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张白纸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65 阅读进度:676/1666

应天雨行图]第四百四十五章一张白纸——

昨晚,他吃完晚饭再回到久江大酒地下停车场以后,立即拨打了谈昕的电话,想不到耳边竟然传来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唐浩成的脸s-立马沉了下来,后来转念一下,说不定她的电话没电了,或是怎么着了,那样的话,可就不能怪她了。

想到这以后,唐浩成立即从车里下来,直接乘电梯上到了八楼,在803的m-n前一个敲,可愣是没人给他开m-n。他又不敢大声敲m-n,怕引来服务员或是其他房间里面的人,那是他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就这样,足足敲了将近五分钟以后,他才放弃了这个举动,转身往回走,乘电梯直接来到了一楼的服务台。

“小姐,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请问,你们803房间的电话是多少,我的朋友住在里面,她的手机可能没电了,我有点事情,想要和她联系一下。”唐浩成看着服务台里面的女孩,微笑着说。

女孩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抬起头来,看着唐浩成,嘴角l-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意,回答道:“先生,你来迟了一步,你的朋友已经退房走了。”

“哦,退房了?”唐浩成吃惊地说道,然后认真看了那女孩两眼,好像要把她的样子记住一般。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女孩故意在刁难他,转念一想,似乎不太可能。这种级别的酒店里面的服务员一般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绝对不敢这么忽悠顾客的。那这是怎么回事呢?唐浩成疑hu-地自问道。

那女孩也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人似乎有点不太相信她说的话,她猛地记起刚才那女人临走的时候,让她把一张纸条交给找她的人的。她拿出纸条对唐浩成说道:“先生,这是你的朋友临走时,让我交给你的。”

唐浩成结果纸条以后,知道这女孩并没有说谎,于是转身离开了大厅。他虽然很想知道谈昕这个纸条上究竟留了什么,但还是压制住了这份好奇心,上了电梯以后,直接摁下了负一层。

到了车上以后,唐浩成连忙打开车顶的小灯,把那折叠得严丝合缝的纸条慢慢地拆了开来,好不容易把它展开来以后,发现上面竟然一个字迹也没有。唐浩成不死心,把它翻过来再看,还是一片空白。这就是一张白纸,连一个墨点都没有,哪儿会有上面字迹。

怎么会这样呢?唐浩成的大脑立即快速运转起来。难道是那个服务台里面的女孩n-ng错了,不过似乎不太可能,这纸条的折法很奇特,和以前经常写的信笺的折法一样。那个女孩手头,绝对不可能有两个折叠得一模一样的纸条,那她自然就不可能n-ng错了。既然那女孩没有n-ng错,那谈昕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难道是谈昕n-ng错了?这似乎也不太可能,那个纸条显然是精心折叠起来的,按说应该不可能n-ng错呀。

唐浩成思虑许久,也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关节,于是他又拿起了手机,再次拨打了谈昕的号码。手机来传来的依然是“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此时唐浩成有点明白过来,他似乎被谈昕那小娘们给耍了。想到这以后,他有点不淡定,于是从包里拿出党校的通讯薄来,准备找谈昕家里的电话号码。

刚翻到谈昕家的固定电话号码,手机突然传来了动听的音乐声,唐浩成连忙摁下接听键,大声质问道:“你在哪儿呢?我刚才去服务台问,人家怎么说你已经退了房了?”唐浩成简直是怒不可遏,他本来想把那小少f-晾一晾,现在反过头来,对方居然把他给耍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唐浩成,你这条老狗,这么晚了不回家,居然和别的女人去开房,你不得好死,老娘明天一早就去纪委举报你去。”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中年女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并且说完这一句以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唐浩成只觉得头皮一麻,这个电话不是谈昕打的,竟然是她家的黄脸婆打的,这还真是出乎唐浩成的意料之外。他赴谈昕的约之前,特意打了一个电话回家,说今晚要陪省里的领导,晚上就不回来了。他很了解屋里的女人,虽然她只是一个农村f-女,没什么文化,但还是知道好歹的。省领导这顶大帽子压下去,她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怀疑的,所以在刚才接电话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想到会是她打来的电话。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呢?唐浩成觉得很是郁闷。

唐浩成倚在车座上,长出了一口气,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本来tǐng好的一件事情——和漂亮的女下属幽会,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他合上了刚刚打开的电话薄,然后把它扔进包里,直接启动了红旗车。他现在竟有一丝庆幸之意,幸亏刚才没有拨打谈昕家里的电话。要是真接通了,他能说些什么呢?总不至于说,刚才让你开好房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要真是这样说的话,被她的男人听到,说不定明天党校里面就会掀起轩然**ō。

老婆的事情,唐浩成倒不担心,回家只要编两句瞎话就能对付过去,他要是连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村f-女都搞不定,那也枉为副厅级干部了。他现在想不明白的是那黄脸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他电话的,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莫不是他和谈昕的举动,落在了别人的眼里,然后向她告密去的。

要是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唐浩成很清楚党校里面,表面上看上去风平l-ng静的,实际则是暗流涌动。那些副校长们都巴不得把他搞下去,然后可以取而代之呢,所以他行事不得不小心谨慎。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真是一点不错。

唐浩成到家以后,费了好大的劲,才让他那壮硕的老婆相信他刚才在电话里训斥的是一个男x-ng下属,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和别的女人去开房的。他最后甚至告诉她,为了怕你误会,我特意向省领导请了一个假回来的,当然领导还很不开心的样子。听了他的这话以后,那婆娘有点不安了,连忙问他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唐浩成见状,郑重地想了一番,然后才说,他已经安排好了应该没什么事。婆娘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放下心来。

唐浩成把老婆安抚好了以后,就问她刚才给他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他老婆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她说,刚才堂嫂打电话来说,她女婿在党校里面好像出了点问题,晚上回家以后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她问问究竟怎么了。

唐浩成听了这话以后,头脑嗡的一声,心里真有点没底了。中午的时候,由于要陪韩继尧、崔楷文等人喝了不少酒,下午上班头脑昏沉沉的,基本上没怎么问事,后来有一心想着和谈昕的约会,真没顾上外甥女婿的事情。他又向老婆打听了一下堂嫂打电话来的具体细节,越发不淡定了。

唐浩成很清楚他那外甥女婿在堂哥家的地位,说个不好听的话,简直比他们的亲身女儿还受宠。他的事情可马虎不得,要是堂哥知道了,怕是要怪罪到他的头上来,那样的话,他可就不太好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