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最后的刁难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3-14 07:53:57 字数:3202 阅读进度:98/850

两个人慌忙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因为齐俊寒已经瞧见了她们,带着那姑娘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苏熙芸无法,只好与苏倩云一起上前见礼。只是心中却郁闷之极,你说人家幽会都是找个没人的地方,不想被人打搅,可是这齐世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啊!专门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幽会不说,还特意凑到旁人面前,生怕旁人没有看到他似的,追求存在感也不是这个时候啊!

不等苏熙芸感叹完,齐俊寒便已经带着那姑娘走到她们面前了,期间,那姑娘曾差点崴了脚,齐俊寒当即贴心无比的揽住姑娘的腰,用无比温柔的眼神望着她,两个人情意绵绵的对视,那含情脉脉的场景让苏熙芸差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里是庵堂啊!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素质!

苏熙芸的嘴角无力抽了抽,索性低下头去不看眼前那副卿卿我我的画面,但是这一行为却误导了齐俊寒,他以为苏熙芸这是见不得他跟旁的女人亲热,所以吃醋了,当下心中狂喜万分,只是脸上却佯装平静道:“呦,这不是承安伯府的二小姐跟三小姐吗?你们这是从哪个犄角杂拉沟里钻出来的啊!”

齐俊寒身边的女子听他说的有趣,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那一笑,犹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只是身旁之人却半点没有看在眼里,只顾着盯着对面的两个女子瞧。

“世子说笑了,我们刚刚在这里随便逛了逛,此刻正准备回去。”苏倩云道。

齐俊寒好容易才见了苏熙芸一面,话都没有说上两句,自然不愿意她们这么快就走,当下便扬起眉毛道:“怎么,爷我才来,你们就要走了,这么不肯给我面子?”

苏倩云忙道:“不是不肯给世子面子,而是我们的马车昨日坏了,这时辰已经修好了,已经耽搁了这半日,再不回去的话,家中长辈会担忧的。”

“不是长辈担忧,而是你们害怕回去晚了会被责罚,对吧?”齐俊寒一针见血的道。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

苏倩云神情如常,只是淡淡道:“世子请随意逛吧,我们姐妹实不便打搅,告辞。”说着,便要带着苏倩云离开。

“慢着!”齐俊寒忽然大喊一声。

苏熙芸吓了一大跳,天杀的这人突然出声到底是想做什么!她气的浑身发抖却只能努力摆着一张笑脸与苏倩云回头。

“请问世子还有什么事情?”苏倩云不卑不吭道。住扔叉圾。

齐俊寒望着她们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态度,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颗兴奋的心瞬时间降低了温度。好半响,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确实问苏熙芸的:“苏三小姐,请问你是哑巴吗?为什么你一句话都不说?”

苏熙芸无奈在心中翻一个白眼,淡淡开口:“世子,您当我是哑巴就好,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这句话齐俊寒差点脱口而出。我在跟你讲话,你一直不出声叫旁人来回答是什么意思!苏熙芸这样不咸不淡的态度差点将他的怒火勾出来,可是理智还是让他忍了下去。

齐俊寒身边的那位姑娘瞧着他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黑,以为他要发火,吓的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

“请问还有事吗?”苏熙芸淡淡开口道。

有!老子想问你写那封信到底几个意思!齐俊寒悲愤不已的在心中幻想着自己豪气云千的冲着苏熙芸喊出这句话的模样,然后,十分不耐烦的开口道:“没有了!你们走吧!少在我面前晃荡!”

苏熙芸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究竟是谁吃饱了没事跑到她跟苏倩云面前晃悠的?居然能说出这句话来,齐俊寒还真会倒打一耙!

告别齐俊寒之后,苏熙芸忙不迭的拉着苏倩云,两个人迅速回到厢房,刚好庵里的人过来告知说马车修好了,她们便与三夫人告别,然后踏上了回城的路。

而齐俊寒,自从苏熙芸姐妹走了之后,他便对逛庵堂这件事情意兴阑珊了,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将自己身边的蔡小姐给打发掉,然后主仆二人快马加鞭的跟在苏熙芸姐妹身后回了京城。

一路之上,由于前面的马车行的比较慢,所以齐俊寒都是慢慢骑马的,但是他却不觉得烦闷。以往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再匆匆而去,从来没有好好欣赏过着沿途的风景。这一次到可以趁机欣赏欣赏了。齐俊寒苦中作乐的想。

