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七百一十八章 黎兆福的动作(二)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577 阅读进度:950/1666

黎兆福郁闷不已,最终还是无奈地上床睡觉了躺在床上,黎兆福还在想,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可我的路和桥究竟在哪儿呢?

一夜都没睡好觉,第二天一早六点左右,黎兆福就醒来了,看看时间虽然还早,但他实在在床上躺不住了,于是便从床上起来,坐到沙发上想心思

一直想到七点左右还是毫无结果,他有点不淡定了,于是拿起手机来拨通了朱一铭的手机他没有主意,他也要打探一下竞争对手的情况,都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电话响了好久以后,才有人接,黎兆福听到对话那头传来朱一铭慵懒的声音以后,发现对方还没有起床呢他心里一愣,现在的形势对大家很是不利,对方居然还能呼呼大睡,真让他无语

黎兆福真有直接挂断电话的冲动,不过这一大早你把人家从梦中吵醒了,结果什么也不说就直接撂了电话,这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他想了一下,对朱一铭说道:“处长,你们今天有什么计划?”

朱一铭笑着说道:“没什么计划,和你们昨天一样,走到哪儿就看到哪儿,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拍下来,不都是这样嘛,怎么你有什么特别的计划?”

“我?”黎兆福苦笑道,“我能有什么计划,再说要是有的话,也用不着这么早来惊扰你的好梦了,你说是?”

朱一铭听后,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对方的这个问题

黎兆福见对方不搭茬,有意无意地感叹道:“现在这个情况,真是难呀,看来要想把这督察组的工作干好,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对方说得如此直白了,朱一铭不能再有耳朵装聋子了,他微微一笑,然后说道:“黎处,你的年龄比我大,怎么这火气比我还旺,上面给我们的时间是半个月,昨天还刚刚过了一天,你这未免有点太着急了?”

黎兆福听后,无奈地说了一句,但愿,反正我是没什么信心了

两人又聊了两句闲话,约定有消息的话,一定要及时联系,这才挂断了电话

朱一铭接到黎兆福电话的时候,确实还没有醒来,通过昨晚的思考,他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路数这种情况下,要想通过正常的走访,了解到什么情况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这样的话,那还费这个劲干嘛,直接走个过场就行了,至于说其他的,只有另想办法了

究竟该采取什么办法,他现在还没有想好,不过前提一定要让对方放松警惕,否则的话,估计什么方法也不会好使

既然已经醒来了,自然没有再睡回去的道理,朱一铭起床以后,便去了秦珞的房间,然后再一起叫胡悦梅下去吃早饭

吃完早饭以后,他又回到了房间,打了一个电话给司机陈华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然后才叫上胡悦梅和秦珞和他一起出发

刚才三人已经商定好了,这两天就在宝城区里面转转,第三天开始下乡去,由西往东,把整个宝区拉网式地过一遍,相信能发现一点东西朱一铭说这话的时候,只是为了给胡悦梅、秦珞打气,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样搞的话,到最后,极有可能是一无所获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这样,他才能接着演下面的戏

朱一铭想到之前和黎兆福的约定,便让胡悦梅打个电话给对方,把这边的行动方案告诉一下对方,顺便打听一下,他们准备怎么做

胡悦梅打完电话,告诉朱一铭,黎兆福说他们准备明天就下乡了,城区里面对方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想先从防范较为薄弱的乡镇入手朱一铭听后点了点头,看来黎兆福为了搞出点东西来,也确实动了一番脑筋,这对于他而言,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

黎兆福之所以急着下乡,除了说出来的这个原因,他还有另外的想法,就是不给唐福成等人以可乘之机对于唐浩成的背景,他很清楚,面对这样的人,直接拒绝,显然不行,那只能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朱一铭带着胡悦梅和秦珞跑了宝区所有的部委办局,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所有人都如同上紧了发条的机器一般,满负荷地工作秦珞开始的时候,还拿着摄像机四处拍拍,后来发现大家的表现出乎意料的一致,那还有什么拍的必要呢?

这两天,黎兆福异常忙碌,宝区下辖十多个乡镇,他们的动作自然要快,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被对方发现行踪,所以动作是迅得很

两天之内,他们跑了三个乡镇,让梁浩康和黄莎莎觉得奇怪的是,他们并不是挨着跑的,而是有跳跃性的比如今天下午,他们在红星乡检查完了,只要开车三、五公里就可以到临近的乡镇检查,可黎兆福偏要让司机把车开到十多公里以外的胜利乡两人心里虽然都很好奇,但是并没有问黎兆福,梁浩康觉得黎兆福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也就没有多嘴

安顿下来以后,黎兆福躺在旅馆的床上,看着三个未接来电,心里很是得意,他暗想道,你们不是想找我吗,我舍近求远,采取迂回式前进的方法,甚至不惜兜圈子,我那就不信你们还能找得着,嘿嘿

自从朱一铭到了干部三处以后,黎兆福就成了闲人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感觉还不爽,但像这种被人围追堵截的感觉不爽,想想真让人蛋疼黎兆福觉得最不爽的是,两天跑了三个乡镇,还是没有任何收获看来这个宝区的工作做得很充分,不光城区里面的防范很严密,就连乡镇也不例外,看来要想打开缺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黎兆福站起身来,在房间里面踱着步,你别说这个胜利乡的条件还真不错,这个旅馆比昨天晚上在的那个李堡乡要强多了,今天晚上应该能睡个安稳觉

休息了一会以后,黎兆福便叫梁浩康、黄莎莎一起去吃晚饭了三人找了一家小饭馆吃得津津有味,聊兆福和梁浩康还喝了两瓶啤酒,两人笑称,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倒也算是惬意的生活

吃完饭以后,黎兆福回到旅馆以后,美美地洗了一个澡,准备看会电视以后,早点休息了,这两天东奔西跑的,人还真觉得累了他刚看了十来分钟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见又是夏明的号码,无奈地摁下了接听键白天已经三个没接了,这会要是再不接的话,可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喂,黎处呀,你好,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你这手机可真不是一般的难打呀”夏明的心里有怨气,说起话来,很是难听

黎兆福也没有和对方计较,毕竟是他放了人家鸽子,所以对方心里不爽,也在情理之中,他笑着说道:“夏区长,真是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也就是个跑腿的,领导怎么说,我们便得怎么去做,请你多体谅呀”

夏明听对方打招呼了,他自然不能得理不饶人,现在的情况是他求人家办事,偶尔表示一下不满可以,硬在那装逼可就不对了黎兆福要是和他来个翻脸不认人,那他可真是连哭的地儿都没有,对上对下都不不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