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九百五十二章 收获颇丰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92 阅读进度:1184/1666

把整个事情联系起来看,林之泉发现自己真心是个傻逼,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不亦乐乎,貌似很难找到比自己更傻的人了。现在情况已经是这么个情况了,再在这怨天尤人也没什么意义了,下面他该考虑究竟该这么应对,不能总让朱一铭这么chūn风得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总归还有轮流转的时候。

目前的情况,光靠他自己显然不行,因为朱一铭的手段很巧妙,做的这些事情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他要想找到下手的机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意识到自己找不到突破口,林之泉就打起了别的主意。上次副省长赵奎杰的儿子赵谢强过来,对方好像对朱一铭很不感冒,看看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这个机会。对方手上现在正在搞一个大卖场,听他的意思,好像想在泰方搞一个分店,这是一个机会,应该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究竟该怎么办呢?林之泉把头枕在老板椅上冥思苦想了起来。

第二天下午,朱一铭让齐云在泰方市界上迎接约翰李一行,虽说这样做可能有点过了,但为了充分表示泰方市委市zhèngfǔ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就算出格一次也未尝不可。朱一铭相信梁之放和元秋生就算知道,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意见的,甚至他们心里巴不得这么去做呢。

约翰李到泰方市zhèngfǔ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半左右了,由于事先朱一铭已经向元秋生汇报过,问其是不是利用吃饭之前的这段时间先和对方交流一下,元秋生对此很感兴趣。朱一铭自然要帮其安排一下,尽管这样的会面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既然元秋生感兴趣,他也不能说不。

朱一铭见到约翰李的时候,两人就如相识多年的好友一般,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在和他的两位助手握手的时候,朱一铭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那金发碧眼的女人排到了男人的前面,并且她看向约翰李的目光较上次的时候也有所不同,看来离开泰方这不长的时间,在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些有趣的事情。

在和约翰李并肩往楼上走的时候,朱一铭脑筋一转,偏过头来,低声说道:“约翰李先生果真厉害呀,短短几rì时间,收获颇丰呀!”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特意往嘴冲着身后努了努。

约翰李听后先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我这可是和朱市长学的,据我所知,你到泰方市的时间好像也不长吧,嘿嘿!”

朱一铭听到这话,想起邱雪薇那晚告诉过他,为了防止约翰李对她还心存幻想,她骗对方说自己是他的男朋友。现在却给了对方一个反唇相讥的借口,真是郁闷不已。要是真和邱雪薇之间发生点什么的话,对方这样说倒还罢了,现在两人之间一清二白的,却被对方这样误解,还不能出言解释,真是够憋屈的。

约翰李听到朱一铭不做声了,心里不禁产生了几分得意之感,貌似这是和对方的多次交锋难得的一次胜利,他格外珍惜。

两人在元秋生的办公室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并没有聊什么实质xìng的东西。约翰李能够再次光临泰方市,就说明那艘货轮的事情应该是八不离十了,这会自然无需再去提这个话题了。

临近结束的时候,元秋生隐晦地提了一句约翰李上次在泰方市的时候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并交代那个不懂规矩的工作人员只不过是市zhèngfǔ的临时工,并且已经被辞退了,同时还替任华才向对方打了一个招呼。

约翰李并不清楚这事对泰方市官场产生的影响,他虽然也是一个华夏人,但并没有混过官场,所以对这些事情并不清楚。现在见元秋生作为一市之长竟将这事郑重其事地提了出来,他连忙表示对此并不在意。

朱一铭在一旁见后,心想,幸亏那天约翰李离开了泰方,要是继续在这待下去,他借此找事的机会可就没有了。现在元秋生再来提及此事,不管约翰李怎么说,对他的安排都没有任何影响了。元秋生只会认为朱一铭在这之前已经把这事的处理结果告诉了约翰李,对方此刻是在故作大方呢!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元秋生主动提出,他晚上要赶到省里去办个事情就不陪约翰李吃饭了,并约定下次对方再过来的时候,他好好多请两次以表歉意。

在这之前,朱一铭就已经告诉约翰李晚上泰方市的一把手——党委书记梁之放要请他吃饭。在这种情况下,元秋生作为市长,显然是不太方便出席的。由于同是华夏人,所以他对官场上的这些常识还是知道一点的。

听了元秋生的话以后,约翰李欣然表示了同意,并说他回国以后,很快就会把这事向集团主席汇报,不出意外的话,过完圣诞,他就会再到泰方的。

元秋生听了约翰李的话以后,很是开心,坚持要把对方送到门口。朱一铭在一边看到对方那张热情洋溢的面孔,也是佩服不已。元秋生能做到一市之长,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无论工作能力和方法都有他的独到之处。

从元秋生的办公室出来以后,朱一铭和约翰李并没有去梁之放的办公室。在这之前,对方已经让市委常委、秘书长高成杰告诉过朱一铭了,让他直接引着约翰李去鸿运泰坊大酒店的尊元厅,到时候在饭桌上再进行交流。

朱一铭听后,感觉到梁之放对于约翰李一行果真是非常重视。鸿运泰坊的尊元厅是泰方市最高档的一个厅了,一桌饭没三千块钱是下不来的。虽说现在已经是新千年伊始了,泰方也属淮江省经济条件较好的地级市之一了,但这种档次的招待还是并不多见的。由此可见,梁之放对于这事的重视程度。

到鸿运泰坊以后,朱一铭立即看到了高成杰。对方在这之前就已经看到了他,快步走上前来打招呼,朱一铭则连忙为他和约翰李双方做了介绍,

约翰李听说眼前这位迎接他的居然是市委常委、秘书长,还是觉得很有点意外的。作为华夏通,他当然清楚市委常委意味着什么,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市领导,能这么低调地站在酒店大厅里面迎接他。这对于一直习惯高高在上的华夏官场上位者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再次光临泰方,他的所见所谓,让约翰李更加坚信他把那艘货轮交给泰方市船舶集团建造是非常明智的。至于说他那大洋马的老婆会不会有什么意见,他相信凭借他提供出来的各家的材料,他的岳父会帮着说服对方的。那位这两天刚刚被他搞定的女助手再在一边帮着敲敲边鼓,料想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朱一铭和约翰李以及他的两位助手在高成杰的带领下,直接往电梯间走去。到了尊元厅的门口,朱一铭假意要去推门,而高成杰却抢先了一步推开了门。

朱一铭这个动作虽小,但是却充分表达出了对对方的尊重。他作为常务副市长在党委里面的排名,本就比高成杰这个市委秘书长要高,再加上对方是代表黎兆福特意下来迎接约翰李的,当然没有让朱一铭推门他进去的道理。

朱一铭做这个姿态的目的无非就是因为对方的年龄稍长,在班子里面的资历较老,他作为新人理应尊重对方。他这么做说白了就是为了表达一个心意,如果高成杰坦然受之的话,那可就有点“二”了,不过高成杰这么多年的官场显然不是白混的,很知道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