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不能不管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3583 阅读进度:545/1666

朱一铭伸手握住魏煌的手,说道:“魏记,你批评得对,我确实应该早一点到领导这来汇报工作,不过你也知道,我刚接手那一块工作,真不是很熟悉,所以在下面跑的时间相对多了一点,还请领导见谅_&&”

“哈哈哈,老弟,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快请,快请”魏煌在朱一铭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

朱一铭连忙伸手说道:“记,请”

“哎,兄弟,你这可不对呀,我都称呼你兄弟了,你怎么还记不记的,这可是有点见外呀”魏煌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朱一铭连忙接着他的话茬说道:“对,对,领导批评得是,我疏忽了,老哥请,老哥请”

“知道错了,怎么还犯,今天没有记,也没有市长,就是兄弟俩闲来无事喝茶聊天”魏煌说道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哥请”

“哈哈哈,这才像话嘛,来,请”魏煌开心地说道

朱一铭边走边想,看来正如之前所料的那样,这位副记确实是很有点想法,并且已经不甘寂寞了,看来恒阳政治舞台上的这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两人刚刚坐定,钱旭就上了两杯茶端了上来,魏煌说道:“老弟,尝一尝采摘的极品龙井,不知是否投你的口”

朱一铭端起茶杯,先看了看茶汤,一片青绿色,并且缕缕茶香直往鼻孔里钻,看来魏煌没有吹牛,这茶确实很不错,于是轻轻抿了一小口,顿觉得一股香甜之感充实口腔,真是极品朱一铭放下茶杯笑着说:“老哥,这茶叶真是不错,你送我一罐的话,可不要心疼呀”

“呵呵,老祖宗早就教育我们,有好东西要和兄弟、朋友一起分享,何来心疼一说”魏煌一本正经地说道

“哈哈,那我就感激不尽了”朱一铭笑着回答道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第三道茶喝完的时候,朱一铭站起身来告辞了魏煌也没有多作挽留,只是让钱旭把一小罐茶叶给拿了过来,送给了朱一铭朱一铭客气了两句,也就收了下来,然后转身往外走去,魏煌一直把他送到了走廊上面,才回办公室

朱一铭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并不坏,在失去一个强力援手的时候,立即又结成了一个的盟友两人在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面,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都已经心照不宣地达成了共识要是什么事情都需要说出来的话,那也太没有见地了,华夏的官场上最为重要的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朱一铭到办公室里面刚刚坐定,曾善学就走了进来不待朱一铭询问,他上前一步,低声说道:“老板,那个香港来的商人我作了一番了解,好像是香港天成集团的老总,叫贺天成至于说这个集团究竟是干什么,实力如何,暂时还不知道,我已经托人去打听了,但这个公司给人的感觉很神秘,一下子很难收集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朱一铭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不急,慢慢来,这样的大公司一定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所以一定要了解得透彻一点”

曾善学听了朱一铭的话后,点了点头,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老板不愧是老板,什么话到他嘴里面一说,立即升了一个高度,看来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老板的年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懂这么多东西的,看来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呀曾善学暗自想到

朱一铭刚准备拿起电话打给肖铭华,问问他上次说的有人跟踪卫生局检查组的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朱一铭放到耳边一听,是赵云生的电话,原来潘亚东让他通知下午三天召开市长办公会朱一铭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既然人员有了变动,那召开市长办公会也就是必不可少的了,分工问题必须重进行讨论

朱一铭这才意识到貌似自己把这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忘记了,真是有点不应该,他思考的问题的角度仍局限在副市长上面,而没有把自己当成常务副市长,市政府的二把手,以后一定要注意这个角色的转换

想到分工问题,朱一铭立即想到田长业之前可是兼任沿江开发区党工委记的,那要这样说的话,这个位置理应由自己来兼任这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开发区从李志浩在时搞起来的,现在已经上了一定的规模,要是拿下这个位置,那以后的发展可是至关重要的朱一铭隐隐觉得现在想起这事起来已经有点迟了,潘亚东要是在这上面有点想法的话,那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措施了,真是一招错,满盘输呀

朱一铭想到这以后,不禁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看来还是经验不足呀,以后一定要警醒现在老板走了,田长业也走了,再想找到一个能随时提醒自己的良师益友,已经几乎不可能了,以后只要靠自己了

