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叫姐夫,别叫市长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63 阅读进度:1349/1666

因“安静港湾”兄台万赏,加更四!

汤泉声听到这话以后,轻嗯了一声,便走开了。梁之放见状,连忙悄悄走了过来。听到老领导的这话以后,他很是失望地点了点头。他刚才之所以请老领导帮着去问一问这个事情,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马启山的态度。

从结果来看,正如他之前所料的那样,元秋生的那个傻逼问题问出来以后,马省长对于泰方市很不感冒,下面一定要当心,不能再出状况了,否则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由于没有酒,吃饭的速度快了很多,眼看吃得快差不多了,林之泉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今天这个场合,所有人的手机都放在了震动状态,谁也不会因为这事给自己找麻烦的。林之泉掏出手机来一看,见是郭郧的号码,连忙站起身来,走到包间外面去接。

郭郧一直挨到现在才给对方打电话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今天一早,他可是早就到了采沙船上。由于在这之前,姐夫将这件事情的重要xìng都向他讲清楚了,所以他不敢怠慢。

在这之前,牛全宝告诉他,九点半左右出发,具体的等他的电话。九点左右,对方倒是按事先约定的打来了电话,但电话的内容并不是让他带人行动,而是告诉他情况有变,让他暂时按兵不动,等待通知。

郭郧开始的时候,倒也没有注意,领导既然让等,那就等着吧,反正他今天也干不成其他事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越发不淡定了,一直等到十一点,对方都没有电话过来。他打电话过去询问的时候,牛全宝说,他没有接到林市长的电话,具体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让郭郧直接打电话给林之泉,向对方询问。

一直以来,郭郧都非常怵林之泉,尤其是上次对方为了这事大光其火以后,他的畏惧心里愈加严重,哪儿敢打电话给对方。一直挨到十二点,实在是挨不过去了,人是铁,饭是钢,采砂船上的工人可都没有吃饭呢,这会就算有电话过来的话,也没力气干活呀。

郭郧见状,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掏出手机给林之泉打电话。

林之泉听清楚对方的意思以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现在还不清楚领导们下午的行程,你让人去买点盒饭来,让工人们讲究一下,你告诉他们今天这事要是能顺利做成的话,给他们没人发一百块钱奖金。”

郭郧听到这话以后,立即喜笑颜开起来,冲着手机开心地说道:“行,我知道了,姐****??,哦,林市长!”

“傻货,叫姐夫,这时候叫什么林市长?”林之泉冲着电话怒声喝道。

嘎?叫姐夫?郭郧一下子愣住了,当他反应过来,准备补叫一声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嘟嘟的忙音,他摇了摇头,转身吩咐工人卖盒饭去了。

林之泉挂断电话以后,一脸的郁闷之情,他对这个便宜小舅子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这事本来就不是什么滚公明正大的事情,怎么能当着工人的面暴露他的身份呢,真是个傻货,稍不留神,没有关照到位,他就会出错,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朱一铭坐在林之泉的隔壁桌上,面对着门口,他看见林之泉从门外进来的时候,一脸的不爽之sè,心里暗叫奇怪。刚才他看到对方出去接电话的时候,可是急匆匆的,这会怎么会如此郁闷地回来呢,这还真有几分奇怪!

两人之间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赵谢强来泰方开卖场的时候,曾经虚与委蛇过一段,但那次腊八粥事件以后,可以说是彻底闹僵了。朱一铭对于林之泉的关心程度超过了对泰方市的其他任何一个人,因为他很清楚对方是个什么货sè,没有底线,什么都能干得出来,他不得不防。

午饭结束以后,梁之放叫朱一铭一起去为省领导们做服务工作,这事本来应该是元秋生和他一起做的,但这会就是傻子也看得出来马启山对元秋生极不待见,在吃午饭的过程,他连正眼都没有往对方那瞧一下,这种情况下,梁之放当然不会再去叫对方了。马启山是一省之长,要谈对口接待的话,应该zhèngfǔ这边唱主角,基于当下的情况,梁之放只有叫上朱一铭了。

朱一铭虽然对这个差事不太感冒,但梁之放招呼他了,他也不好拒绝,只好跟在对方后面向电梯口走去。

看到这一幕,郁闷的人可不少,元秋生自不必说了,这本来是他分内的事情,现在却被扔在了一边无人问津。此刻,他对梁之放倒是没有什么恨意,他心里很清楚,这会他要是过去的话,省长的心里一定会不痛快,说不定直接冲着他发飙都有可能,他还是敬而远之得很。

元秋生的郁闷在意料之中,但林之泉也很郁闷,这就让外人有点无法理解了。不管怎么说,梁之放也不可能叫他一起去处理此事,那样的话,可就乱了章法了。他郁闷的倒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梁之放和朱一铭一起上楼去的话,他就不知找谁去打听省长下午的行程安排了,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

省长的心里就算再怎么不痛快,这会也一定要告诉地方上的同志,下午准备怎么安排,否则的话,午休以后,出了酒店的门都不知往哪儿走了。之前,林之泉一点也不担心这事,因为他只要给元秋生打个电话就能知道答案了。现在元秋生根本没有上去,他向对方打听的话,也是枉然,郭郧那边可还等着他的电话呢,林之泉的心里真有点不淡定了。

要是不安排工作汇报这一环节,林之泉也不用cāo这个心,马启山上午如果去方山和泰龙湖的话,那下午一定就去船舶集团了,根本用不着打听。由于多了一项安排,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起来。要是维持原计划不变的话,那马启山等人今晚就要住在泰方了;要是计划有变的话,那具体又准备怎么变。林之泉对此都一无所知,这心里如何能安定得下来呢?

朱一铭跟在梁之放的后面在八楼待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就下来了,关于领导午休的问题在这之前早就安排好了,他们上去主要也就是做个姿态,表示一下关心而已。两人在马启山的房间里待了五分钟左右,对方说,虽然时间紧了一点,但他还是准备把泰方市新开发的两个旅游景点和船舶集团看一看,实在来不及的话,就在住一晚,明天再回应天,至于说具体的安排由市里定。

在这之前,梁之放和朱一铭的心里其实都有数了,现在由对方亲口说出来,只不过进一步确认一下而已。

领导怎么说怎么好,他们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意见。梁之放一个劲地表示,接下来市里一定会把各种情况考虑周全,绝不会再出现什么不和谐的声音了。这是梁之放上来想要说的最为关键的一句话,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了,他绝不能让大家费劲心机做出来的成绩,因为元秋生那傻货一句话就全都泡了汤。那样的话,他这个市委书记是要被其他人戳脊梁骨的。

马启山听到这话以后,并没有什么任何表示,只是轻嗯了一声,便端起了桌上的茶杯。梁之放和朱一铭见状,便告辞离开了。

泰方市诸位领导的房间安排在七楼,从电梯上下来以后,梁之放直接回了房间,朱一铭准备去找魏美华、贺齐和邱雪薇,把下午的事情做个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