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四百四十章 梦中留痕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72 阅读进度:671/1666

谈昕见朱一铭出去以后,她愣在了当场,拿朱一铭和唐浩成相比,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想到这以后,谈昕的脸不禁又飞了两朵红晕,她看了一眼放在椅子的她的背包,里面有刚被她塞进去那件红色内衣。她起身取出来以后,准备重新折叠了一下,刚才由于知道朱一铭一会就会出来,所以就这么胡乱塞进去的,结果把包塞得鼓鼓的,看去很不对劲。

她的手触摸到那火红的薄丝以后,思绪立即飞回到了昨夜。现在,她最先能记起的就是那个梦,梦中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她至今没有搞得清楚,似乎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仿佛似曾相识而又遥不可及。如今暮然回首之时,谈昕才发现,她梦中的男人竟和刚从这走出去的人很有几分相识。

想到这以后,她的脸更红了,因为昨夜的梦中,她可是和那个男人干嘛干嘛了,她现在还能记起,那人的动作很温柔,不断地把她送一个有一个顶峰,那个舒服劲儿,是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最后,到了最为要紧的时刻,她竟忍耐不住,大声叫了出来,也正是这石破天惊的一声把她给惊醒了。

惊醒以后,谈昕愣了好一会,也没搞清楚究竟身在何处,还好朱一铭临走时,给她开了一盏小灯,所以此时房间里面倒也不是黑暗一片。她往左右两边扫视了一番以后,发现这应该是一间宾馆的房间,意识到这点以后,她心里一惊,头脑里立即浮现出那个长发男人的形象。她立即直起身子往旁边的床看去,还好,除了枕头以外,那张床什么也没有。

这时,谈昕的心神才定了下来,她隐约记得后来好像来了一个她认识的人,把那长头发的家伙赶走了,好像还把她扶了车。她的思维到这以后,就是一片空白了,再往后的事情,可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谈昕坐正了身子,顺手打开了床后的壁灯。啊!灯开的那一瞬间,她大声惊呼起来,因为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身的状态,胸前竟然完全敞开了,别说衬衫,就连里面的胸衣也是如此。发现此情况以后,谈昕顾不得遮掩,连忙掀开被子,往身下看去,还好裙装除了有些许凌乱之外,其他并无异状。确认无误后,她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身是怎么回事呢,谈昕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正当她疑惑不解之际,猛地看见床头柜的茶杯底下,好像压着一张字条。她把胸前的扣子重新扣以后,顾不衬衣的扣子,侧过身来,一把抓过了那张字条,然后迅速往面扫去。她首先关注的不是女人,而是下面的签名,朱一铭,看了这个名字以后,谈昕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个年青官员的形象。怎么是他?谈昕低声自问道。她当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此时,她只觉得头昏昏的,不知是怎么回事。

谈昕看完了字条以后,才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原来她喝多了酒以后,送妹妹回淮江大学的朱一铭恰巧路过,于是,便捎了她,由于不知道她的家庭住址,所以就帮着在这家宾馆里面开了一间房。这下,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至于说,她为什么会袒胸露乳,对方虽然在字条中并没有说明,但谈昕知道一定有什么隐情。对方既然留下了姓名,应该不会做出那么下作的事情的。

确认了一切正常以后,谈昕也无心再去想其他的了。这酒喝多了,真是要命,此时她的头疼得简直像是要裂开来一般,于是关了灯以后,倒头就睡。

睡了一会以后,她终于发现刚才胸衣敞开的原因了。这内衣还是嫌小了,坐着、站着倒还罢了,这一睡下来,可就显现出来了,勒得人生疼倒还罢了,关键是憋得人透不过气来。谈昕伸手到胸前把那金属小扣子重新解了下来,仍觉得不是很舒服,索性坐起身子,把衬衣和内衣一起脱掉,光着身子睡去了。反正此时夜深人静的,绝对也不会有人进来,所以谈昕毫无顾忌。

睡到早晨的时候,谈昕感觉到了嘴干,可是又不愿意醒转过来,只觉得这眼皮有千斤重一般,就这么半梦半醒地挨着。直到手机嘟的一声响起,她才睁开了眼睛,心里还在埋怨,是谁这么一大早吃饱了撑的,发短信过来。她转念一想,莫不是唐浩成那老东西,又觉得似乎不太可能,他要是想和她联系的话,不至于等到现在,昨晚或者夜里,应该就会会和她联系了。她在夜里醒来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手机,面既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的短信息。

谈昕伸手拿过了手机,翻看短信一看,居然是朱一铭发过来的,那天登记报到的时候,她开始以为朱一铭是唐浩成让关照的学员,所以特意把他的号码存进了手机里面。谈昕打开内容一看,对方竟然说一会就过来了。

谈昕立即坐起了身,她本来准备去冲个澡的,发现时间已经来不及,想想还是算了。她把衣穿好以后,发现情况不对了,身体的某些部位竟有湿湿的感觉,她立即意识到都是那个梦惹的祸。都说春梦了无痕,经实践证明,完全是胡说八道。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后,谈昕知道这个澡是必须得洗的,要不然她也不好意思开门见人呀,于是,从床一跃而起,然后连滚带爬地往卫生间冲去。

谈昕昨晚本来是和唐浩成约好,准备春风一度的,所以做了相应的准备,特意带了另一套内衣用塑料衣袋装好,放在包里。做过那事以后,别的可以将就,这贴身的衣服,可马虎不得,要不然这一天的班都不安稳。

谁知就在谈昕忙着洗澡的时候,朱一铭已经敲响了门,她一着急,匆忙地把身冲洗干净以后,穿好里面的衣服,只套了件浴袍就出来了。为了摆脱两人见面时的尴尬,她扯到了吃早点的事情面,于是催促朱一铭去卫生间洗手,而她则直接狼吞虎咽起来。

当对方进了卫生间以后,她才猛地想起,所有的衣服都放在卫生间了,刚才她一把全都抓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又没顾得。外面的衣服还罢了,那身内衣,可还在里面呢,尤其是那小裤裤甚至还留有她昨夜梦中的痕迹。

想到这以后,她真是跳楼的心都有了,于是连忙往卫生间奔去,想不到对方竟说了一句,我只看了一眼。谈昕想到这以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也把她自己给惊醒了,貌似刚才朱一铭就已经出去了,而她却在这发愣。想到这以后,她连忙站起身来,把那身留给她不限美好记忆的火红,装进衣袋里以后,轻轻地放进了包里,然后迅速往门外走去。

朱一铭此时很是郁闷,他出去以后,本来以为谈昕会跟在他后面出来的,谁知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对方的影子。他开始以为她要方便一下,于是就决定等了一等,可这时间也太长了,他两支烟都抽完了,还没见对方出来。朱一铭正在考虑是不是要过去看一看的时候,终于见谈昕低着头,红着脸出来了。

见她这个样子,朱一铭头脑一嗡,心想,你倒是直起头呀,你这样的做派,人家服务员一定以为我把你那啥了。要是真有那么回事,也就罢了,关键我没有呀,这样多冤得慌。谈昕仿佛听到了朱一铭的心声一般,把头微微抬了起来,可一接触到朱一铭的目光以后,立即又低了下去,甚至比刚才还要低,几乎要碰着那两座山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