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零七十章 后果很严重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428 阅读进度:1302/1666

傅搏的年龄和那两位相比确实很轻他今年和朱一铭差不多也就三十来岁出头的样子。无弹窗更新快他这话一说其他两位就不太好推脱那样的话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和傅搏一样没什么见识他们似乎还真放不下那个身段。傅搏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这么说的。

郭峰听到这话以后该自己说话了在这之前黎清泉已经说过理由了现在傅搏找了一个这样的借口他要是再不开口的话那三人坐在这儿只有大眼瞪小眼的份了。

郭峰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是这样想的刚才黎科说那位的秘书和司机正在查这件事情现在看来我和小傅情况相对要好一点主要就看黎科能不能挺住了。这事我们三个人是一体的只要查出来谁也跑不掉反之如果查不出来的话那谁也不会有事。这次对我们而言就是一次考验看我们能不能做到打铁自身硬了黎科你说是吧?”

郭峰这话说得老辣至极看去他刚才的那一番话是冲着三个人说的其实针对的却是黎清泉一人。现在这件事情是朱一铭的秘书和司机在查那自然是从市府办那边下手所以关键就看黎清泉能不能扛得住了。如果能扛住那他们三人都没事;如果扛不住的话那么三人一起完蛋。他这话等于将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了黎清泉一个人的身并且最后还有逼着对方表态的意思。

虽说在这种情况下郭峰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这样做确实有点不太地道。这不是分明就把黎清泉架在火烤而他则和傅搏一起躲在背后偷着乐嘛?

郭峰不地道黎清泉当然也不是吃干饭的好歹在市府办综合科长的位置混了几年了绝不会被对方三言两语就忽悠过去的。

他听了对方的问话以后没有直接开口而是等了一会才猛地说道:“两位我觉得事情到了现在这步田地我们是不是应该和郑总联系一下?严格说来这事我们只是三颗棋子而他和赵总才是主使者。我相信他们一定也不希望这事被对方查出来吧你们说呢?”

黎清泉这招移花接木可谓用得高明之极不光让自己从窘境中走出来而且也给其他两人另辟出了一条蹊径。这对他们三人而言是一个很是不错的提议相信另外两人绝对不会拒绝的。

面对之前郭峰提出的那个问题黎清泉还真没有给出肯定回答的勇气。那边虽然只是一个秘书一个司机在查问此事但这二位代表的是谁就是傻子也想得明白。试想一下他只不过是市府办下属的综合科的科长一个小小的正科级让他去和常务副市长叫板他还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傻子才做出来的举动黎科长当然不是傻子所以他也不会那么去做。

听到黎清泉的提议郭峰虽然觉得对方在有意回避他刚才提的那个问题但对方说的这话也确实在理所以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傅搏在一边听到这话以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黎清泉说得确实在理这是他们只不过是傀儡而已幕后的cāo纵者则另有其人。现在出事了当然要把幕后的人到台前来承担责任了没有理由让他们这三个傀儡来背这个黑锅呀再说他们也绝不会当这个冤大头的。

三人又商量了一阵以后决定明天班以后一起找郑同飞。他们三人能坐在一起喝酒、吃饭可都是拜对方所赐。前两天要不是郑同飞分别找到他们然后将他们聚在一起至今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应该和同在大楼里面班的其他人一样认识但没有任何交情见到面也最多就是点个头而已哪儿会像现在彼此之间可以说是休戚与共。

第二天一早黎清泉、郭峰和傅搏分别找了一个借口从各自的科室里面出来然后一起打了一辆车直奔华运大卖场而去。之前办事的时候对方求着他们他们吃饭、唱歌、洗澡一条龙服务这会出了事情了当然就得另当别论了主动与被动之间当即掉了一个个。

三人在过去之前都没有和郑同飞联系他们担心对方得知他们过去会找出这样、那样的借口推脱那样反而不妙不如如现在这样直接杀过去对方就算想闪人也找不出借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只有逼着对方梁山了。

之前在王勇和黄振刚刚茶这件事情的时候三人倒是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之前他们散步的那个消息在市委、市府两边都已经传开了查到他们的可能xìng并不大但两、三天以后他们有点坐不住了。

王勇和黄振好像知道一点什么在查这件事情的时候眼睛始终盯着他们这些科级干部。通过各个层面的人了解他们这些正、副科级干部在这件事情面的动静。

对方的这个动作很有针对xìng这样一来他们三人哪儿还能坐得住于是这才有了昨晚的聚集、商量。这会坐在出租车往华运大卖场赶的时候三人的心里还是一点底也没有。虽说前两天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郑总把他们的赵总吹得神乎其神的但这会真出了事情了他们的心里还真有点没底郑总和赵总能不能帮他们把这事摆平嘛要是摆不平的话那他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三人自从感觉到这事不对劲以后心里就很是不安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本来通过这件事情想搭副省长公子这条线好为今后的升迁打下基础。

现在看来他们有点太理想主义了这事要是摆不平的话别说升迁想要保住眼下的位置都难。造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办主任的谣这个事情出在谁的身都不要想轻易摆平两个当事人绝对不会轻而易举放他们过关的。

这种事情要是不计较的话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要是纲线的话那可就是诽谤罪。真要到那一步的话别说职务就连党籍和公职都是保不住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体制内的人最不愿意听到的一个词——双开还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样的结果黎清泉、郭峰、傅搏承担不起恐怕整个泰方市市委和市府大楼里面就没有人能承受得起这也是他们非常不淡定利用班时间一起溜出来去找郑同飞的原因。

郑同飞这两天的心情很是不错他经过和赵谢强一番商议以后总算出了心头的这一口恶气。朱一铭这货真是太可恶了腊八礼包的那件事情本就让卖场很是被动谁知对方居然硬是往他们的伤口面撒盐不光要罚款还让他们公开向全市人民致歉。这等于是当着泰方市所有人的面打他们的脸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不是临近年关老百姓需要购置年货等待卖场的极有可能是倒闭的命运。即便如此卖场这段时间也只能维持一个收支平衡要知道chūn节前后对于大卖场而言那可是挣钱的黄金季节。在这种情况仅仅只能维持一个收支平衡试想一下要是过了这段时间的话那该怎么办呢?那还不是一个亏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