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四百七十五章 屁股决定脑袋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33 阅读进度:477/1666

李志浩听后,说道,不急,这事还没有最终敲定,再加上你现在的身份也比较敏感,没那必要了**沸!腾*等什么时候方便,我再和你电话联系

朱一铭自然明白李志浩话中的意思,于是也就不再坚持了他随即把话锋一转,说到了林之泉的事情,李志浩对他的事情知道一点,当年可是他的岳父直接和他打的招呼,要将其调出去

他见朱一铭非常关注林之泉,再联系他们之前在恒阳的小矛盾,他心里有数了,对着电话说道,一铭,这事我得提醒你一下,对于他,你还是注意一点,能不照面的话,尽量不要有交接了这顿时间对于你来说,非常关键,没有必要多生事端,老话不是常说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对?哈哈,哈哈

朱一铭从对方的话中,感觉到了深深的关切,他连忙解释道,老板,我知道这事的轻重,之所以向他打听一下,就是想确认一下他的关系,怕一不小心沾上来,到时候被动他这话里的意思非常明白了,我不会主动去招惹他,只是担心他会来找我的麻烦

李志浩可是人精,怎么会听不出朱一铭话中的意思呢,他略作沉吟以后,说道,一铭呀,这事你也不要太在意,太祖不是说过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犯人你看着办,只要站住理,我们也不见得怕了谁去,你说是?

朱一铭听了老板的话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对着手机做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他发现老板即将主政一方了,这个气势较之昨日有了很大的改变,给人一种杀伐果断之感,看来官场流行的那句术语,屁股决定脑袋,还真在理

挂断了电话以后,朱一铭认真思考了一番,越发觉得刚才的想法很是正确的,不知以后自己能不能走到这个高度,如果真有机会的话,那么又该如何去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呢,是不是能有老板这种果断的气势呢,至少现在他还不能下定论

坐在沙发上,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朱一铭还是决定给谈昕打一个电话,不管怎么说,之前已经答应人家了,这时候再选择逃避,这可不是他的性格

电话接通以后,朱一铭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对方今晚是不是有时间,他准备请吃饭他心里甚至隐隐希望对方说没有时间,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交差了,说实话,谈昕还是一个很有杀伤力的女人,尤其是在两人独处的时候

朱一铭可不想和她之间发生点什么,一方面,现在两人都在党校里面,传出去的话,对于双方的名声都不好;另一方面,她和唐浩成之间似乎有点关系,朱一铭对别人穿过的鞋可没什么兴趣他心里很清楚,虽然能找出两个理由,但是他关注的显然是后一个这也是他这段时间一直对谈昕不甚热情的根本原因,自从上次和她经过一夜缠绵以后,他发现对于这个女人,他的免疫能力很弱,为防止出现什么不收控制的场面,他还是采取敬而远之的做法,这样最为保险

朱一铭的如愿算盘没有实现,谈昕听了他的话后,连一句推脱也没有,直接问什么时间,什么地方

他本来是打算对方拒绝的,哪儿会想什么时间、地点,现在自然不会把这话说出来,灵机一动,冲着电话说道:“我今天没有事情,时间、地点随便你定,你安排好了打个电话给我,你也知道我对应天不是很熟悉,就当你请客,我付账”临了,他还特意和对方开了个玩笑

这番说辞,有理有据,谈昕自然不疑有他,她微微一笑道,好,那我到时候直接打你电话,不过,你可多带钱钱,别吃完饭以后,没钱付账

这个你放心,万一钱不够的话,我就把你押在那,我想饭店老板一定不会有意见的朱一铭随口开了一句玩笑

谈昕听后一愣,头脑一转,随即粉面通红,低声对着电话说道,你凭什么把我押在那,你是我什么人呀?

嘎?朱一铭大汗不已,对方的回答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心想,我就随口一说,你至于这么认真嘛,但这话肯定不能出口,那样的话,很有可能得罪对方,他决定故作而言他,冲着电话说道,谈姐,今天天气真不错,我刚才看见……

谈昕听后,没有理睬朱一铭的话,只是咯咯一笑,轻轻地说了一句,我下午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你,然后就直接挂断了

朱一铭听着耳边传来的电话忙音,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真怕对方针对刚才的话题追问下去,那样的话,他真不知该如何作答了都说结了婚的女人惹不起,经过这次对话,朱一铭是彻底相信了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谈昕发了一个短信过来,晚上六点半,在应天国际对面的蓝山咖啡屋,你认识吗?

朱一铭见后,心想,你都说得这么清楚了,我要是在不认识的话,那不是猪嘛他随即回了一个短信,认识,想想又加了一句,要我来接你吗?

谈昕回过来的短信上面只有两个字,不用

朱一铭知道这些所谓的咖啡屋里其实并不是专营咖啡的,都有一些简餐什么的,不过他觉得那应该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喜欢的去处,怎么谈昕也有这个爱好,真是看不出来还有一个让朱一铭想不明白的是,就算她喜欢去咖啡店吃,为什么非要去那么偏的地方呢,城中心像这类的咖啡店可不在少数尽管心里疑虑从从,但是之前已经说好了这事由对方做主,此时自然不好再反悔

谈昕之所以想要去这个蓝山咖啡屋有两个原因,第一,那儿相对较为偏僻,不容易遇见熟人;第二,那个咖啡屋里面没有卡座,只有包间至于说,为什么非要找一个只有包间的咖啡屋,谈昕自己都想不明白

两个月以前,她和两个朋友去过一次,即将离开的时候,其中有一人说,这儿真不错,要是会个情人什么的,真是个绝妙的所在,就算做点什么事情的话,都不会有人知道这儿的生意不太景气,服务员不多,你不摁铃的话,不会有人来打扰,并且他那门很有特点,属于典型的一丝光也不透的那种

朱一铭自然不会知道谈昕的心事,但是既然知道去那了,也该做点准备他记得家里好像有两瓶不错的红酒,在那样的氛围里,似乎比较适合喝这种酒,这样一来,也可以表现他请吃饭的诚心当他想到谈昕上次喝酒以后的状态,又有点犹豫了,今晚万一要再那样的话……朱一铭有点头疼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带过去,只要控制点量应该没事

朱一铭从储藏室里拿出红酒以后,一看,是法国波尔图原装进口的,他已经记不清这酒是怎么来的了,反正当时他查看了一下价格,貌似一千三一瓶左右价格不是他关注的,他担心的是谈昕喝完酒以后的问题,本想带一瓶过去,后来转念一想,那样的话,对方会不会误认为他小气,在乎这点酒钱想到这以后,朱一铭没有任何犹豫了,直接拎着两瓶酒出了门。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