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五百零四章 暂时不能动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21 阅读进度:735/1666

胡勇虽然也是出来混的,但是毕竟也算是出生在官宦之家,所以知道公安局里的情况,绝对不会如他手下想的这么简单,随便把他们放进去,把对方揍一顿,那不是扯淡嘛,但是他此时见兄弟们群情激昂,再说刚才也确实吃了亏,所以也不方便泼大家的冷水,只好淡淡地说了一句,不急,看看再说。!。

两人听老大这样说,也知道基本是没什么戏了,但脸却不敢有丝毫的表露,还一个劲地忙着拍胡勇的马屁,说什么,老大就是厉害,黑白两道通吃,整死那几个家伙还不跟玩似的。

黄毛灵机一动,对旁边的两个小太妹说道:“小梅,小琴,等一会出去以后,好好服侍一下老大,要不是遇见这档子事,早爽起来了,老大是,嘿嘿!”

经他这么一说,胡勇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到了那两个小太妹的身,这两个小丫头是刚投靠过来的,你别说,身高都在一米六五左右,要胸有胸,要臀有臀,看着就让人心动。

想到这的时候,他冲着黄毛说道:“你去看一下周哥在哪儿呢,找到他问一下,兄弟们什么时候能走,他妈的,还真有点憋不住了,嘿嘿!”随即发出了一声放肆的大笑。

那两个小太妹则满脸兴奋地迎了来,其中一个故作害羞的样子,娇声说道:“勇哥,你坏死了,一会你可要多多怜惜我们,人家可还是……”说到这以后,她停住了,不知该怎么说了,总不至于说还是处.女,那也太扯了一点,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胡勇此时哪儿顾得那么多,满脸笑意地盯着两个小太妹看,目光则全都集中在她们的胸前和两腿.之间。两个小太妹则心领神会地坐在了他的两边,一个劲地把身子往胡勇身靠。

小胖知道此时他们不适宜再待在这了,于是起身说道:“勇哥,你先歇着,我和黄毛一起去找一下周哥。”说完这话以后,冲着黄毛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连忙往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两人就看见周明虎带着一帮人走过来了,他们连忙出声招呼:“周哥,您好,勇哥让我们俩来问一下,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回去,兄弟们在这都看了好长时间电视了,实在有点无聊。”

周明虎听了这话以后,脸尴尬不已,但是又不好多说什么,冲着两人挥了挥手,低声喝道:“少啰嗦,带路。”

黄毛和小胖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刚才和他们作对的那几个人正大摇大摆地跟在后面,另外还有勇哥的叔叔也在,妈呀,后面那个不是县委记嘛!两个家伙立刻明白过来今天这事搞大发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重量级的人物。他们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而是乖乖在前面带路了。

门打开以后,胡勇大声问道:“怎么样?周哥怎么说,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黄毛和小胖冲着勇哥猛使眼色,奈何他的注意力此刻完全在两个小太妹的身,根本无暇顾及其他。要不是在公安局里面的话,也许早就开始三人行了,尽管如此他的手也没闲着,在两人身体摸捏个不停。

郑璐瑶见此情况,连忙拉着两个妹妹出了门,她可不希望这些少儿不宜的动作,对她们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胡勇见黄毛和小胖没有回话,眼睛的余光扫到进来的好像不止两个人,于是抬起头来,打量了一眼。这一看差点没把他吓死,叔叔正在冲着他怒目圆睁不说,县委记郑相东居然也正站在面前。

嘎!胡勇连忙从两个小太妹身缩回了手,低声说道:“叔叔,我……这……不是……”他已经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郑相东见到这一幕以后,满脸寒霜,瞪了胡正云一眼以后,厉声说道:“王平同志,这儿的事情由你全权处理,明天早晨把结果报到我的办公室。”说完以后,直接扭头就走,看也不看老脸羞红的胡正云。郑相国翁婿自然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郑璐瑶则早已带着两个妹妹去了车里。

“郑记,我检讨,我……”胡正云此时才像想起什么似的,大步追出门去,声嘶力竭地喊道。

王平听后,眉头一皱,心里暗自想道,这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检讨、认错,不觉得有点太迟了吗?他冲着紧抓着门框的胡正云说道:“胡局长,你看我们是不是来研究一下具体的情况,郑记可等着听汇报呢。”

…………

车以后,郑相东阴沉的脸恢复了原样,他最为关心的是几个孩子的情况,询问了一番以后,听说除了两个警卫挨了两下以外,其他人都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他笑着对朱一铭说道:“一铭呀,叔叔可要好好谢谢你了,呵呵呵呵!”、

“叔叔,您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朱一铭客气地说道。

“大哥,接下来你觉得我该怎么办?”郑相东看着郑相国问道。

郑相国看了朱一铭一眼,笑着说道:“一铭,你说说看,要是你在三叔的位置,你准备怎么处理?”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知道这是岳父在考自己呢,于是也不推迟,直接开口说道:“爸,三叔,我觉得现在现在这个情况,虽然完全可以把这个姓胡的给拿下,但还是不动他为妙。”

“为什么呀?”郑璐瑶在一边听后,疑惑地问道,“我看你费了老半天的劲不就是想往他身扯吗,怎么现在反而不动他了?”

郑璐瑶开始并不明白老公究竟想干嘛,后来看了他后面的动作,再联系之前堂妹说的这个公安局长和三叔不对付,就有点明白了。现在刀已经架在对方的脖子面了,朱一铭却说暂时不动他,她就有点想不明白了。

朱一铭看着妻子呵呵一笑,紧接着说道:“拿下他以后又能怎样呢,再换一个公安局长去,恐怕这又该有一番争斗,况且这个胡正云是那边的人,现在被拿下了,不管从哪方面出发,那边一定会拼死一搏,这不光关系到利益问题,在关系到面子问题,所以想要拿下这个公安局长的位置,恐怕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郑相东听了朱一铭的分析以后,暗暗点了点头。侄女婿的这话说得确实在理,那个县长由于是从市里面下来的,所以在禹城县里并不落下风。这个公安局长,他想硬争的话,应该也能成功,但是搞不好的话,双方极有可能就此撕破脸皮。试想一下,不管那个县、市,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哪个一、二把手愿意撕破脸。那样的话,不光双方尴尬,而且级领导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朱一铭之所以做出如此的推断,是因为见三叔作为一把手,连公安局长都控制不了,由此可见,这个县长一定大有来头。这样一来的话,立即把胡正云拿下,并不是明智之举,极有可能再搞一个王正云、赵正云出来,那样三叔还是达不到控制住这个位置的目的。

郑璐瑶听了老公的分析以后,有点明白里面的道道了,但仍是不甘心,她想了一下,问道:“那照你的意思怎么办,难道就白白放过那家伙了,你看他那侄子是什么东西,简直就是十足的混蛋。”

这个周六、周日,骑鹤可累惨了,求兄弟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