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六百一十三章 应对之策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36 阅读进度:845/1666

打定主意以后,他并没有把这话说出来,而是和肖铭华聊着一些闲话-_)当对方听说郑璐瑶已经怀孕之时,一阵唏嘘,他和李倩才刚刚有这方面打算,想不到朱一铭他们已经走在前面了

肖铭华说,过段时间他们夫妻俩想到应天来玩一趟,算是为两人的二人世界划个句号朱一铭听后,连忙让他们什么时候准备过来,提前打个电话给他就行了,一切他来安排

肖铭华听后,倒是没有推辞,两人的交情在那呢,太客气的话,反而显得生疏了他说这个周末轮到他值班,来不了,不出意外的话,下个周末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准备过去

朱一铭听后,爽快地答应了,并提醒对方到时候一定要和他联系

挂断电话以后,朱一铭特意把这件事情记在了记事本上,肖铭华是他这一路走来最为信任的朋友,所以到时候不管有什么事情,他一定要挤出时间来陪一陪他们夫妻二人

肖铭华放下电话以后,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肖云飞,然后把刚才两人谈话的内容向对方做了一个转述

肖云飞听后,点了点头,说道:“铭华呀,以后你自己要多努力了,我和你舅舅年龄都大了,也不能帮你什么了在恒阳这一亩三分地上,我们说话管点用,但是离开这的话……”

他说到这,故意停下了话头,他相信肖铭华懂他话里的意思停顿片刻以后,肖云飞继续说道:“一铭当时在这的时候,我就说过,他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现在就已经看出来了你和他是好朋友,所以一定要好好维系这份友谊,将来对你的帮助,可能不是一般的大呀”

肖铭华听后,认真地点了点头之前,听朱一铭说有可能去省委组织部的时候,他就吃了一惊对方从党校学习出来以后,那一定是正处级,这样的级别去省委组织部的话,难度可想而知,但朱一铭就是办到了这让肖铭华进一步坚定了跟在对方后面走下去的决心

肖云飞看了儿子一眼,感叹道:“铭华呀,爸爸相信你今后一定走得比我远,你遇到了一个好兄弟呀,一定要牢牢地把握住呀”

肖铭华听了父亲的话以后,严肃地点了点头

……………………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朱一铭都非常忙碌,看了大量的资料组织工作他从来没涉及过,所以现在处于恶补阶段,三处可能是省委组织部里面最为繁杂的一个部门,因为他是直接和下面的市区县打交道的,有许多第一手的资料,都直接汇集到这儿来

三天下来,朱一铭有点头疼的感觉当然他在埋头文山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注意周围的动静经过那天狠狠地打脸以后,纪海洋老实了许多,虽然仍是在混日子,但是再也不敢张牙舞爪的了朱一铭很清楚,他并不是真的服气了,只不过想等待机会,然后伺机而动

这两天两人相遇时,直接把头转到了一边不予理睬,朱一铭虽然对他这种小孩子的做派很是不耻,但是也没有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你都不尊重我,还想我去尊重你,那不是做你的白日大梦

除了纪海洋以外,朱一铭还发现了一件为严重的事情,那就是连续三天黎兆福都没有过来上班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后来越发觉得不对劲了,他这样做,极有可能是成心的,否则有点解释不通

通过打听,朱一铭知道了,在他来之前,黎兆福的身体一直没有什么问题,上周五的时候,甚至还有秦珞他们打了几局乒乓球怎么到了到了这周,猛地就病得如此严重了,这里面一定有猫腻他不来上班也就罢了,有一些文件、资料什么的,可都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呢,他人不在,自然不方便进去取这样下去可不行,万一要是部里有什么比较急的事情,而通知又恰恰压在他那里,到时候可是要误事的朱一铭决定要采取对策了,不能再这样听之任之了

了一杯茶端放在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点了上一支烟,朱一铭认真地思考起来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想看着他出丑,他肯定不能让对方的阴谋得逞现在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向上级领导汇报,逼其就范,第二,想个办法,让黎兆福自己过来上班

第一个办法看上去很容易,但实际上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朱一铭很清楚这事要向领导汇报的话,那只能去找邹广亮,毕竟他是分管三处的他虽然不清楚邹广亮和黎兆福之间的关系,但是两个人这么多年的上下级了,要说互相之间毫无联系的话,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另外就冲邹广亮那天对自己的态度,就算他和黎兆福没什么关系,他也不会向着自己说话的,所以这个方法几乎就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他也不能为这点小事,直接去找崔楷文,那样的话,不光有越级汇报的嫌疑,而且你作为一处之长,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崔楷文的心里一定也会很是不爽的,甚至还有可能牵连到卢魁

想到这以后,第一种做法,被朱一铭给否决掉了,那就只剩下第二种做法了让黎兆福自己过来上班,这事的难度可想而知,因为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成心撂挑子,所以想让他主动过来,难度可想而知

朱一铭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好一阵,心里猛地一亮,你不是有病嘛,行,那我就去看望一下,看看你究竟病到了什么程度,实在不行的话,那由处里出面,安排进省人医好好治一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治好了病也是为了好的开展工作,所以这是必须的

打主意以后,朱一铭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他的头脑子里想着他要是猛地出现在黎兆福家门前的时候,对方会是怎样的一番表情想好以后,他端起茶杯来美美地享受起了龙井茶的清香对了,要是能让纪海洋那老家伙也能看见黎兆福的窘态,是不是会有意思呢?这个突然迸发出来的灵感,朱一铭都觉得有点佩服自己

朱一铭从沙发上面起来,到桌子上面拿起电话,给纪海洋打了过去

纪海洋此刻正和黎兆福在一起,向对方汇报这两天处里的情况他正说得带劲,突然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朱一铭的电话,连忙紧张地告诉了黎兆福

黎兆福看见对方如此慌乱的表现,心里一阵失望,人家一个电话就能把他吓得手足无措,这样的人,你还指望他站在台前和对方较量,真是瞎了眼了想到这以后,他很是不爽地说道:“人家处长打电话来,你就接呗,难道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纪海洋从这话里,听出了对方的不满,他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确实有点过了自从那天被朱一铭狠狠打脸以后,他这两天真有点心理障碍,看到他的人或者听到他的声音,心里都有点直打鼓,刚才的表现也是他真实情感的流露

电话接通以后,朱一铭直接说道:“纪副处,明天早晨上班以后,你到我的办公室来,然后和我一起出去办点事情”

纪海洋刚想拒绝,朱一铭继续说道:“对了,处里前段时间好像准备了一批礼品,是?我听他们说是你负责的,这样,明天早晨你记得带上两盒,我有用行,就这样了”

朱一铭说完以后,不等对方回答,直接掐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