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最终选择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80 阅读进度:1374/1666

因“逍遥一农夫”兄台万赏,加更三!

打完这个电话以后,林之泉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之前他下意识地以为只要他岳父出面帮其说句话,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此刻,他意识到,他忽略掉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没有把这事是谁在幕后推动的算进去。马启山,新晋的淮江省省长,这位省里的二号人物如此关注此事,一般人确实不好打这个招呼,由此可见,刚才岳父的那一番话倒并不是在忽悠他。

从省长来泰方市视察的情况来看,他一定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最后这件事情撇开不说,之前的两件事情,他也是威严扫地。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当然要好好找一找泰方市的碴子。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到淮江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貌似还没有怎么烧过火,从这次特意把秘书长曲向强留下来,就可见他的决心了。

林之泉心里很清楚,如果他身上只有这次的事情,那他大可不必太过担心,完全可以向他岳父说的那样,找元秋生或是梁之放承认一下错误。尽管最终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故,但这并不是他的初衷,相信就算这事汇报到省长那儿,对方也不会太过为难于他的。就算在泰方市待不下去了,大不了再挪个地方,淮江省的副厅级岗位多了去,那儿不能容下他。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身上远远不止这些问题,别的不说,就拿眼下他正待在里面的这栋房子,再加上装修,怎么着也得值个大几十万吧?当初为了防止意外,这房子的产权并不在郭青玲的名下,他将其放在了父亲的名下。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他父亲可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也不可能挣得下这么高档的房产。

除了房子以外,这些年搞采沙公司,逢年过节,他从牛全宝手上接过的钱物就不下三十万,再加上对方送给郭青玲的,究竟多少,他现在心里都没有数。牛全宝不可能把这些情况向他汇报,郭青玲更是不会说,这可是她的私房钱,当然不能让他知道的。

林之泉瘫坐在老板椅上,只觉得眼前一片灰暗,心里充满了失望与恐惧。

郭青玲也不知睡了多久,猛地一下子惊醒了,她边翻身边习惯xìng地伸手去搂林之泉。谁知却伸手搂了一个空,女人这下有点不淡定了,连忙打开床头灯,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夜里两点半了。这个时间林之泉居然还没有上床,这实在有点太反常了,就算想事情,也不至于想到这个时候呀,郭青玲意识到可能要出事了,连忙从床上下来快步往书房里走去。

郭青玲推开书房门以后,一幕让她终生难忘的景象出现在了眼前。林之泉瘫坐在老板椅上,头歪在一边,口吐白沫,眼镜斜横在鼻子上,样子很是吓人。

见到这一幕以后,郭青玲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死了。尽管如此,她还是大着胆子走了过去,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放在对方的嘴唇上方,过了好一会儿,她也没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强作镇定的郭青玲再也坚持不住了,她惨叫一声,跌坐在地板上

朱一铭是第二天一早上班以后,才得知林之泉的死讯的。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不敢相信,特意让王勇再出去仔细打探一番,不要搞错了。王勇刚走,他就接到了市委秘书长高成杰的电话,书记让他立即到十二楼的常委会议室参加紧急常委会。

朱一铭放下电话以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现在看来林之泉的事情十有**应该是真的了,否则梁之放不会急着通知召开临时常委会。尽管他和林之泉之间恩怨纠葛的许多年,但这猛地一下子听到对方的死讯,他这心里还有点接受不了。不管怎么说,昨天还活蹦乱跳在你眼前的一个大活人,一夜之间,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怎么说都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临时常委会召开的时间很短,主要就是通报关于林之泉的事情。梁之放介绍说,尸检的结果表明,林之泉是于昨天夜里十二点左右服下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而导致死亡的。安眠药的来源也搞清楚了,郭青玲前段时间失眠,林之泉就让秘书去医院开了一瓶。郭青玲后来由于情况好转,只吃可几片,想不到这次倒全被他给吃了下去。

林之泉的死因通报完了以后,临时常委会上还商讨了两件事情,第一,关于林之泉的死如何定xìng的问题;第二,五一一事故的处理问题。这两件事情大家很快商量出了结果,关于林之泉的死因,对外公布就说是突发疾病,意外死亡。

华夏国历来讲究死者为大,人都已经死了,还和分较真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呢?至于说五一一事故的处理,反正该泰方市这边做的都已经做完了,剩下来的事情就是看省长的态度了,所以大家一致决定,将现有i的材料交给曲向强,此后的处理意见等他的通知。

从会议室出来回到办公室以后,朱一铭的大脑仍是晕乎乎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林之泉看上去非常jīng明的一个人,怎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来走。朱一铭记得不知从哪个报纸还是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你连死亡都不怕,那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你害怕的呢?

朱一铭的心里很清楚,林之泉选择走如此极端的一条路,绝不仅仅为了五一一那点事情,这里面一定还有其他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不过这些东西这时候已经不重要了,谁也不会和一个死人去计较他到底将什么秘密带去了另一个世界。

把林之泉的事情捋清楚以后,朱一铭想到了常委会上研究的另外一件事情——五一一事故的处理问题,其实,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已经结束了。

谁也不会有兴趣去对付那几些小鱼小虾的,再说,林之泉死了以后,他们完全把所有的事情都往他身上推。到时候,他们只要说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林市长让我这样做的,到时候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想到这以后,朱一铭猛地发现,林之泉出事以后,其实最为被动的是省长马启山,换一个角度说,甚至可以认为林之泉用自己的死摆了对方一道。你以省长之尊去下面检查工作,结果发生了意外,你便要责罚地方上的官员,最终人家被你逼死了。这个观点虽然很是牵强富贵,但有人如果硬是要这样说的话,马启山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他想这么说,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朱一铭想到这以后,只觉得有种头大的感觉。一件看似非常孤立的事情,如果把前前后后牵扯到的人和事联系起来想的话,那确实非常复杂。意识到这点以后,朱一铭从椅子上面起身,点上一支烟,走到了窗前。

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每遇到想不通的事情,他就喜欢走到窗前看看眼前的风景,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确实能让人暂时忘却心头的烦恼,醉心于眼前之景。

朱一铭自以为对林之泉非常了解,也参透了他选择自杀结束生命的原因,其实不然。林之泉无法面对失败,他更无法面对在朱一铭面前的失败。他的脑海里始终印着多年以前,朱一铭初到恒阳县委办报到时的情景。

在他认为,朱一铭只不过是交了狗屎运而已才会爬到他林之泉的头上,这也是一个暂时的情况,他将很快扭转这种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