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九百二十二章 遭到袭击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72 阅读进度:1154/1666

?既然人家都是招商局的工作人员,那朱一铭自然不好多说什么,抬起头来,在众人的脸上停顿了片刻,然后露出一丝笑意。

众人见状,众星拱月般地把他让到了主位上,朱一铭倒也没有谦虚,坦然受之。许多时候,做领导的得拿出领导的气魄出来,否则的话,别人不但不认为你对其客气,反而会说你没有威严。当然,如果到了特别高的位置,则又得另当别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平易近人一点,反而更显得风度翩翩。

从酒店里面出来以后,朱一铭不得不承认这个招商局的局长确实很有两把刷子,他让那几个美女过来,可不是只充当花瓶的,而是有明确的任务,那就是劝领导喝酒,并且变着法儿地过来敬酒,让人防不胜防。

尽管他一再推辞,但最终还是喝了有七八两下去,这是他到泰方市以来喝得最多的一次。倒不是他对美女没有免疫能力,而是人家可怜兮兮地站在那,不喝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和第一个喝了,如果不和第二个喝的话,显然也说不过去,几个全喝下来,再加上其他人敬的,就喝了不少了,不过倒也没有超量,只是有点晕乎乎的。要不是王勇把他挡了不少,他今天可真有点够呛了。

黄振今天回家看望父母去了,王勇说要开车把他送回去,朱一铭见他走路歪歪斜斜的样子,知道他可能还不如自己呢,于是就让招商局安排一辆车把他送回去,他自己则上了大别克。

虽然蔡局长一再表示要亲自送领导回去,但由于和对方才初次接触,就算印象不错,朱一铭也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所以婉言拒绝了。

蔡局长可能也意识到了领导心里的想法,虽然倒也没有过分坚持,见朱一铭很麻利地把车打着火,并且熟练地驶出宾馆的停车区,他也就放下了心。领导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为喝酒出了事,那真够他这个招商局长好好喝一壶的了。

朱一铭心里很清楚,今天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也绝对没有过量,只不过有段时间没怎么喝了,一下子有点不太适应,缓一阵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往前驶了一段以后,他找了一个空挡,把车停到了一边,准备抽支烟,等会再开车,反正回去也没事,犯不着急在一时。

点上烟以后,朱一铭摁下了车窗,这才发现他停车的位置居然就在银叶大酒店的门口,难怪这儿这么开阔的,原来如此。朱一铭此刻也不管这儿是哪儿,能不能停车了,反正距离银叶大酒店的入口处还有一点距离,应该没什么问题,料想不会有保安过来撵他走的。

正当朱一铭一支烟要抽完的时候,突然见从银叶大酒店里面走出几个人影出来,径直往外面走来。走到近前,朱一铭愣住了,心里暗想道,他怎么会到泰方来的,又怎么会和他们搞到一起的。为了防止被对方看见,他连忙把烟蒂一扔,发动车子,迅速往前驶去。

向前行驶了一段以后,朱一铭把车速慢了下来,这事真有点怪异了,他刚才看见的一群人当中,居然有副省长赵奎杰的儿子赵谢强,还有林之泉,公安局长元卫军则走在最后,一副小心翼翼的架势。

赵谢强和林之泉扯到一起去,这倒是很有可能的,两人在应天也算是知名人士了,所以互相认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朱一铭奇怪的是,赵谢强怎么会跑到泰方来的,难道他准备在这有什么动作?看来得多留一个心眼,朱一铭知道吴天诚一直和这位赵家公子不对付,他既然今天在这看到对方了,那就有必要搞清楚来龙去脉。

抽了一支烟,再经过一阵思考,朱一铭的头脑基本清醒了过来,于是右脚轻踩了两下油门,大别克如离弦的箭一般shè了出去。

进入湖滨山庄以后,朱一铭把车速慢了下来,这儿进入别墅区,住的人比较多,虽说是晚上也保不准有人出来走动神马的,安全第一,所以还是慢点好。

上了小桥以后,朱一铭下意识地往那棵大树下瞧去。尽管已经是冬rì,大树没有了茂密的枝叶,但由于灯光的原因,大树还是投shè下了一片巨大的黑影。朱一铭的目光所到之处,赫然有一辆摩托车停在树下,是那种跨骑25的,体型很大,属于骑上去比较拉风的那种。

看到摩托车以后,朱一铭下意识地轻点了一下刹车,车子的速度更慢了,但他并没有刹停大别克,而是让其继续慢慢往前驶去。这么长时间以来,朱一铭一直在关注着大树下的动静,今天终于见到了那次擦肩而过的那辆摩托车。至少他下意识地认为这辆车,和他上次没看见的就是同一辆。

朱一铭的心里很有几分兴奋之感,但他知道这会不能把车子停下来。对方万一要是真的是针对他过来的,他这会从车里下来,岂不是正好着了对方的道。

意识到这点以后,朱一铭把右脚从刹车上抬了起来,在油门上轻点了下去。他不清楚此刻是不是有人关注着他的表现,但他想刻意地做得自然一点,不想被被人发现他已经注意到那辆停在树荫下的摩托车了。

尽管表面上装作如无其事,朱一铭的注意力则是非常集中。他边开车,边jǐng惕地看着四周,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再没有点防范意识,如何去和对方搞呢?

过了桥以后,他缓缓地a幢4座驶去,到车库门口以后,把缓缓地把车停了下来。就在车刚停住的那一瞬间,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来,径直奔他车前而来,并且扬起右手,把手中的东西直接冲着车前挡风玻璃砸了过来。

从小桥发现情况不对,一直到现在,朱一铭的注意到都是高度集中的,尤其是即将停车之际,这时,不光便于对方行动,而且上次他就是在这时候发现对方的,所以这时候他绝不敢掉以轻心。

朱一铭刚把车刹住,猛地见有人窜了出来,并且有攻击他的意思,他不等对方有进一步动作,直接猛踩了一脚油门,大别克猛地一下窜了出去。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朱一铭会有这样的动作,他本以为车已经熄火了,所以并没有太过注意。他可是等对方的车停住以后,又过了一小会,才窜出来的,想不到对方紧紧是把车刹停了,并没有熄火。

现在猛地见车冲着他撞了过来,下意识地往右边一闪,尽管动作看上去很是迅速,但和车的速度相比,还是慢了半拍,左侧身体被车的后视镜狠狠刮了一下,人随即摔倒在地。

朱一铭见一击命中以后,立即刹停了车子,刚准备推开车门下去看看,猛地想起,对方不止一个人,这时候下去,未见得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被撞倒在地的那家伙已经爬了起来,迅速往车的来路跑去。看到对方的动作以后,朱一铭知道这家伙是准备逃跑了,于是推开车门追了出去。对方此刻惶惶如丧家之犬,拼了命地往前跑,他知道要想赶上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追了一段以后,听到了摩托车起动的声音,他便站住了身子,明知追不上对方,还去做无用功,那不是傻逼吗?一会功夫,他便看到那辆摩托车经过小桥,往湖滨山庄出口处驶去。这下,朱一铭完全可以确定这辆摩托车和上次的那辆绝对是同一辆,因为上次对方的背影,他记得异常清晰,和这次的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