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六百零八章 稍作试探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46 阅读进度:840/1666

朱一铭看见秦珞的模样,心里暗想,刚才的那事向他打听一下应该不错,这个年青人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心机,再说他知道的东西一定有限得很,就算想到了什么的话,他也只能自己在心里猜猜,不可能说出去的***

打定主意以后,朱一铭笑着说道:“小秦,问你个事儿?”

秦珞听了朱一铭的话后,不由自主地有些许紧张之意,连忙说道:“处长,你有什么事情请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

朱一铭听了笑了笑,他看得出来今天这个秦珞过来是铁了心地站队的,不过之前他可能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所以这话都不该怎样说,表现得非常稚嫩他笑着说道:“小秦,你不要紧张,我们就随便聊聊,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了解了解处里的情况,我毕竟刚来,什么都不了解,想尽快上手,所以只有多问多打听了”

他这么说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打消秦琭的紧张心理,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给一会要进行的话题打个掩护他可不希望对方出这个mén的时候,搞得煞有介事似的,那样可就不好了

秦珞听了朱一铭的话以后,心理咯噔一下,他虽然是只官场上的菜鸟,但是从处长的话以后,他绝对也能听出一点什么,所以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里有máo病

年青人就是年青人,反应还是很快的,他连忙说道:“处长,说……说句实话,之前我也没怎么到黎副处长那汇报过工作,所以心里还真有点紧张,要有说的不对的话,您别介意”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暗暗点了点头,这小子虽然是个手,但反应还是足够快的他这话一方面对刚才的那话做了一个解释,重要的是表明了站队的决心朱一铭也不愿意看见手下的人都是绣huā的枕头,那样的话,就算数量再多,那又有什么用呢

朱一铭等对方说完,哈哈笑道:“你这个小秦,怎么说着说着,这话又绕回来了,我不是告诉你了嘛,我们现在就像朋友一样,随便聊聊,你别搞得那么正式,汇报工作神马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话听上去很随意,但何尝不也是给了秦珞一个承诺,朱一铭相信他一定能够听得出来果然,听了这话以后,秦珞不再说话了,而是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朱一铭见后,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放在一边的烟盒,冲着秦珞说道:“chōu烟嘛?”他边说,边拿出一支叼在嘴上,然后把打开的烟盒对着对方

秦珞见状,连忙站起身来,他不忙着拿烟盒的烟,而是啪的一声打着火,给朱一铭嘴上的香烟点上了火朱一铭见状,也没有和对方客气,对着淡红的火苗,猛吸了两口烟,顺手把烟盒放在了对方跟前

秦珞点完火以后,才从烟盒拿了一支,叼在了嘴上,然后啪的一声,也为自己点上了火秦珞用力吸了两口香烟以后,随即把淡蓝sè的烟雾吐了出来,根本就没有吸进肺里去

朱一铭看他chōu烟的动作,并不十分老练,估计也就是到了处里以后才学会的,都说社会锻炼人确实一点也不假不管你在上大学的时候,多么壮怀jī烈、豪情万丈,到了工作岗位以后,三、两年的冷板凳一坐,你身上的锐气就会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圆滑、冷漠,甚至狡诈、冷血

他由此想到自己刚工作的那会,刚到恒阳县委办的时候,也是本着要做一番大事业的想法,但是着了林之泉的道以后,差点自暴自弃要不是后来遇到了一个好老板——李志浩,他今天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番状况还真有点不好说,由此他产生了一个给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一个机会的想法

朱一铭看了对方一眼,不动声sè地问道:“秦珞呀,你觉得我们处里的办公条件怎么样,这可是决定着大家的工作效率,我想先从这方面入手”

秦珞听了这话以后,很是不解,他本以为朱一铭会让他介绍一下处里几位同事的情况,这样一来的话,他也可以借机把自己的情况反应一下他今天过了也是bī不得已,要不然的话,他还不一定能鼓得起这个勇气呢

想不到处长居然要了解办公条件神马的,这让他不禁有些许失望,不过他这点心里承受能力还是有的,正如刚才领导说的那样,以后有的是汇报工作的机会,何必急在一时呢再说之前那个决定是黎兆福做出的,现在他已经不是三处的老大了,说的话自然也算不得数了

想清楚中间的厉害关系以后,秦珞淡定下来了,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处长,处里的办公条件还是不错的,除了我和郑梦瑶两个人以外,其他人都每人一台电脑另外部里的打印室也在二楼,所以有需要的话,还是很方便的”

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下,说道:“郑梦瑶就是那个戴眼镜的nv孩,是?他和你一样,也是来的?”

刚才大家做介绍的时候,朱一铭对郑梦瑶格外留心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觉得这位的名字和他老婆的名字很有点相似那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文静的nv孩,年龄和秦珞相仿,身高估计一米六二、六三的样子朱一铭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两个年青人,倒是tǐng般配的,不过这只只能在心里YY,你知道人家是什么情况

听了朱一铭的问话以后,秦珞连忙答道:“是的,处长,我和她都是去年刚过来的,之前听说好像处里准备帮她配电脑了,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微微一愣,装作非常随意的样子,问道:“就给她一个人配吗?”

秦珞听了这话以后,心里一动,连忙用力点了点头他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契机,可以把它引申到自己遇到的事情上去他刚才说那话的时候,倒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

大概在一周之前的某一天,他亲耳听到纪海洋问郑梦瑶想要一台什么牌子的笔记本这话他可是当着大家的面说的,为此他还特意找了一个借口,笔记本方便携带,适合年青人使用

郑梦瑶倒是没有领情,只说随便什么都行,大家用的这个台式机就不错纪海洋听后明显一愣,然后随即说了一句,这是领导的意思郑梦瑶听后就不再开口了

秦珞后来从胡悦梅那听说,好像郑梦瑶的家里和黎兆福有点关系,所以这样的关照也就见怪不怪了尽管如此,秦珞的心里还是很不痛快,他和郑梦瑶一起来的处里,貌似平时的工作,比她还要出sè一点,为什么自己的遭遇和对方却有如此之大的差距呢,说是冰火两重天都不夸张

他这想法,只是对事不对人,在平时的jiāo往中,两个年青人相处得还是tǐng不错的,秦珞甚至隐隐觉得对方好像对自己有点意思,但眼下的这种情况,让他实在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朱一铭看了对方的表现,立即意识到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情况,不过此时他却不宜掺和进去,他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那两张发票的事情落实了,至于说其他的,以后可以慢慢再说

朱一铭端起卓上喝了两口茶,然后把杯子重放了下来秦珞见状,连忙起身到墙角处拿起水瓶,再走过来,帮朱一铭的杯子里续上水,然后又把水瓶放回原处,继续恭敬地坐在了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