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人生航程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741 阅读进度:625/1666

两人吃完午饭以后,在沙发面坐了下来,郑璐瑶刚准备打开电视,朱一铭把那份《淮江晚报》递了过去,嘴里说道:“先等会看电视,给你看个好东西。”

“这是什么好东西?《淮江晚报》我们办公室里面有,我刚才已经翻过了,没看见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郑璐瑶接过报纸随口说道。她只关注娱乐版块,这两天没见那些明星们出什么新闻,所以她觉得毫无意义。

朱一铭也知道她的爱好,对她说道:“你别光注意娱乐版块,看看生活版,也许你会有惊喜。”

郑璐瑶瞄了对象一眼,满脸的不相信,但还是随手翻到了生活版。“这有什么呀?不就是汽车总站吗,这人,这人……”说到这以后,她停住了话头,半张着嘴,傻傻地看着朱一铭。

“怎么样,我说有惊喜!”朱一铭笑着说道。

“怎么,怎么是我们?”郑璐瑶好奇地说道,“这不是你、我,还有小婷吗,怎么有人拍下来,还给弄到报纸面去了,这是怎么回事?”郑璐瑶满脸的惊奇,她到现在还没搞得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朱一铭继续笑着说:“你别急,把内容好好看看。”

郑璐瑶听后,连忙坐正了身子,认真地看起报道的内容来。过了好一会,她把报纸抓在手,看着朱一铭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不是针对我们来的,这是在宣传车站,巧合?”她边说边盯着朱一铭看,仿佛要从他的脸找到答案似的。

过了好一会,不见他说话,郑璐瑶急了,用力掐了他一把说道:“你倒是说话呀,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你让人干的?”

朱一铭听后瞥了她一眼,说道:“你的想象力真是丰富,我让人搞一张照片在这报纸面有什么用,发神经呀!”

“那既然不是你干的,你告诉我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郑璐瑶问道。

“我哪儿知道怎么回事,早晨在家里网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于是乘着吃早饭的饿间隙,我就去买了这张报纸,然后我去接你下班,现在你就看到了。整个经过就是这样的,你让我说什么?”朱一铭无辜地说道。

“谁问你这个的,我的意思是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和我装傻呀?”郑璐瑶边说边指了指报纸的照片。

“你这话问得真有意思,我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那我该问谁去?”朱一铭一脸郁闷地回答道。

郑璐瑶看见他的样子,想了一下,也有道理,朱一铭应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坐正身子说道:“那你给分析分析,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总可以!”

“呵呵!”朱一铭笑了笑,他也不想再拿对方开心了,于是说道:“我的分析也和你一样,这应该是一个巧合,但是……”

“哎呀,你快说呀,这时候喝什么茶呀,真是急死人了,你以为在恒阳开会做报告呢,还虽然、但是的。”郑璐瑶急道。

朱一铭看了她着急的样子,真是觉得好笑,他淡淡地说道:“这面又没拍到你的脸,你有什么好着急的,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没有人会知道这是你和小婷的。”朱一铭说着指了指报纸的那张照片。

“废话,你这人真是没良心。”郑璐瑶气呼呼地说道,“你以为我是担心自己呀,她就是拍到我的脸又有什么关系,我搂着自家的老公,就是华夏日报也没事。我是担心你,我们知道你搂着的是我和小婷,别人可不知道,要是人家借机整你的话,你该怎么办?”说到最后的时候,郑璐瑶的话语里隐隐都带着哭腔。

朱一铭听她这么一说,才知道刚才误会她了,原来她竟然是在担心自己,而自己却在寻她开心,真是不该。他伸出手来,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刚才和你开玩笑的,想不到我老婆这么知道关心老公,来,亲一个!”说着,就在郑璐瑶的脸颊亲了一口。

郑璐瑶此时根本没有心思打情骂俏,她对朱一铭说道:“你快点告诉我呀,你到底是这么想的?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朱一铭听后,连忙说道:“既然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巧合,并且这里面的内容也没有任何针对我们的意思,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任不管。正如你刚才说的,这张照片要是给有心人利用的话,我还是会很被动的,我准备这样这样去办。”朱一铭对着郑璐瑶的耳朵,说出了他的计划。

“他行不行呀,我听说这个晚报的主编牛哄哄的,一般人的面子都不怎么给,次……”郑璐瑶还准备说下去,朱一铭已经冲着她摇了摇手。

“你去看一看这份晚报面,有多少绿农集团的广告。他就是再怎么牛,会不给财神爷面子?”朱一铭故作神秘地说道,“你还记得我在梦梁镇的时候,有两个日报的记者下去准备报道我们那美食街招投标的事情,后来不是被摆平了嘛!对了,好像其中一个年青的记者,他的女朋好像还是你的同事。”

“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是章妍的男朋了,不过他们后来分了。现在她也调到文娱频道去了,中间好像还有点事情,不过她不愿意说,我也就没怎么细问。”郑璐瑶说道。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对郑璐瑶说道:“这事你就不要管了,等我过两天和沈卫华联系一下。他现在基本在应天,自从他老爸沈自善对他们的考核结束以后,他就没去过梦梁,我可有好长时间没见过他了,好像说去年去欧洲待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去干嘛的。”

郑璐瑶听朱一铭这样一说,也就放下心来了。她对朱一铭还是很有信心的,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早就把芳心暗许了。

解决了这件事情以后,两人又商量了一下,下午去接吴天诚夫妇的事情。朱一铭的意思是让郑璐瑶去班,他去接,可郑璐瑶不同意,她是铁了心的下午不去班了,并且还不准备请假。看她的意思是准备和那个老女人好好干一场了,朱一铭知道她的想法以后,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许了。

朱一铭和郑璐瑶两点半左右出发前往久江机场,因为吴天诚他们大概四点左右到,为防止塞车,所以他们早点出发。他们算是有先见之明的,临近机场的路段开始整修,是节后刚开始的,他们前两天从南粤省返回的时候,这儿还是好好的。经过一番周折以后,他们机场的时候,已经三点半多了,不过好在不算迟。

两人来到接机口,只见这儿的人可是真多,不少人手都拿着一个小牌子,面写的不是旅行团、某单位,就是个人,总之五花八门。你要是仔细研究一番的话,还是挺有意思的。

看看一架架或飞或落的飞机,朱一铭心里感慨颇多。人生其实何尝不就是一段或长或短的航程,不过和飞机相比,无疑要更加苦逼一点。

首先飞机有明确的目的地,而人生没有,谁也不知道在下一个十字路口会拐向何处;其次飞机出事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是交通工具里面最安全的,而人生谁也说不清楚,朝不保夕的事例不胜枚举;最后飞机飞完一段航程以后,是可以休息的,并且有定期的检修;而人生呢,谁敢停步呢?

就拿朱一铭来说,这段时间应该没什么事情,按说可以好好放松一般,可是真的能那么做嘛?如果真那么去做了,接下来的结果极有可能是被淘汰。这也是他网冲浪的时候,都要去浏览《淮江日报》网页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