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手铐易主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93 阅读进度:1522/1666

周海涛当然巴不得朱一铭这么说,毕竟这玩意戴在手上,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只不过他之前提过要帮对方摘掉,人家并没有鸟他,这样一来的话,他也不就不方便再提了。现在既然朱一铭主动提出来了,那他当然是巴不得的了,于是连忙冲着郑广材使了一个眼sè。

郑广材的注意力一直在朱一铭的手上,不管怎么说,只有对方同意把这玩意摘掉,他这心里才能彻底安定下来。现在见了周海涛的示意以后,丝毫不敢怠慢,连忙和堂弟要过钥匙给宦竣业递了过去。

宦竣业虽然不清楚朱一铭这么说的用意,但对方同意把手铐取下来,那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可以算是一件好事,他当然没有不照办的道理。结果郑广材递过的钥匙,他就往朱一铭跟前走去。

郑广材防止对方搞不定,特意跟在其身后,向前走去。

宦竣业低下身子,弯下腰,朱一铭则很配合地把两只手伸了过去。钥匙伸进去以后,宦竣业轻轻用力一扭,只听见咔的一声,手铐应声而开。郑广材连忙伸手帮朱一铭拿下了手铐,他刚准备将其收起了,却见对方冲着他做了一个摆手禁止的动作。

郑广材见状很是愕然,不知朱一铭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

朱一铭活动了一下两只手,然后拿过郑广材手中的手铐,冲着宦竣业说道:“宦总,我戴这玩意可都是因为令郎而起呀,现在我也想让他尝一尝其中的滋味,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朱一铭的这话出乎了现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尤其是宦竣业木木地站在那儿,竟然忘记回答了。郑广材在一边见状,心里吃了一惊,生怕宦竣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那样的话,到时候就没法收拾了,于是用胳膊轻轻地捅了对方一下。

宦竣业被郑广材这一捅,才回过神来,冲着朱一铭说道:“朱市长,你怎么说就怎么做,这小兔崽子确实要让他尝尝其中的滋味,否则,说不定哪一天真有可能戴上这玩意。”

“宦总,看来我们俩想到一起去了,这也算是防患于未然呀!”朱一铭一脸微笑地说道,“为了防止宦公子对此有不同意见,我觉得还是请宦总亲自动手,免得再多生出事端来。”

宦竣业听到这这话以后,差点没把鼻子气歪,当着他的面给他儿子戴上手铐,这就够打脸的了,现在对方提出的要求竟然是让他亲自给儿子戴上,这实在有点欺人太甚了。宦竣业的脸上露出很是不爽的表情,他抬起头来往郑广材那边看去。这时候对方只要稍加暗示,他一定不受这个鸟气的,不过让他感到遗憾的是,郑广材却连看都没有看他,直接把头转到一边去了。

朱一铭把宦竣业的表现都看在了眼里,知道这货不会甘心如此乖乖就范的,但只要这边没有人顶他,他也没有直接跳出来搞事的胆子。他虽然和官场中的人来往比较多,但他毕竟不是体制内的人,对于现在的情况有点摸不着底,所以在没有支持的情况下,他绝不敢冒然行事的。

通过宦竣业到现场以后,众人的表现,朱一铭立即就看出来了,他和靖海区公安局长郑广材之间的关系不错。在提出刚才的那个要求之后,朱一铭就有意通过眼神jǐng告了一番郑广材,希望对方不要跳出来搞事。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没有找应天路派出所和靖海区公安局麻烦的意思,要是对方胆敢跳出来的话,那就怪不得他不给面子了。

郑广材好不容易才基本把自己从这件事情当中摘出来,哪儿有再轻易陷进去的道理。别说宦竣业是他结拜兄弟,就是亲兄弟,他也不会搭对方这个茬的,俺不是等于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宦竣业本来还蹦一蹦的想法,但看到郑广材的表现以后,他算是彻底死心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是淮江省的市长,和东方市没有任何关系,但尽管如此,这样的角sè也不是他能得罪的,所以只有乖乖认命了。

朱一铭看到宦竣业的眼神渐渐灰暗了下来,知道对方心里已经放弃抗争和较量的准备了,他不禁隐隐有几分失望之感。朱一铭现在最希望的是宦竣业直接跳出来,这样的话,就可以把所有的帐都算到他的身上了,更便于行事。现在对方不跳出来,他也不怕,之前提出的那个要求本身就是一个套,宦竣业既然愿意往里钻,那也没有任何问题。

宦竣业拿起手铐,脸上故作轻松,看着朱一铭说道:“朱市长,我这就按您的要求去做,希望您能……”

朱一铭看了对方一眼,轻笑了两声,然后冲着宦竣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给对方讨价换件的机会的,说白了,现在的情况只能是你照着我的话去说,你还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宦竣业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慢慢地冲着儿子走去。

宦彬刚才对他老子踹他的那一脚还很有意见,不过随即他也反应过来了。他今天惹着了他惹不起的人物,否则的话,郑叔叔和他爸不会如此这般的对待他。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觉得有那么一丝后悔,只不过到这个时候才有觉悟过来显然已经迟了。

宦竣业每走一步,心里都觉得如针扎一般,别的不说,他今天要是亲自把儿子给铐起来了,那以后还怎么在靖海区里立足呢?如果不照对方的话去做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相信一定比这消息传出去更加严重。

宦竣业铐儿子的消息传出去,最多只会对他的名声有点影响,但如果不铐的话,那说不定会影响到企业的运转。作为一个还算成功的企业家,宦竣业对于这点有非常清醒的认识。当郑广材转过头去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今天只有认栽的份了,如果想要硬撑的话,那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以卵击石,他绝不可能这样去做的。

宦彬看着老爸拿着手铐冲着他走来的时候,刚才费了好大劲才站起来的身体,这会又忍不住要往地上瘫去了。五流小明星见状,连忙伸手扶住了他,同时一脸可怜地看着宦竣业低声说道:“伯父,您真的要把小彬铐起来呀!”

宦竣业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听到这话以后,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骂道:“都是你们这两个不长眼睛的傻货,让你们不要开着得瑟,现在好了吧,你觉得不把他铐起来,难道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嘛?手伸出来,王八蛋!”

他这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冲着他儿子宦彬说的,只不过他忽略了一个遗传学方面的问题,对方要是王八蛋的话,那他不就成了王八了?

宦彬此刻连个屁也不敢放,只好乖乖地把两只手伸到了他老子的面前。

宦竣业拿起手铐将其放在了儿子的手腕上,然后闭上眼睛,轻轻地一摁,只听咔的一声,手铐又扎扎实实地铐上了,只不过之前铐在朱一铭的手上,现在却到了宦彬的手上,这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朱一铭见此一幕,笑呵呵地说道:“宦总,今天真可谓是大义灭亲呀,相信以后令郎一定不会再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了。好了,周书记、郑局、已经其他诸位局长,朱某今天多有打扰的,感谢各位的照顾,改天如果到泰方去的话,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再见各位!”

说完这话以后,朱一铭抬脚就准备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