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现状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691 阅读进度:1543/1666

这个夜晚,对于两人来说,无疑是幸福的,这以后就算是他们的新居了,今天也是第一次,意义非凡,再加上两人好久没在一起了,小别胜新婚,这也在情理之中。78

经历了连续两次折腾以后,两人都心满意足、筋疲力竭,互相搂抱着沉沉地睡了过去。

由于接下来两天休息,朱一铭和邱雪薇基本就腻在这儿了。吃喝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则由邱雪薇开车出去买的。朱一铭发现邱雪薇事先的准备工作还是非常充分的,这个屋子里不光有有线电视,就连宽带网络都有,这儿还真是一个适合闲居之所。

周rì天黑以后,两人悄悄回到了城里。这样既能掩人耳目,又不影响第二天的工作,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周一一早到了办公室以后,朱一铭就接到了高成杰的电话,说下午召开常委会,主要议程是讨论市zhèngfǔ领导班子的搭建。

朱一铭听到电话以后,轻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高成杰本想再说点什么,但见朱一铭如此表现,他便没有再开口了。他当然知道朱一铭的心思,现在已经明确表示站队了,他当然希望这边能够获胜,只不过见对方如此这般的表现,他倒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朱一铭也听得出来高成杰话中的意思,但他没有给对方说出来的机会。他心里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他和曲向强之间旗鼓相当,谁也没有把握吃定谁。

在这种情况下,信心就显得尤为必要了。尽管此刻他的心里没什么底,但他仍要给高成杰等人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他能把这事摆平。这样一来,其他人才会信心十足地跟在他后面干,否则的话,他如果都表现出没什么信心的样子,你让别人还怎么挺起胸膛呢?

等了大约半小时以后,组织部长季庆余打来了电话。虽然说了一大堆听上去无关紧要的话,但他心里的真是目的,朱一铭是非常清楚的。

等对方说完以后,朱一铭想了想,开口说道:“庆余部长,贺齐市长和你们是老同事了,他的能力,我觉得应该信得过吧?”

听到朱一铭的这话以后,季庆余说道:“市长,我不是担心贺市长的能力,只不过那位这两天好像跑得挺勤呀,去省里拿下拨款不说,周末好像也没有闲着,我是有点担心贺市长他。”

虽然说到这以后,季庆余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其中的意思却是非常明显的。朱一铭略作沉吟以后,说道:“放心,庆余部长,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我相信就算这事再怎么难,也难不住大家。至于说,其他同志那边,贺齐之前就一一拜访过了,只不过比较低调而已。”

听到这话以后,季庆余放心了,在这之前,他和高成杰都一直在担心,朱一铭太过轻敌了,到时候结果出来了,要想再做什么动作的话,那可就难了。现在听到这话以后,他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常务副市长之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曲向强和朱一铭第一次直接交锋,谁胜谁负,意义非同小可,所以两边的人都不敢怠慢,从季庆余和高成杰的表现就可见一斑了。

朱一铭挂断电话以后,心里一阵感动,不管怎么说,现在季庆余和高成杰都是向着他的。他们前后打来的两个电话,并不是为了做表面文章,而是实打实地关心。

这种情况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现在都明确站到自己这边来了,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希望这边的实力能够强大一点,如果能压制住曲向强等人就更好了,那样的话,他们也能从中获取更多的利益。

体制内没有你死我活的仇恨,有的只是利益,站队也好,争斗也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为了获取自身和集团利益的最大化。

就拿季庆余和高成杰来说,他们和曲向强之间并没有任何恩怨,之所以站到朱一铭这边来,是因为他们觉得跟在对方后面,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现在常务副市长这个事情关系到他们这个团体能否壮大的根本xìng问题,所以这就由不得他们不上心了。

目前,常委里面一共有十个人,朱一铭能掌握四票,曲向强只能掌握三票,这是大家都能看得出来的,剩下的三个人——市委副书记薛必溱,纪委书记王家强,政法委书记车怀远的态度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之前,曲向强召开那个搞笑的三人碰头会的时候,朱一铭抢先一步帮薛必溱引出了规划局的李长根,这样一来的话,对方当然不至于反过来为难于他。

至于说在这之前曲向强是不是和薛必溱达成什么协议,朱一铭一点也不用关心,不管怎么说薛必溱都不会公开站出来反对他的。过河拆桥、上房抽梯,这可是官场的大忌,如果你悄悄地做,没人看到,那就罢了,在大家心知肚明的情况下,还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去做的。

根据朱一铭的分析,薛必溱最多就是两不得罪,在表态的时候弃权。这对他而言,无疑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至于说王家强和车怀远,这两个一直以来都是坚定不移地骑墙派,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他和曲向强之间最多也就是半斤对八两,应该不足以让这两位下定主意站到对方那边去。

在这之前,朱一铭特意叮嘱贺齐去拜访这两位的时候,态度一定要恭敬,就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

贺齐去过了以后,特意向朱一铭做了汇报,两人的态度都还不错,尤其是王家强还特意留贺齐在家里吃了一顿饭。

由于关系到贺齐的私事,朱一铭并没有往深处追问。贺齐过去拜访的话,当然不会空着手,华夏国有句老话,谁至清则无鱼。这样的事情,朱一铭当然不好再多作打听了。虽然他只要问出来,贺齐一定会说的,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少知道一点为妙。

现在的情况是曲向强要想推施为民上位,在薛必溱弃权的情况下,必须得到王家强和车怀远两个人的支持。不是朱一铭瞧不起他,在这种时候,他做到这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做了一番考虑以后,朱一铭便认真地批阅起文件来了。这事目前只能这样了,下午就开会了,如果这时候再急急忙忙地打电话联系的话,那反而容易给人一种心里没底的感觉,反而容易把事情搞糟。

这也是朱一铭在接到高成杰的电话时,并没有多说什么的原因,不管怎么样,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要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这样才能让跟着你的人心里有底,让拿不定主意的人在主观上倾向于你。

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朱一铭刚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竟是崔昱的电话,对方告诉他,省里将于近期启动安置房的计划,泰方这边请朱一铭多多帮助,还说,他将于近期来泰方一趟,到时候再详谈。

朱一铭听后,当然表示欢迎,这对他而言,算是一笔送上门的政绩,大有却之不恭之意。这个事情是之前马启山为曲向强量身定制的,谁知由于元秋生和梁之放相继事发,马将曲一举推上了市委书记的位置,这样一来,这事反倒便宜了朱一铭。

朱一铭现在已经在做的两件事情,旅游项目的二次开发,大众汽车y6发动机项目基地的建设,现在再加上这个安置房的试点工程,那这一任的政绩可算是杠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