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六百五十九章 黑暗中的电话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85 阅读进度:891/1666

第二天晚上下班之前,朱一铭和韩韵联系了一下,得知对方正在家里呢,于是便说他开车过去接他。[本章由为您韩韵想了一下,说道,行吧,省得我再开车出来,晚上开车,这眼睛近视就是受罪。对了,你的车牌号多少,我打个电话和他们说一下,要不然你可能进不来。

朱一铭听后这才想起上次去崔楷文家里的情景,要不是跟在崔昱提前打了招呼,他还真别想进去。想到这以后,朱一铭连忙把自己的车牌号码告诉了韩韵。

到了下班时间以后,朱一铭又磨蹭了一会,才下楼去。他很清楚黎兆福上次虽然输了一阵,但是绝不会就此罢手的,所以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小心为妙,省得授人以柄,多生事端。

朱一铭把车开到麓湖别墅区的时候,果然被两个小武警拦了下来,朱一铭说明了他是去韩书记家的。尽管如此,对方还仔细查看了他的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另一名武警仔细查验了一下他的车牌号,确认无误以后,才挥手放行。

这是朱一铭第二次来麓湖别墅区了,但由于刚刚经过了仔细的检查,他感觉这次的气氛好像要比上次更为严肃。车停在三号别墅mén口以后,他没有进去,而是直接给韩韵打了一个电话。

能踏入淮江省三号人物的大mén,是多少官场中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朱一铭并不这么认为。他今天如果冒然闯进去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关键你进去以后,又能有什么用呢?说不定会起一个适得其反的作用,那才叫yù哭无泪呢。

韩韵接到朱一铭的电话,倒是有几分意外,她本以为对方会借此机会过来认个mén。想不到对方到了mén口以后,竟然只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这让韩韵不禁对朱一铭高看了两眼。她背起小挎包,和母亲打了一个招呼,便起身出mén了。

韩韵上车以后,就告诉朱一铭她开的店面在亨泰路上,那边有不少的小区,并且档次都不低,那边的人应该有足够的消费能力。朱一铭听后,觉得对方说得有点道理,于是开口说道:“嫂子,你这想法不错,具体怎么样,我们还是去实地看一看。”

韩韵听后,点了点头,她也正有此意。她虽然觉得所选的地方不错,但毕竟之前没有开过店,还真有点没什么自信,再加上吴天诚不在身边,连找个人商量都没有,所以这才想起朱一铭。

朱一铭拐上恒泰路以后,便不知道该怎么走了,韩韵见状,便充当起了临时导航员。一直临近路头的时候,韩韵才叫了一声停车。朱一铭发现这儿已经距离他昨晚和沈卫华过来的地方不远了,于是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对方。

韩韵听说他们的大卖场就准备开在商业街的顶头,距离美容店这也就三、五百米的距离,也很是开心。

朱一铭下车打量了一番韩韵选的这个地方,还真是不错,两边是一些nv装的品牌店。来这儿逛街的nv士一定不少,再加上这些品牌都是比较上档次的,那来这儿的人自然是有一定经济承受能力的。在这儿开一个上档次的美容院的话,一定会颇受她们的亲睐的。朱一铭看完以后,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韩韵。

韩韵听完以后,笑着说道:“我还真没考虑到这些东西,之所以选在这儿,主要是因为人多,听你这样一分析,还真是很有几分道理。”

两人又聊了一会,便上车了。韩韵坐稳身子以后,对朱一铭说道:“一铭,那就这么定下来了,你回家以后,和璐瑶说一声,我改天再打电话给她。”

“好,嫂子,我回家就告诉她。”朱一铭边说,边从包里拿出昨晚沈卫华给他的那张卡,接着说道:“嫂子,这是璐瑶让我给你的,她说她已经和你说好了。”

韩韵也没有矫情,接过卡以后,笑着说道:“这死妮子,我告诉她说不用了,她偏坚持要这么做,真是没办法。”

朱一铭听得出来韩韵这是真心话,想了一下说道:“嫂子,一码归一码,她这段时间不在应天,就请你多费心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随叫随到。对了,至于说装修什么的,就jiāo给我了,我有个朋友就是做这个的,到时候你只要把具体的要求说清楚就行了,我让他们照着办。”

“行,这个嫂子就不和你客气,装潢什么的,我也确实不懂。至于说,具体的布局什么的,我前段时间和你天诚哥去东方市的时候,看了不少店面,心里多少有点谱了。”韩韵笑着说道。

朱一铭听后,连忙说道:“那就好,什么时候准备开始装潢,你提前打个电话给我就行了,为他的直接我来办。”

两人说定这事以后,朱一铭看看时间不早了,便请韩韵去附近的一个西餐厅吃了个晚饭,然后把对方送回了家。

朱一铭的车从麓湖别墅区驶离以后,一辆半新的桑塔纳里面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掏出手机来,熟练地摁下了一组号码,然后把手机贴在了耳边。

电话接通以后,他对这手机说道:“老板,我已经现在在距离一号大院的七、八百米的位置,姓朱的刚刚离开,已经不见刚才那个nv人了,车上只有他一个人。”

手机里面随即传来一个嘶哑的男声,你确认他们进了麓湖别墅区,这个你可给我看准了,要是搞错的话,我可是一分钱都不会付给你的。

中年男子听后,急了,对着手机大声说道:“是不是麓湖别墅区,你到时候看照片不就知道了。”说到这以后,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嘛?不过只拍了他们俩吃饭的镜头,两人之间的表现好像很正常,看上去,好像并没什么关系。”

“行了,只要你确认是麓湖别墅区就行了,不管有没有什么关系,这次姓朱的在劫难逃了。”那个嘶哑的男声说道,“对了,你明天把照片洗出来,晚上的时候,我再和你联系。”

“行,那我的另一半报酬?”中年男子连忙问道。

“那个少不了你的,不过你必须保证照片是真的,你不是搞个合成的来糊nòng我,那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嘶哑的男声警告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让你那sī人侦探所关mén,貌似也不是什么太费劲的事情。”

“我说老板,你这样说,可就是信不过我了。”中年男子很是不爽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你当初干嘛找上我呢?”

“好了,好了,不扯这些没用的了,具体的,等我们明天见面的时候再说。我保证只要照片是真的,我就绝对不会少你二分钱。”嘶哑的男声不耐烦地说道。

猥琐的中年男子挂断电话以后,自言自语道:“妈.的,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看来我得多留一个心眼,不要钱没挣到,反而着了他的道。”他点上一支烟,想了一下以后,恨恨地说道:“好,就这么办,别说老子不讲职业道德,这可都是你bī我的。”

说完以后,他把还没chōu完的半支烟用力往地上一甩,然后发动了桑塔纳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