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阳御风图 第三百三十五章 做好服务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3577 阅读进度:566/1666

五个人接到电话以后,都表示晚上没有什么事情,仿佛一个个都等着朱一铭请吃饭似的,尤其是吕远才是表现出一番激动不已的架势_&&他确实应该激动,作为一个副局长,常务副市长居然打电话来请吃饭,这要是说出去,得是多么有面子的事情呀,就是陈燃恐怕也会有几分嫉妒之情

听说去玉雅鱼味馆以后,三人立即明白了几分,朱一铭这是想帮田长业出头的意思这要是落在有心人的眼里,恐怕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朱一铭既然这样安排了,这些东西他一定考虑到了,自然不需要去提醒他的

说完了吃饭的事情以后,肖铭华对朱一铭说道:“你下午有时间,我这有点事情想向你通报一下,我现在人在常泽市呢,在这儿发现了一些情况,等回去以后再向你做详细汇报”

“我下午要参加一个会,估计四点钟以后,应该有时间”朱一铭说道

肖铭华听后,说道:“好,那我就四点半左右的时候过来,到时候就不打电话了,省得麻烦”

朱一铭听后说了一声好以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两人之间甚至连再见都没有说一声,关系到了一定程度,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朱一铭下午要去市委那边参加一个学习省委的电视电话会议,是关于党风廉政方面的事情近段时间淮江省的政局不甚太平,接连有两位地厅级干部落马,坊间传闻,这事并没有结束,隐隐有往上面捅的迹象朱一铭却不以为然,真正到了省级层面,多的是利益的权衡与分配,斗争与妥协相辅相成,所谓的由地方通到上面的,那多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这类会议不是朱一铭需要关心的,他要做的就是带着耳朵和笔记本过去就行了,不管你的思想神游何处,至少要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架势

这个会议如朱一铭所料确实很重要,省里的大佬相继亮相,从不同方面阐述了党风廉政建设的重要性,其中淮江省的老大主要强调的是各县市的一、二把手在大力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一定要加强学习,尊重经济发展的规律,却不可为了政绩,盲目上马项目他还特别强调了要结合各县市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找准本地经济的增长点,下大力气去做大、做强

会议结束以后,苏运杰和潘亚东分别解读了领导们的讲话,苏运杰是照本宣科似地谈了两点,潘亚东则抓住陈.元奎的讲话大做文章,提出恒阳的实际情况是建筑业比较发达,应该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对一些有实力的大公司在政策方面一定要加以倾斜,这样才能坚定这些企业来恒阳投资的信心,他就差没有指名道姓说天成集团了

朱一铭在一边听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真搞不清楚,这个天成集团究竟给了他什么好处,以至于如此不管不顾地为他宣传听了潘亚东一番似有所指的讲话以后,朱一铭的脑海里猛地闪过一个念头,天成集团在恒阳心成立这个公司好像是叫建筑装潢公司这个公司乍一听上去确实符合恒阳的优势项目——建筑业,不过他拿的那一百亩地可是在开发区呀,难道他要在工厂林立的开发区里面砌房子卖吗,那不是扯淡吗?要是不砌的话,那他拿下的这块地和他成立的这个公司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朱一铭连问了两个问题,思虑许久以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回答这两个问题

下面潘亚东再讲什么,朱一铭已经无心去听了,他的大脑里面完全被刚才的那两个问题占据了正反面都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分析以后,朱一铭得出了一个相对较为合理的结论,对方根本就不是想真心搞什么建筑、装潢,他成立这个公司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起一个遮掩作用至于说究竟在遮掩什么,朱一铭一下子还想不出来,不过有一个可以肯定,不管他想干什么,一定和他拿下的这一百亩地有关系下面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盯紧这块地,不管对方耍什么把戏,到时候,都一定会露出的破绽的

潘亚东的慷慨陈词终于结束了,与会的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就连苏运杰也觉得很是郁闷今天邻座的这位发什么神经,这本来就是一次务虚的会议,点到即止就可以了,竟然说得如此这般的投入,以至于青筋毕露,何必呢

朱一铭随着人群出了会议室的门,他扭头看了潘亚东一眼,对方似乎正在和苏运杰在交流着什么隔着好几个人,朱一铭都能看出苏运杰明显的实在敷衍他,不断地轻点着头,手上却在加整理钢笔和笔记本,大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意思,而潘亚东却浑然未决,扔在那儿喋喋不休

