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七百六十五章 东方行(七)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94 阅读进度:997/1666

朱一铭和欧阳晓蕾带着儿子来到了离宾馆不远的一家顾大嫂饺子馆,这是欧阳晓蕾提议的,在米国的时候,她最想念的就是家乡的饺子了。书mí群4∴⑧0㈥5虽然唐人街上,也有不少家饺子馆,可是她吃来吃去,始终找不到国内的味道。

这儿的顾大嫂可和水浒传上的那位没有半点关系,据说这饺子馆的创始人是辽吉省的一个农村fùnv,被人们称为顾大嫂。短短几年时间,顾大嫂饺子馆已经开遍了华夏国的大江南北。

朱一铭和欧阳晓蕾曾经在泯州市的顾大嫂饺子馆里面吃过,当时就觉得味道很不错,今天这次见到,两人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欧阳晓蕾给自己和儿子点了三两三鲜蘑菇馅的,帮朱一铭点了三两白菜猪ròu馅的,还有两碗牛ròu汤。朱一铭则带着儿子去寻找座位了,这时候正是饭点,来这吃饭的人很是不少,费了半天的劲才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

欧阳晓蕾过来以后,三人就眼巴巴地坐等着,可能确实是肚子饿的缘故,看见邻桌的饺子上来以后,朱一铭觉得嘴里只渗口水。他抬头看了欧阳晓蕾母子一眼,那表现和他不相上下,朱继明更是用两只乌黑的小眼睛紧盯着人家的饺子,一眨不眨。欧阳晓蕾见状,连忙招呼儿子把身体坐正。

顾客虽然很多,饺子馆里工作人员的动作还是tǐng快的,大约十来分钟,朱一铭他们的饺子和牛ròu汤就上桌了。欧阳晓蕾边照顾儿子,请细嚼慢咽起来,朱一铭则不管不顾地大口吃喝起来。

也许是肚子饿的缘故,三人吃起饺子来觉得格外香甜,尤其是小朱继明,那小脑袋几乎就没有抬起来的时候。朱一铭和欧阳晓蕾看后,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笑呵呵地看向儿子。

朱一铭放下筷子,刚准备喝口牛ròu汤的时候,衣兜里的手机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朱一铭眉头一皱,从衣兜里面掏出手机来一看,什么显示的竟然是郑相国的号码,这让他觉得很是意外。朱一铭站起身来,小声对欧阳晓蕾说了一句,我去接个电话,然后便往僻静处走去。

三分钟以后,朱一铭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面,他看见欧阳晓蕾虽然在给孩子夹饺子吃,但是动作却有明显的心不在焉之感。朱一铭觉得一阵汗颜,他低声说道:“我岳父的电话,他明天下午到应天开会,提前告诉我一声。”

“哦!”欧阳晓蕾应了一声以后,便没有再说话。

之前那其乐融融的气氛,被郑相国的这一个电话,搞得烟消云散。本来两人带着孩子远在东方市,有种置身于世外桃源的感觉,但一个电话便重新将他们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朱一铭虽然是孩子的爸爸,但他却是别人的老公,这是在欧阳晓蕾在当年做出那个决定之前,就已经想清楚了的。当今天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丝无奈,甚至有些许的后悔。

当年,朱一铭可是说过,只要她点头,他立即就会迎娶她,但她选择了放弃。此时此刻,欧阳晓蕾真的不清楚,当年的那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吃完饭以后,三人沿着繁华的街道散了一会步,便回到了酒店里面。朱继明这会和朱一铭已经比较熟悉了,所以对其一直跟在他和妈妈左右倒也并不排斥。

等欧阳晓蕾带着孩子去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朱一铭拨通了沈卫华的电话。由于这事情来得比较突然,想要解释的话,一下子也说不太清楚。他只简单地说了一句,向沃尔斯公司取经完全没有问题,让对方到时候直接和他们的欧阳总裁联系就行了,至于说挖人什么的,缓一缓再说。

等沈卫华表示明白以后,朱一铭继续说道:“应天那边我有点急事,明天上午我必须赶回去,这儿的事情就jiāo给你全权处理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保持电话联系,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只有到应天以后再聚了。”

经过白天机场的那一幕,沈卫华心里就有点怀疑朱一铭和那位欧阳总裁的关系,说实话,他从那个小男孩的身上,看到了朱一铭的影子。现在对方在电话里面再这样一说,他更是心里有数了。

沈卫华对着电话说道:“兄弟,你有事情只管去忙,卖场这块的事情直接jiāo给我就行了。至于说其他事情,你放心,我这没有问题,至于小叶,你也放心,我之前已经jiāo代过他了,绝对没事。”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彻底放下了心。他打电话给沈卫华除了jiāo代大卖场的事情,剩下的就是和欧阳晓蕾的这事了。他和欧阳晓蕾之间的事情,除了肖铭华夫妻和衡阳市政fǔ对面红梅酒家的老板娘韩冬梅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了。沈卫华是个人jīng,通过在机场看见的那一幕一定能猜出个七七八八来,所以他得提前打个预防针。

想不到他还没有开口,沈卫华已经抢先表态了,都说和聪明人打jiāo道就是省心。这话说得真是一点没错,朱一铭此刻就有非常深刻地感受。

道了一声感谢以后,朱一铭就挂断了电话,有些事情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类的,大家彼此心里清楚就行了,完全说开了,那就没意思了。

朱继明正是累了,洗完澡躺在chuáng上不一会就呼呼睡了过去,虽然那只调皮的小老鼠正在想方设法地教训那只笨猫,但他已经无心再去关注了。

朱一铭在开房的时候,就特意要了一个套间,就是注意到了儿子的存在。这会见他终于沉沉睡了过去,于是轻抒猿臂,把欧阳晓蕾横抱入怀,轻轻往里间走去。欧阳晓蕾此刻满面通红,双手紧紧搂住朱一铭的脖子,高耸的xiōng部剧烈的起伏着,说不出是紧张还是jī动,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吧!

什么叫小别胜新婚,两人在一番**以后,对于这句话有了更为充分的了解。他们之间可不是小别了,从那个清晨欧阳晓蕾消失以后,至今已经好几个年头了,有些事情光做一次自然是不够的。

朱一铭chōu完一支烟,稍作休息以后,再一次向身边晶莹剔透的yù体发动了攻击。欧阳晓蕾先是真心拒绝,她长久不知其中的滋味,还没有从刚才对方那一轮攻击当中醒过神来,这会真有点畏惧之感。经不过朱一铭三两下的挑逗,便变得yù拒还迎,最终完全沦陷了。

第二**战结束以后,两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以往也许还有三番战的想法,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已变成不切实际地幻想了。欧阳晓蕾只是草草打扫了一番战场,便钻进朱一铭的怀里,安静地睡了过去。

儿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和欧阳晓蕾睡,她也养成夜里醒来的习惯。当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过了好一阵他才缓过神来,轻轻推开朱一铭那不安稳的手,下chuáng到外间看看儿子的情况。

小家伙也许是太累了,这会和刚睡下去几乎都没有什么变化,欧阳晓蕾帮他轻轻地盖好被子,然后重新蹑手蹑脚地回到了里间。

她掀开薄薄的空调被刚准备钻进去,突然发现朱一铭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凝视着她。欧阳晓蕾连忙说道:“你怎么醒来了,是不是我的动作太大了,一直都跟他睡在一起,他睡得死,我半夜帮他盖被子的时候,这动作也有点大,nòng出了声响,结果影响到了你,这真是,呜……呜呜……”

感谢“大雄2016”书友的打赏!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