体会到了。叶梦溪不光能喝,而且善于找茬,几乎每一杯都把曾云翳捎带,这就让朱一铭有点被动了。他知道曾云翳的酒量是不错,但是这样喝的话,肯定不中,于是隐隐有偏袒她的意思。这落在叶梦溪的眼里,如何过得了关,于是抓住这个弱点,猛地向朱一铭发动了攻击。

沈卫华和齐云拼到中途的时候,坐在齐云跟前的宁彤也加入进来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女孩,性格比较豪爽,开始的时候之所以隐忍不发,主要是因为和大家还不太熟悉,另外对两人的酒量也没什么底。现在心里有数了,再加见叶梦溪和曾云翳都喝了不少,她也就放开了。

六人这一通混战,真是惨烈,白酒喝完了以后,又喝啤酒,连朱一铭都有头昏眼花之感了,其他几个人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沈卫华发现差不多了,于是及时叫停了拼酒。这时,叶梦溪又不失时机地提出去下面的舞厅玩一会,反正这时候回家还早。

要不是因为曾云翳的原因,朱一铭一定会拒绝,现在他对于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正觉得一头雾水呢,自然想要找个机会搞搞清楚。齐云是跟在朱一铭后面过来的,现在对方不说走,他自然没有离开的道理。另外,这酒确实喝得有点多,去舞厅里面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再加身边还有一个豪爽的美女,如果不去的,还真有点暴敛天物的感觉。

见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沈卫华就吩咐服务员买单,然后准备去四楼的舞厅了。服务员出去后不久,竟进来两个男人,朱一铭抬眼一看,见领头正是餐饮部的经理胡国庆,跟在他后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看那气势应该比胡国庆的级别高,否则的话,胡也不会给他引路。

沈卫华也注意到了有两个人进来了,转身一看,他发现后面那位竟然是临江阁的老板——赵华越。这让他觉得很是意外,应天场面的人都知道这个赵华越不简单,据说他和省里、市里的很多大人物都有关系,所以临江阁的场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他家老爷子虽然和对方有点交情,但是并不深厚,按说就算知道自己在这吃饭,他也不应该亲自过来呀。

沈卫华心里虽然很是狐疑,但还是站起了身子,对方严格地说,可以算是他的长辈,所以他不敢托大。

“沈少,朱市长,几位朋,你们好!”胡国庆开口说道,“感谢你们光临临江阁,这是本店的老板——赵华越先生。他刚从外面回来,知道几位在这吃饭,所以特意过来敬大家一杯,不知是否方便?”

沈卫华听了这话以后,心里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赵华越怎么会如此屈尊,来敬自己的酒,按说不可能呀。他眼睛往两人身后一瞥,发现对方并不是说说而已,后面跟着一个服务员,手里捧的正是一瓶他们刚才喝的五粮液。

“赵叔,你这样可就太客气了,让我这做晚辈的有点无地自容。”沈卫华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该做的功夫可是一点也不少。

赵华越听后,微微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自善兄的眼光果然不错,二公子确实有大将之风,真是虎父无犬子呀!”赵华越边说边往前跨了一步,开口说道:“这位就是朱市长,次错过了机会,这次小老儿特意过来补一杯酒,你不会不给这个面子?”

朱一铭见后,也连忙站起身来,笑着说道:“赵老板,你真是太客气了,理应我们过去敬你!”

“呵呵,朱市长,别客气,你这样说,我可担待不起,来,倒酒!”赵华越冲着站在一边的服务员说道。

他等服务员倒好酒以后,端起杯子,冲朱一铭说道:“老弟,我们一起,你看怎么样?”

朱一铭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没有开口,而是仰起脖子咕咚、咕咚两三声,把满满一杯五粮液喝了下去,然后冲着赵华越一晾杯底,低声说道:“赵老板,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他很清楚赵华越过来敬这杯酒,完全是冲着吴天诚和韩韵的面子,所以他就算喝得再多,也不能掉链子。他从沈卫华对赵华越的表现可以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简单角色,所以既然要喝,干脆就主动一点。这样,对方的面子有了,他也撑住了场子,可以说是两全其美。

“好,痛快!”赵华越说完这话以后,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然后同意也冲着朱一铭晾了一下杯底。他把酒杯递给服务员以后,说道:“朱市长,以后欢迎常来,这是本店的一张卡,希望你能收下。”他边说,边用双手递过去一张金黄色的磁卡。

朱一铭知道这时候如果不收的话,就等于是打人家的脸了,于是也低下身子,双手接过了那张卡,同时客气地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赵老板了。”

“朱市长客气了!”赵华越边说,边冲着朱一铭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回过头来,对沈卫华说道:“贤侄,回去以后,替我问你父亲好,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我去陪他下棋。这顿饭算是叔叔请的,你可别和我客气!”

说完以后,冲着众人一抱拳,说了一句,大家慢吃,然后直接转身往门外走去。胡国庆也跟在后面冲着大家一拱手,连忙亦步亦趋地跟了去。

等这三人消失以后,包间里面安静极了,大家都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目光看着朱一铭。朱一铭意识到这点以后,冲着众人耸了耸肩,一副与我无关的架势,然后拿起筷子来自顾自地去夹菜吃了。

“兄弟,你这样做可有点不对,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呀,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哥说的?”沈卫华如一头大灰狼诱骗小白兔一般诱导着。

朱一铭忍着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茫然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