出了办公室的门以后,朱一铭看了看时间四点一刻,要不是潘亚东临场发挥的话,这会议结束的时间还就是四点左右他上了二号楼,进了办公室以后,端过曾善学的茶水,轻轻地喝了两口,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熟练地拨了一串号码以后,打了出去

“喂,您好,这里是招商局吉局长办公室,请问哪位?”电话里传来一声客气地询问

“我是市政府的,你们吉局在吗?”朱一铭询问道

“领导您好,我们吉局正在开会,我这就过去叫他”

朱一铭刚准备说不要,电话里面已经传来了话筒轻放在桌上的声音,他把话筒从右手换到了左手,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招商局之前是怎样一副工作状态,他可是亲眼目睹的,吉海做局长以后,看来是下了大力气,要不然这电话不会这么快就会有人来接,并且还表现出一番彬彬有礼的样子

打过政府部门电话的人都有体会,这个电话不响一个半分钟以上,一般是没有人接的,这除了说明政府部门的人工作任务比较重,比较忙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说法,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两分钟不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随即吉海的声音响了起来,“您好,我是吉海,请问哪位?”

“吉海呀,是我”朱一铭回答道

“市长,您好,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正在召开关于本市投资情况摸底的工作会议”吉海解释道,“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吉海,别搞得那么正规,哪儿我一打电话给你,就有什么指示呀?要照你这么说,我以后再打电话之前,还真得掂量掂量”朱一铭笑着说道

“市长,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吉海虽明知对方在开玩笑,但解释的时候,仍然表现得非常急切领导是一定要尊重了,哪怕是在关系特别融洽的时候,也不例外,这是作为一个下属一定要牢记的

“好了,不说这事了”朱一铭对着电话说道,“我刚在市委参加了一个会议,突然有了一些想法,你们招商局作为一个为广大投资商服务的机构,要对他们的投资意向了解清楚,这样才能好地做好服务工作,你说是?”

“是,是……”吉海连声答应道他嘴上虽然答应,大脑却在急地思考着,想要弄清楚朱一铭话里的意思朱市长一直在关注天成集团的事情,这两天他们又准备搞集团下建筑装潢公司的成立仪式,莫不是和这个事情有关系想到这以后,吉海试探着问道:“市长,我们在做好服务工作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要区别对待我觉得对国外以及港澳地区的投资商,应该重点关注,毕竟他们涉及到的关系为负责,影响也大”

朱一铭听了吉海的话以后,知道对方已经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看来他确实是一个八面玲珑式的人物,于是冲着话筒说道:“吉局长的这个主意不错,在操作的过程中,对这类特殊的企业,是应该给予多的关注,但是也要注意方寸,千万不要把好事变成了坏事”

“市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有分寸,绝对不会给市领导添麻烦”吉海信誓旦旦地说道这话语气说是在回答朱一铭的问话,不如说是在表忠心,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在调查投资项目的过程中,一定会小心行事,尽量不会出问题,就是出了问题,他也绝对会承担下来,不会给朱一铭带来什么麻烦的

朱一铭听后很满意,但他自然不会让吉海这样去做,他略微思考以后,说道:“你们注意方式方法即可,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放心,有我呢”

吉海放下电话以后,心里仍是激动不已,市长能有这个态度,做下属的还有什么说的呢,士为知己者死,说的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

朱一铭放下电话以后,肖铭华就推门进来了,恒阳市出入朱一铭的办公室,既不需要秘通报,也不需要敲门的,只他一人而已朱一铭见肖铭华满脸的倦容,风尘仆仆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上学时的肖家大少的潇洒做派朱一铭见后只觉汗颜不已,他经常感觉到压力大,工作难做,看看肖铭华他们这些整天在一线工作的同志,真不好意思再抱怨什么了

“我有点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肖铭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口说道

朱一铭见后说道:“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的,你先喝口水,我看你这样子够呛,来,抽支烟,提提精神”

“领导,你这可真是火眼金睛呀,我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合眼呢,你说能不累嘛?”肖铭华端起茶杯来边喝边说道

朱一铭把烟叼在嘴里,扬了扬手中的打火机,示意他抽烟肖铭华也不客气,拿起朱一铭扔在桌上的中华烟,弹出一支叼在了嘴上,然后把剩下的一包,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朱一铭见后,笑着说道:“瞧你这点出息,好歹也是个副局长了,走的时候,给你带上一条”

“嘿嘿,那就谢谢领导了,喏,这一盒还给你”说着,从衣袋里面掏出那盒刚塞下去的香烟

“拿去就拿去了,怎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诚信了?”朱一铭笑着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