至于说开发区党工委记的事情,到时候再看,先听听潘亚东怎么说,不过一定要忍住气,毕竟才当上这个常务副市长,现在眼红的人可是大把大把的,一定要淡定虽然这个党工委记最终要上常委会讨论的,但一般情况下,只要政府这边把人选确定下来了,党委那边是不会插手的,如果那样的话,有捞过界之嫌就恒阳市目前的情况,至少是这样的,毕竟苏运杰和潘亚东虽然暗地里斗得很凶,但明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的

朱一铭正在敏思苦相之际,突然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这让他很是奇怪,一般曾善学进来是不敲门,这是预示着有人过来了,于是冲着门口扬声说道:“进来”不出朱一铭的所料,曾善学进门以后,说道:“老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柳青云想要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朱一铭听到汇报以后,心里想到,这位主任大人怎么想得起来到这汇报工作的,看来他一定也认为自己将要入主开发区了想到这以后,朱一铭的心里一阵苦笑,于是对曾善学说道:“请柳主任进来”

曾善学出去以后,朱一铭刚准备站起身来,往外迎两步,猛地一想,似乎不对现在是常务副市长了,他一个开发区主任过来汇报工作,也算是合情合理,没有必要表示得如此热情,于是他便心安理得地坐在椅子上,把右手边的一份文件,拿到了眼前,假装认真看了起来

柳青云进门以后,见朱一铭正在埋头看文件,心里一拎,这可不是个好兆头,领导看文件,一般是要晾人的先兆他暗自想到我貌似没有在哪儿得罪这位晋的常务副市长呀,莫不是他今天心情不好,柳青云叹道:“真是倒霉”人既然已经来了,自然没有再退回去的道理,于是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朱市长,您好,我是开发区的柳青云,特来向你汇报工作”

朱一铭闻声抬起头来,这时装作才猛然看见对方的样子,微笑着说:“原来是柳主任呀,来,坐”说话的同时,把那份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的文件,移到了一边

柳青云见状,这才放下心来,看来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领导确实在看文件,没有晾人的想法,于是慢慢地矮下身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了半个屁股朱一铭见状,点了点头,看来他是准备真心汇报工作的,这姿态摆得很低,不禁仔细打量了对方两眼柳青云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年龄,头上却有了不少白头发,但是梳理得很是整齐,衣着也非常考究,西服笔挺朱一铭不禁对这人多了几分好感,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实诚的人

朱一铭在观察柳青云的同时,柳青云何尝不也在观察他今天到这儿来,他可是在思想上作了一番斗争的,到了他这个级别以后,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找哪个领导汇报工作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种所谓的汇报工作,其实就是站队

柳青云之所以选择朱一铭,除了看中他身上的巨大潜力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和苏运杰不对付,又看不上潘亚东,至于说魏煌是谈不起来,来了快一年了,至今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动静他对后两者的看法可以理解,他和苏运杰之间又是怎么回事呢?他可是在苏运杰的手上,由县府办副主任提拔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按说不应该有什么过节呀

这事的根子还是通到苏运杰的情人,原县府办主任黄春桃的身上她感觉到柳青云在市府办对她的位置有威胁,于是便让苏运杰想办法把对方给调出去枕边风的威力自然是不可低估的,所以没多长时间,他就去了开发区虽说升了一级,也算是一个实职,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你让他去感谢苏运杰恐怕想都别想

柳青云来朱一铭这就是打了一个汇报工作的幌子,他把开发区的工作简单地作了一番叙述以后,便开始实施为重要的计划,探听谁将入主开发区当然,他找的借口很隐蔽,谁也不会傻到张口就问的

朱一铭听后,微微笑了笑,说道:“柳主任,你的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你,因为市长办公会要下午才开,不过不管谁去开发区,相信在你柳主任的配合下,那块的工作一定都会上一层楼了”

柳青云当年能让黄春桃感觉到威胁,自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焉能听不出朱一铭话中的意思,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具体情况,但今天既然进了这个门,此时要再想改换门庭已经迟了,于是一咬牙说道:“朱市长,不管谁去那边,你作为常务副市长,可不能不管我们开发区呀,你可是我的直接领导呀”不愧是在官场混迹多年的老江湖,这话说得真是太到位了,不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让领导听后浑身舒爽

朱一铭听后,笑着说道:“柳主任,我初来乍到,没什么经验,还有很多事情依仗你们多多帮助呢”

“市长,您这话可就过谦了,你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的,我要多向你学习才对”柳青云梗着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