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九百二十七章 夫人的高招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90 阅读进度:1159/1666

官之图第九百二十七章夫人的高招

现在猛地听说有人给小鞋给她老公穿,她当即不干了,对着任华才说道:“华才,既然他让你去接他米国人,你直接和人家把这事谈妥了不就行了,那可就全都是你的功劳呀,到时候他再想为难你的话,米国人也不愿意呀!”

任华才听到这话以后,很是不屑地笑了笑,心想,你就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婆娘,这事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真要是那样的话,市里还用得着专门开常委会讨论,并成立什么领导小组嘛,直接让他任华才去干不就结了。╚飞中%文?^网

婆娘见自己提出的意见,丈夫一点也不重视,在其肩膀处狠掐了一下,说道:“你怎么不开口,难道这样不行嘛?”

任华才对自家老婆了解得很,你要是不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的话,她能一直和你折腾,到半夜那都算是早的。他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行倒是行,关键那米国佬可不是傻子,人家凭什么就和我把这事定下来呢?”

老婆听了他的话以后,也愣在了当场,嘴里还喃喃地说道:“是呀,人家凭什么相信你呢,这可是一个多亿的项目呀,我的妈呀,这得多少钱呀?”

为了强调自己和朱一铭的之间的矛盾,任华才刚才把关于米国诺菲亚货运公司要造一艘巨型货轮的事情详细地告诉了老婆,所以她对于这艘货轮的造价还是很清楚的,只是对于一点五亿这个数字,没有具体的感知。这也怪不得他,任何一个普通人对于一点五都不会有什么直观地感知的,即使副市长夫人也不例外。

任华才经过一阵折腾,再加上和老婆胡扯了一阵以后,还真是还有点累了,不知不觉地竟睡着了。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拱他,耳边还响起了妻子急促的声音,华才,醒醒,我想到办法了。

任华才在朦胧中,只见老婆那张柿饼脸布满了兴奋之情,他小声嘟囔道,发哪门子神经,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婆娘听到他的话不乐意了,埋怨道:“老娘帮你想办法,你不但不感激我,居然还说三道四的,真是没有良心。”

任华才听到这话以后,也有点不过意了,把枕头垫高,半倚着身子对老婆说道:“好了,刚才算我不对,说说看,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任华才压根就不相信,老婆能帮他想出什么好点子出来,那样的话,他这个副市长可真是白做这么多年了。他这么说,完全是为了哄老婆高兴,再怎么说,她也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在想办法。

婆娘听到丈夫的话以后,立即来了jīng神,把头往丈夫身上一靠,低声问道:“那个米国佬是男的,还是女的?”

“废话,当然是男的。”任华才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不由得一阵恶寒,暗想道,指望你帮我出主意,那真是痴人说梦了,难道这事还和对方的xìng别扯上关系了,真是乱弹琴。尽管心里很不以为然,但他绝不会把这样的话说出来,那样的话,老婆极有可能又会大发雷霆了。

老婆听了任华才的话以后,得意地说道:“只要是男人就好办了,我的这个办法一定好使,你想不想听?”

任华才心里暗想道,我想听你一个鬼,管他是男人女人,你也不可能想出一个能让对方直接把这项目留在泰方市的主意。尽管如此,他还是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说道:“你快点说呀,和我还卖关子呀?”

听到老公的这话以后,女人很是开心,男人在家里一贯强势,几时有过向她请教的时候。现在听了对方这话以后,她身上的骨头都酥了,连忙开口说道:“只要对方是男人就好办了,华才呀,我是这样想的,你看看行不行,找个女人去和对方那啥,到时候还怕他不同意你的要求。”

任华才听到老婆居然说出一出美人计来,这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想刁难一下对方,开口问道:“那让谁去呢?到哪儿去找这样的女人呢?”

“就让那个打印室的小狐狸jīng去,别告诉我你舍不得呀?”女人在说这话的时候,转过身来,两眼紧盯着丈夫,好像只要他提出异议,她就准备和对方拼了似的。

任华才听了老婆的话以后,恨不得伸手给自己两个耳光,这嘴真是欠,刚才偏要顺着她的话说个什么劲,这下好了,搞得骑虎难下了。他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事我说了又不算,不得人家点头嘛?”

“废话,你要是这点办法都没有的话,怎么把她搞上床去的。”婆娘厉声说道,“别以为你的那点破事,老娘不知道,这事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去办,老娘和你没完。”

任华才听了这话以后,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别的不说,这婆娘要是不管不顾地和他闹起来,那真够他好好喝一壶的。本来他就和朱一铭在顶牛,如果再闹出这样一出来,他都有点不敢想象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想到这以后,他从床上下来,穿上衣服,对老婆说道:“你这想法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到房里去好好想想,看看具体该怎么cāo作。”

婆娘听了这话以后,当然不会再有什么意见,别的她可以胡搅蛮缠,但老公去考虑她刚才提出的主意了,她总不至于还不依不饶,那样的话,可就有点太不知好歹了。

任华才从房间里面出去以后,婆娘的脸上露出得意之sè,她有理由开心,一方面,帮着丈夫解决了一个工作中的难题;另一方面,还狠狠摆了那小狐狸jīng一道,可以说是一箭双雕。

婆娘一点也不担心丈夫会不听她的,凭着她对任华才的了解,这家伙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只要她说到他的单位去,不管她出题什么条件,对方都会答应的。想到这以后,婆娘伸手关掉了床头灯,安心睡觉了,她只等着第二天早晨醒来,问丈夫要结果了。

任华才进了房以后,连忙打开了空调。这天虽然还没到特别冷的时候,但猛地从被窝里面出来,也确实够他受的。

喝了两口热茶,再加上空调有了动静,任华才的身上渐渐地不那么冷了。他便坐下身子,考虑起老婆的建议来。这个想法乍一看是可行的,但仔细分析一下,难度还是不小的。

首先,人家米国佬不一定看得上岳梅,米国人都喜欢身高个大的大洋马,岳梅这种小巧玲珑的造型,还真不一定遭人待见;其次,就算那米国佬和岳梅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但在人家那边男女关系好像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以此要挟的话,成功的可能xìng很小;最后,想到岳梅那一身雪白粉嫩,凝脂白玉,他真有点舍不得。

任华才再想想老婆的暴躁的xìng格,不由得摇了摇头,他现在真有点进退两难的感觉。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照老婆说的那样去试一试,一方面,家里这儿可以交差,另一方面,如果岳梅真和那个约翰李勾搭上了,对他而言,绝对是有益无害,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就算约翰李不会当即表态就把那艘货轮给泰方市船舶集团做了,至少在他的潜意识里,也会对泰方市有所倾斜,再加上之前船舶集团做的那么多工作,要拿下这份订单应该还是有很大可能了。到时候,只要约翰李轻点一两句,那任华才一定是首功一件,谁也无法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