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踹门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394 阅读进度:1569/1666

大约过了五分钟以后,倪新军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刚摘下话筒,喂了一声,就听到里面响起了质问声,倪新军,你究竟想干什么,竟然把曲记的侄子给关起来了,我看你这个所长是不想干了?

听到这话以后,倪新军的头脑嗡的一声,尽管之前已经做好准备了,但事到临头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晕菜。()情况紧急,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调整心态,稍稍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刘局,你听我解释,情况是这样的****??”

“行了,我这就过来了,你别给我解释了,一会你直接说给钱区长听,哼!”电话那头的声音再次响起,蛮横地打断了倪新军的话。

“刘局,你听****??喂,喂****??”倪新军听到耳边传来的忙音,显然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官大一级压死人,真是一点没错。

倪新军此刻虽然一脸诚惶诚恐的表情,但心里却并不这样想,他妈.的,现在我让骂得欢,等你到这以后,我看你怎么死。他心里非常清楚,别说钱福来只是一个副区长,就是区委记齐云来了,今天也得跌份。(倪新军并不清楚,齐云与朱一铭之间的关系,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打电话的官威很足嘛,是哪位大人物?”吴天诚看着倪新军冷声问道。

倪新军听出这是对方的讽刺之语,他虽不清楚眼前这位的身份,但能和市长平起平坐的,怎么可能是平头百姓呢?

“刘海山,南甸区公安局副局长,他说正和钱区长往这赶呢!”倪新军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钱福来?”朱一铭听后,问道。

他对于南甸区的这位钱副区长其实并没有什么印象,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朱一铭周围,钱姓的人不多,所以印象比较深。

听到这话以后,倪新军连连点头。刘海山、钱福来在他眼中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而在市长眼里则啥都不是。

钱福来的情况,他不是很了解,而这个刘海山,倪新军却知道得很清楚,在南甸区公安系统那可是出了名的见钱眼开。他升任方山派出所所长没有走对方的门路,刘海山甚至在半公开的场合扬言有空要找他好好聊聊。看来这次对方是逮着机会了,不过倪新军却一点也鸟他,甚至还有几分看对方笑话的心思。

倪新军本可以借着朱一铭问话的机会,给刘海山上点眼药,但他却没有那样去做。对方过来以后,一定会好好发挥的,到时候市长落到市长眼里,那可比什么眼药都要猛。

钱福来接到方明亮的电话以后,立即和刘海山取得了联系。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刘海山可以算是钱福来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当然该自己人帮忙。

刘海山听到这事竟然牵扯到市委记的侄子,心里异常兴奋,又听说这事竟然和方山派出所有关,他更是激动不已。

钱福来听了方明亮的话以后,本来是不准备亲自过去的,但听到刘海山如此兴奋的语调,他当即改变了主意。连对方这样层面的人都能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的基于,他怎么能放弃呢?

钱福来一直想着走方明亮的门路,那是迫不得已,如果有这样的机会,能和市委记直接取得联系,他还视而不见的话,那不是傻逼嘛!

他可是听说曲记是只身到泰方来的,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侄子,天赐良机呀,千万不能错过。

打定主意以后,钱福来就对刘海山说道:“海山呀,你在公安局等我,我们一起去方山派出所,这事事关重大,一着不慎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呀!”

刘海山听到这话以后,连忙用力地点了点头,后来想到他这个动作,电话那头的钱福来根本不可能看到,这才对着话筒连说了好几个是。

刘海山和钱福来的车前后在方山派出所门口停下来以后,并没有见到门口有人迎接他们,钱福来的脸sè顿时就不好看了。他刚才可是听到刘海山亲自给这儿的所长打电话的,现在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是说明刘海山的无能嘛!

做领导的都希望自己这条线的人能干一点,这样才能在下位给他以帮助。现在方山派出所的表现不是等于明说刘海山的无能嘛,这样一来,钱福来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sè了。

刘海山见到方山派出所门口连个人影也没有的时候,就像被人狠抽了一巴掌是的,脸上红通通的。他悄悄抬起头来打量了钱福来一眼,对方的脸上果然是yīn沉一片。

刘海山见此情况,恨不得立即把在倪新军叫过来狠狠地训斥一番,但要想这么做,显然得先找到对方。他也顾不上生气了,冲着钱福来拱身弯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钱福来在抬脚向前的同时,开口说道:“海山呀,有时间多到下面来走走看看,光待在局里可不行呀!”

刘海山当然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这种情况,他出了点头称是以后,还能说什么呢!

郁闷!真他娘的郁闷!

刘海山引着钱福来往所长办公室走的时候,那些小jǐng察全都躲到了一边,有些刚准备出门的,也立即回过头来往门里去了。他们可能不认识钱福来,但刘海山一定是认识的。看到对方一脸的怒容,谁也不想上来触这个霉头。

除了那些小jǐng察们不了解情况,指导员和几位副所长此刻都躲在办公室里不出来。他们刚才可是看到市长过来了,另外那个年青人也自称是市委记的侄子,这种情况,他们还硬往里面瞎掺和,那才叫脑子烧坏了呢!

你们神仙打架请到一边去打,但千万不要找我们这些凡人的麻烦,经不起折腾!

一直走到所长办公室门口,刘海山都没有见到一个人过来迎接,他此刻心头的火真是大了去了,身体都隐隐有几分颤抖之感,由此可见他生气的程度。

看到所长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刘海山愤怒到了极点,抬起右脚,用尽全身力气,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在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刘海山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倪新军的形象,心里暗想道,他妈.的,让你和老子装逼,我现在就狠狠地抽你的脸,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在这之前,倪新军也想着出去迎一迎刘海山和钱福来的,毕竟这两人都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但看到朱一铭面sè不善地坐在那儿,他便立即打消了这样的想法。得罪一个区公安局的副局长和副区长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惹得沙发上的这位不高兴,那他可能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