白云山位于京郊,山峦秀丽,景色优美,齐俊寒时而望着前面的马车呆呆出神,时而侧头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每当想起苏熙芸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马车里,他心中就会泛起一丝甜蜜来。但是下一瞬他就会不甘心的觉得这距离实在是太远了。他恨不得此刻能跟苏熙芸面对面的坐着交谈。

这一路,齐俊寒都是这么心情复杂的过来的。当马车下了山路,驶入京城,这两拨人马便要分开了,一拨去了承安伯府,另一拨去了郡王府。

最后分开的那个岔路口,齐俊寒骑在马上,眼神悠远的盯着苏熙芸乘坐的马车看了一眼,之后便调转马头转身离开。

而苏倩云她们回到伯府里免不了被苏老太太一番责罚,原本她们都已经做好了挨罚的准备,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苏老太太只是说了几句就不耐烦的挥手叫她们下去了。

苏熙芸很惊奇,回到院子她叫来小莲,询问伯府这两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你们去白云庵了不知道,大小姐她跟秦公子的婚期订了,就在下个月初八。对了,那个礼部尚书的女儿也在那一天里嫁给秦公子。”小莲解释道。

苏熙芸听了恍然大悟,她就说嘛,怎么苏老太太平常那么爱热闹的人,今日匆匆说了两句就叫她们退下了,肯定是苏黛云事到临头不愿意当平妻,又在老太太面前哭诉了,可是这样除了将苏老太太弄的烦不胜烦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倒还省的她们被苏老太太责难。这样说来,苏黛云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嘛!苏熙芸在心中偷笑。

上一辈子,根本没有杜若云这回事,苏黛云她独占鳌头,加上秦萧又对她宠爱有加,这样她才能在侯府之中过的如鱼得水,并且将手伸到了娘家,去插手几个姐妹的亲事。如今情况大不相同,苏黛云嫁过去只是一个平妻,又要忙着与杜若云斗法,又要应付秦萧的母亲,安国候夫人可不是一个善茬,上辈子苏黛云尚且在她手里受了不少委屈,这辈子就更别提了!

只要苏黛云嫁过去,就一定会被那些家长里短,三姑六婆的问题弄的焦头烂额,再也脱不得身来算计娘家,那么,她们就轻松多了!

想到这里,苏熙芸忙伸出手指头开始算计苏黛云还有多久出嫁。

还有整整二十一天。

苏熙芸满意的笑了,这么一点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

只可惜,她低估了苏黛云厚颜无耻的程度。

第二日,苏老太太身边的婆子便端来了一大堆的针线与布料,苏熙芸望着那一大堆的东西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婆子对此视而不见,命人将那堆东西往桌子上一放,便面无表情开口道:“大小姐下个月初八就要出嫁了,两位姑娘昨日已经看望过三夫人了,这个月剩下的时间便没有事情做,老太太说了,闲着也是闲着,请两位小姐替大小姐绣两百个帕子,两幅屏风。这也是两位小姐的一番心意。老太太说了,必须要在月底完成。帕子的料子已经送来了,绣屏风所用的东西明日就送来。”

婆子说完话,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去,留下苏熙芸呆若木鸡般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弹。

两百个帕子?两个大屏风?还必须月底完成?这总共剩下十四天不到了好不好!就是给她两年三年,她也不一定能将这些东西绣出来啊!苏熙芸站在那里,血往头上涌去,心中恨苏黛云恨的要死!

早在今年伊始,大夫人便已经着手开始准备苏黛云的嫁妆等物,经过这大半年的时间,苏黛云的嫁妆早就已经备的不能再齐了。像是帕子香囊荷包这些东西,大房的丫鬟们不知道已经锈了几百个出来!都在那里整整齐齐的放着,而屏风,大夫人早就在半年前请专门的绣娘绣了好几个放在仓库里了,可以说,这些东西并不缺,苏老太太却命她们在这个时候锈,摆明了就是刁难!

而且,这件事情一定是苏黛云在苏老太太耳边挑拨的!

苏黛云真是狠,而且这一次她狠到了点子上,这么一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并不简单的事情,几乎能要了苏熙芸的命!前面那些事情,苏熙芸可以避开,可是这件事情叫她怎么避啊!命令是苏老太太下的,她总不能叫苏老太太收回成命吧?再说,她有那个能力吗?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