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梁试水图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抢病房

小说: 官之图 作者: 骑鹤人 更新时间:2015-01-14 23:44:37 字数:2720 阅读进度:1628/1666

()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楚,之前的那辆救护车就是夏红梅叫的,但到了地点以后,却被赵家给捷足先登了。要说赵家也出了大事,等着救护车救命的话,那倒也说得过去,而实际的情况是赵家只是为了送一个半大的孩子来医院。

现在虽然不清楚赵光明的侄子究竟出了什么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料想不会发生危及生命的事情。这样一来的话,对方的这个做法可就很有点说不过去了。

试想一下,谁家会吃饱了撑着,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玩?你却不管不顾,看到救护车到了,立即就把你家的孩子给送上去了,那别人怎么办呢?

朱一铭的心里很是不爽,要是放到以前的话,他绝对会直接出手了,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成熟了许多。这儿毕竟是恒阳,不是泯州,不是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他这才决定先看一看欧阳华的情况再说。

尽管口中这样说,但朱一铭已经打定主意了,就算欧阳华什么事都没有,这事也得好好说道一番。别以为做了市长,在恒阳这一亩三分地上就可以一手遮天了,你去好好打听一下,哥当年在恒阳的时候,怕过谁!

这是朱一铭心里的想法,他当然不会当着肖铭华和欧阳军的面,将这说出来。听说欧阳华出事以后,朱一铭就忙不迭地从泰方赶了过来,由此可以看出,欧阳晓蕾在他心中有多么重要。如果这边什么异常情况也没有的话,那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要再没有点表示的话,那也对不起那个一直默默深爱着他的女人呀!

如果要数朱一铭身上的逆鳞的话,那欧阳晓蕾绝对是非常显眼的一块。

朱一铭点上一支烟以后,抬头看着手术室紧闭的门,心里暗想道,姓赵的,你现在最好给我在菩萨面前烧点香,保佑晓蕾的父亲没事,否则的话,就算你吃不了,也得给我兜着走。

一群人在手术室外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夏红梅明显地变得有几分焦急起来,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四十出头的女人正在悄声安慰着老太太。通过欧阳军的介绍,朱一铭已经知道那就是他的媳妇,看来他们夫妻俩为了欧阳华的事情,确实cāo了不少的心。

就在众人都有几分烦躁之际,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你们谁是欧阳华的家属,过来一下!

朱一铭听到这说话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几年从省里到各个市县都在抓事业单位的作风建设。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是太明显的,否则的话,这个小护士就不会这样和病人家属说话了。

听到她的话以后,夏红梅刚准备站起身来,欧阳军已经抢先上前一步,说道:“护士,你好,我是患者的侄子,请问有什么事情嘛?”

“我不管你和患者什么关系,只要是家属就可以了。”小护士继续冷冷地说道,“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们,干部病房已经住满了,你们只能到普通病房去住了,麻烦你们现在就过去把东西拿走。”

小护士可能也意识到了病人家属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所以语气较之前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显得很是生硬。

“护士小姐,我想你是搞错了呀?刚才我已经去办过住院手续了,309病房就是我们的呀,怎么转眼的功夫就有变化了呢?”欧阳军一脸茫然地问道。

刚才老爷子进了手术室以后,欧阳军看没什么事了,他就去把病房的事情给搞定了。他之所以表现得如此积极,主要是因为一会欧阳晓蕾就要回来了,他可是答应过堂妹一定要照顾她的父母的,这也算是言而有信吧!

听到欧阳军的话以后,小护士不乐意,沉声说道:“我只负责通知你们,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你要是想问的话,就去住院部找洪主任,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得先把东西搬出来,市长的家属正等着入住呢!”

你要说这小护士一点心眼没有,那还真是冤枉她了。从欧阳军的话语,以及朱一铭和肖铭华的脸sè都可以看得出来,这边的家属对她的这个要求很不感冒。

来之前,她也听说了,这个生病是市里的老干部,级别好像还不低,于是她便把市长家属这个大牌子扛了出来。老干部怎么了,对方可是现任市长的家属,孰重孰轻,你们就看着办吧!

要说按照正常情况来看的话,小护士的想法一点也不错,但遗憾的是,今天的情况一点也不正常。她的话音刚落,肖铭华就冷声说道:“市长的家属很了不起呀,这边已经住下了,竟然要让给他们,你们医院就是这么办事的?”

小护士本以为她把“市长家属”这顶大帽子甩出来,这边一定就偃旗息鼓了,想不到人家根本没放在眼里,直接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她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朱一铭见此情况,看了小护士一眼,对肖铭华说道:“算了,这事和她没有关系,只不过看你年纪不大,到这来的时间应该不长,但对病人以及病人家属最起码的尊重总该有吧。行了,这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小护士本来还想着开口再说两句,但看到朱一铭那漠视的眼神,她心里顿时没了气势,冲着欧阳军说了一句,你们快点把东西拿走,然后就快步走开了。那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所以再也不敢嘴硬了,灰溜溜地走开了。

尽管朱一铭等三人离这边有一段距离,但小护士的那番话还是听在了夏红梅等人的眼里。她的心思此刻全在和她一门之隔的欧阳华的身上,再也无暇顾及其他东西了。她对欧阳军说道:“军儿,既然老干部病房里面已经满了,那你就去找间普通病房吧,只要你叔叔能醒过来,住哪儿无所谓。”

欧阳军本来心里还有点不服气,但听婶婶这样一说,觉得也有道理,确实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叔叔的手书情况,至于说病房神马的,倒是次要的。他冲着夏红梅说道:“好的,婶婶,我现在就去办。”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立即冲着肖铭华努了努嘴。肖铭华立即心领神会,乘着夏红梅点头的当口,说道:“阿姨,我们也一起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的。”

肖铭华对于朱一铭的心里想法再清楚不过了,刚才听到欧阳军的那番话以后,对方就是强压住xìng子了。这会,赵光明的家人居然还又找上门来了,要不是再不给点厉害给他们尝尝,真以为这边好欺负呢!

有些人就是这样欠抽,你不狠狠给他两下子,他都不知道疼,反而以为你好欺负,他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你的底线。反之,你狠狠地上去给他两个巴掌,他反而安稳了,欺软怕硬,说的就是这些货sè。

朱一铭、肖铭华、黄振跟在欧阳军的后面出了手术室坐在的住院部,然后径直往后面的那幢三层小楼走去。这时,朱一铭才恍惚记起,那就是老干部病区,当年他也曾代表市zhèngfǔ来这看望过住院的老同志,只不中间隔了这多年了,一下子没有想得起来。

肖铭华边往前走,边低下头冲着朱一铭低声说道:“一铭,一会你不要上去,一切都交给我吧!”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直接说道:“铭华,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我来。我倒要看看某些人的头上是不是长了角了,就算长了,老子今天也把它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