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又一个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47 阅读进度:1484/1666

曲向强此刻绝对没有胆子驳回朱一铭的要求,那样的话,钱广才的事情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那可真是难说难讲了。他假意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故作爽快地说道:“市长,有什么话只管说嘛,我刚到泰方,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干部队伍里的相关情况。”

听到朱一铭刚才那话,曲向强的第一感觉就是对方又掌握了钱广才的什么事情,所以他借着这话先把自己撇清楚了。刚才他对钱广才的支持太过直接了一点,这时候要是再不给自己搞条退路出来的话,到时候极有可能陷入被动。

曲向强说完以后,朱一铭冲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书记是这样的,对于市委办主任的事情,我没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我们zhèngfǔ这边是不是也一起定下来,秘书长的位置可空着有些rì子了。”

朱一铭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立即明白过来了,看来这位是一点亏也不肯吃呀,借着曲向强提钱广才的机会,他也想让邱雪薇一步到位。这确实是一招妙棋,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曲向强绝对不会有意见的,免得rì后还得再费一番功夫,至于其他常委,这本就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谁会傻逼到站出来说三道四呢!

曲向强听到对方的要求以后,喉咙口有种发干发紧的感觉,他有心想说一句,这事下次再议,但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要是否定了对方的这个提议,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再说,他就是卡着这个位置的话,也不可能安插上自己的人。那可是朱一铭的地盘,他的卧榻之下岂容得他人酣睡?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似乎,他就没有再刁难对方的意思了。

打定主意以后,曲向强说道:“行,两个办公室干脆就放在一起讨论掉,至于说市府办那边,市长有什么建议。”

既然打定主意不和对方较劲了,曲向强索xìng大度一点,直接征询朱一铭的意见。这样一来,算和对方达成了一个交换的意向,皆大欢喜吧!

朱一铭听到曲向强的话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掀开眼前的茶杯盖,看似很随意地说道:“zhèngfǔ这边的惯例,秘书长一般都兼任市府办主任的,我觉得我们还是按照老规矩办吧,诸位,你们看怎么样?”

朱一铭这话虽然是冲着所有人发问的,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人家并不需要回答,只不过是一种说话的方式而已。

曲向强等了一会,见朱一铭问完以后,众人都没有提出异议,他便开口说道:“行,那就由钱广才同志任市委办主任,邱雪薇同志任市zhèngfǔ秘书长,级别都是正处级,大家要没有意见,就通过了。”

在场的众人听到这话以后,都轻轻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任何意见。

接下来讨论的是西山县副县长的任命,这事只要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一般以下面县里报上来的情况为主导意见,市里不会在这上面做文章的。西山县报上来的这位本就是县长助理,升为副县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这事讨论完了以后,大家都以为差不多了,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再加上两位主官之间达成了暂时xìng妥协,接下来就该宣布散会了。谁知,曲向强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以后,说道:“今天开会主要就是传达会议和文件jīng神,以及讨论几项人事任命,下面还有一件小事情,我们也在这说一说。”

听到这话以后,本来已经在收拾笔记和钢笔的人都把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看来这会议还没有结束呢,自然不会急着收拾东西了。至于说曲向强口中的小事情神马的,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往往正是这类的小事情却另有玄机。

朱一铭同样也很关心,虽说他只是半眯着眼睛往对方那扫了一下,但他的注意力还是非常集中的。人事问题都已经讨论完了,他不知道曲向强口中所谓的小事情指的是什么,他心里很清楚在对方宣布散会之前,他的神经都必须紧绷着,否则的话,谁知道下面会出什么事。

曲向强说完刚才的那话以后,没有停留,突然说道:“大家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办公室安排有点小问题?”

嘎!办公室安排有小问题,有什么问题呢?大家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朱一铭听后,也先是一愣,后来稍一琢磨,再联想到那天薛必溱和曲向强闹的那一幕,他有点明白了,看来对方是想借着今天的机会找回场子了。想到这的时候,朱一铭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现在他关心的不是这个事情本身,而是谁来配合曲向强来唱这个双簧。这点很关键,谁配合,那就说明这人已经站到对方那边去了,这对于他而言,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朱一铭隐约有种感觉,这人不应该是何宏才,他只不过是泰景区的区委书记。泰景区要不是市委、市zhèngfǔ的所在地,市里的中心区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坐在这儿的资格。一个区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唱双簧的话,总让人觉得有种头重脚轻、搭配不当的感觉。

当众人都在冥思苦想之际,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书记这么一说,我倒真有了点想法了,办公大楼的七、八、九、十四层之间确实在安排上有点问题,尤其是八层和九层之间,大家觉得呢?

之前,大家之所以一头雾水,是因为不知道曲向强话语当中的意思,现在经宣传部长曹月玲一提醒,才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当年安排办公室的时候,考虑的是将zhèngfǔ和党委的各部门之间分开,所以九楼是市委书记和副书记,八楼是市长和常务副市长。

如果换一个角度却考虑这个问题的话,确实有不妥之处。市委书记和市长是泰方市的党政主官,正厅级干部,而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都是副厅级的。这样的安排,让人有种市委副书记凌驾于市长之上的感觉,这确实不太正确。

朱一铭现在都有点佩服曲向强的这个提议了,他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针对薛必溱而去了,并且他算准了自己不可能开口。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我帮你往上抬,你却偏要往下沉,这不是贱吗?

他这样的安排,唯一有意见的只能是薛必溱,但对方也不太好提出来。那样的话,会给人一个错觉,你市委副书记想爬到市长的头上去,这可是官场中的大忌,更何况这还是常委会上形成的决议。薛必溱就算心里再怎么不爽,也只能是打落的牙齿往肚里吞。谁让你在召开常委会的时候,住院去了,这能怪得了谁呢?

除了这件事情本身以外,朱一铭更为关注的是配合曲向强的那个人——宣传部长曹月玲。这个女人果真靠到对方那边去了,这应该也在朱一铭的意料之中。元秋生时代,曹月玲、何宏才就是一个鼻孔出气的,现在既然何宏才站过去了,曹月玲跟过去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这个女人比她的老朋友可要聪明多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揭开底牌,要不是这时候不得不亮相的话,说不定她还会继续藏着掖着呢!

想到这以后,朱一铭抬头往对方那看了一眼,恰巧曹月玲也在往他这儿看,但一触碰的他的目光以后,她便立即看向了一边,不敢和朱一铭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