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四百八十八章副县长的邀请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48 阅读进度:719/1666

不能说吴宇的计划不周全,但是很多时候往往是事与愿违。正当他准备猛扑向对方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喝:“那个……吴什么的,你想干什么?周局长,你这小舅子很厉害呀,什么人都敢打!”

周元才听余瑾说这话,心里一拎,连忙对吴宇骂道:“吴宇,住手,你这瞎了眼的东西,怎么随便动手打人。”他边说边迅速地从楼梯下来,直奔吴宇而来。周元才此时心里那个恨呀,早知道就不带这不成器的东西来吃饭了,居然想动手打余市长的朋,那不是找死嘛!

余瑾是分管土管局的副县长,周元才前段时间由于一个小疏忽得罪了他,所以一直想找个机会解释一下,奈何人家根本不鸟他。昨天拐弯抹角地找到余瑾之前的一个战,这样才约他一起吃了个饭,也算是宾主尽欢。

刚才,余瑾已经明确表示次的事情就算了,他不会再放在心了。想不到刚下楼,就出现了刚才的这一幕,现在周元才一脚踹死小舅子吴宇的心都有。都说县官不如现管,谁愿意得罪自己的顶头司,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来到近前,周元才抬手右手狠狠地给了吴宇一个耳光。只听见啪的一声,吴宇立即捂住了左脸,满脸的惊愕状,他实在不明白姐夫这是唱的哪一出。周元才打完以后,还不解气,怒声骂道:“你他妈的吃饱了撑的,是?我让你先下来买单,你居然想要打人,还不快道歉。”说完这话以后,作势又要抬脚踹过去。

这时,余瑾已经走到跟前,一把拽住了周元才,低声说道:“周局长,你这是干什么,这儿可是公众场合,你一局之长怎么能这样做呢?”

周元才听了余瑾的批评以后,不怒反喜。对方能这么说,就说明他并不没有把这笔涨记到他的头。这样一来,他刚才演那出苦肉计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连忙笑着对余瑾说道:“余县长,您批评得对,我确实不该如此冲动,但是这小子实在是太不像话,我这才……”

余瑾听了周元才的话后,摆了摆手,意思让他不要再多说什么。他前两步,对着朱一铭说道:“朱市长,你好,不好意思,我来迟一步,没什么事?”

市长?听了余瑾的话后,周元才和吴宇都愣住了。这么年青的市长,真的假的?两人真有点不敢相信,但看到余瑾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又由不得他们不信。

刚才余瑾从楼下来的时候,朱一铭就已经注意到了这是昨晚沈更强请吃饭的时候,在座两个副县长当中的一个。听他出言制止吴宇,朱一铭知道对方也已经认出了他,所以就在静观其变了。

现在听了对方的问话以后,他笑着说道:“余县长,你好,没事,刚才我和大哥正在和服务员说话,这家伙就像疯了一样,冲过来就胡言乱语,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朱一铭话中不动声色地就把大哥给点了出来,朱一飞就算再笨,也知道这是兄弟帮他引荐呢,于是连忙前一步,恭敬地说道:“余县长,你好,我陈行乡国土所的朱一飞,向您报到。”

朱一飞这话说得还是很得体的,虽说他已经得知调到县国土局了,但毕竟还没有正式行文,所以仍自称是陈行乡国土所的。朱一铭听后,暗暗点了点头,大哥也许并不是如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堪。那次之所以说出那么差劲的话出来,估计也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悬而未决,心神不宁所致。

余瑾听了朱一飞的介绍以后,微笑着伸出手来,和朱一飞握了握,然后说道:“一飞同志呀,你这个自我介绍怕是要改一改喽,马就是县国土局的人事副科长了,可不能还一心念着陈行乡呀。只有往前看,才能进步嘛,一铭市长,你说是?哈哈,哈哈!”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也跟着笑了起来。等笑完以后,对余瑾说道:“余县长,我哥一直在乡下,现在刚到城里来,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请余县长多多帮助、指导。兄弟,在这可就拜托了。”

“呵呵,朱市长,客气了,这是我的分内事。”余瑾笑着说道,“改天我想请朱市长喝一杯,不知是否方便?”

“余县长,你太客气了,这样,改天我来请客,到时候再和你联系。”朱一铭说道。他这话里含有告辞之意,余瑾焉能听不出来,连忙说道:“朱市长,你先忙,改天我再和你联系。”说完这话以后,余瑾分别和朱一铭兄弟握了握手,互道了再见。

一直到现在为止,周元才和吴宇子舅俩一直被无视了,本来余瑾还想为周元才作个介绍,见朱一铭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也就作罢了。

车以后,郑璐瑶问怎么这么久,朱一铭不想让父母和妻子担心,于是说遇到了一个大哥的同事聊了两句,耽搁了一会。

第二天一早,夫妻俩还没有起床,郑璐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朱一铭也被吵醒了,犯了一个神,准备继续睡。昨晚喝了点酒,有点兴奋,于是就做了点喜欢的事情。本来回来得就晚,再那么一折腾,睡觉的时候,时间已经很不早了,这会被电话猛地吵醒,眼睛都还睁不开呢。

朦胧中,猛听见郑璐瑶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不是都已经说定了嘛,怎么说改就该了呢?”不知对方说了一句什么,她又大声说道:“算了,我才不去问那个老女人呢,吃饱了撑的,不让发就不发!”说完,她就忿忿地挂了电话。

朱一铭听到爱妻很是气愤,于是也没心思再睡觉了,坐起身子,揉了揉睡眼,只见郑璐瑶正气呼呼地坐在一边,小嘴嘟得能挂得油瓶了。他连忙关心地问道:“谁来的电话,怎么了,你这一大早和谁置气呢?”

郑璐瑶见把老公吵醒,觉得有点不过意,见对方不光没有任何埋怨,还关心地问她怎么回事,于是,就如同一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般,把刚才电话的内容详细地说了出来。

刚才那个电话是郑璐瑶的同事丁琳打过来的,朱一铭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就是一次他去接老婆的时候,顺便捎了一程的那个女孩。

她打电话过来告诉郑璐瑶,次她们一起去泰方市参访的那篇稿子被毙了。这让郑璐瑶很是不爽,那可是她们费尽辛苦才搞出来的东西,并且之前赵雪娥也已经同意在周日的《新闻直击》栏目里面发,现在又说不让发了,郑璐瑶的郁闷可想而知。

朱一铭听后,想了一下问道:“你们在泰方市究竟采访了一些什么?”他一般不过问郑璐瑶工作面的事情,今天只是觉得这事有点蹊跷,所以才有此一问。淮江省台在全国来说都是有一定分量的,按说不可能出现临时换内容的事情,要知道今天可就是周日了,到这时候才传出要换节目,这事必然有什么猫腻。

郑璐瑶听后说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泰方市搞了一个市民广场,规模很大,我们专门去做了一些节目,属于讴歌颂德那一类的。本来发不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当时下去的时候,你应该还记得,就是突然行动,好像急得不行似的。采访回来以后,那老女人又催着我们快点把这个节目做出来,可现在眼看要播了,她却又让撤掉了,真是莫名其妙。”

今天起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