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阴魂不散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3-14 07:55:24 字数:3269 阅读进度:195/850

侍卫刚松一口气,便听见齐烨又道:“那这样吧,你去把这些花蜜送到承安伯府去。留着她们以后慢慢吃。”

侍卫的脸立刻便拉了下来,刚刚还只是送到隔壁院子里去,现在却要他下山送到伯府,这距离就差了几十里好不好!他简直就要将肠子悔青了,早知道,他就不应该开口的……

齐烨就在那侍卫恨不得抽自己大嘴巴的时候,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出去。

隔壁,苏熙芸已经收拾好了一切,正与苏倩云一起坐着与三夫人聊天,母女三人这次又是许久没有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而静怡郡主在礼节性的拜见过三夫人之后便去了主持为她特意安排的院落,她毕竟是郡主,皇家之人,所住之地自然是三夫人她们不能比拟的。且距离三夫人这边的院落还有些遥远。呆在亚划。

这在往常,静怡郡主是绝对会闹着要换院子住在苏熙芸她们隔壁,她上一次跟苏熙芸姐妹来白云庵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可是这一次,就在苏熙芸都以为她一定会跟主持开口的时候。静怡郡主却闷声不吭的去了庵里为她准备好的客院。

苏熙芸不禁感到有些奇怪,可是到底是哪里奇怪,她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就连沉浸在喜悦之中的三夫人都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因此,吃过斋饭以后。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让两个女儿留在她身边为她抄写佛经,而是打发她们去找静怡郡主玩。

苏熙芸因为刚吃了饭有些不想动弹,苏倩云却瞧见了三夫人眼神之中的担忧,她二话不说的将赖在榻上的苏熙芸一把拉起来,拖着她出门去了。

苏熙芸一边被姐姐拉着走,一边还狐疑的回头看了看自己母亲,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有些不对劲呢?

屋子里,三夫人望着姐妹俩离开的背影。眼神之中有些欣喜,但是更多的,却是担忧之色。

的确,三夫人是在担忧。苏倩云能够跟白家这样显赫的人家定亲,这固然是一门再好不过的亲事,可是京城里跟白家门当户对的人家不知凡几,白家为什么就单单看中了她们倩云呢?这其中不会有什么误会吧?还是说,白家是在算计什么?

这不能怨三夫人多心。『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她在这白云庵之中日日吃斋念佛。不理世事,心中只担心一件事情,那便是两个女儿的亲事。承安伯府的门槛不算低,可是她们三房早已经败落,自从三老爷去世了以后,她们在伯府里的处境就变成了寄人篱下,两个女儿还好,她却被那刻薄寡恩的老太太逼着送上了这白云庵里,说是清修,实际上还不是想要霸占三老爷留下的巨额遗产与自己的嫁妆?两个女儿在府里犹如无根的浮萍一般,没有人照顾,也没有人替她们打算,眼看着渐渐的都大了起来,三夫人心心念念想的便是能给两个女儿找个好人家,好夫婿,她这一生,便算是圆满了。

她也害怕苏老太太随随便便将她的女儿许配了出去,但偏偏这件事情三夫人自己做不得半点主,她只能日日祈祷着老天有眼,能看在自己潜心苦修的份上,让两个女儿都能嫁个好人家。可是如今等苏倩云真的许配了好人家的时候,三夫人却又不敢相信了。

人便是这样,心心念念想要得到什么,可是当真得到的时候,她却又忍不住怀疑起来。

患得患失,便是三夫人此刻的真实心情写照。

静怡郡主所住的院子与苏熙芸她们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苏熙芸她们出门的时候,恰巧碰上一个小尼姑,因此便请她带她们去,对方很热情的答应了,姐妹俩各怀心事的跟在小尼姑身后往前走去。

“两位苏小姐,你们是静怡郡主的朋友?”小尼姑一边走,一遍充满好奇的对着苏熙芸问道。

苏熙芸微微点了一下头。

小尼姑又道:“今日你们是跟郡主一起来的么?”她的声音清清脆脆,有着一种别样的轻柔婉转,停在人耳朵里相当舒服。

苏熙芸只好道:“是的。”只说了这一句话她便闭上了嘴巴,眼睛也盯着前面,看起来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小尼姑问了这两句,也感觉的出来苏熙芸并不想多说话,她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只恭敬的行在前面两步开外,尽职尽责的为他们领路。

白云庵从外面看着不大,实则里面的庭院很深,殿宇重重,小尼姑领着她们两个七拐八拐的绕了许久,终于在一座修建的颇为气派的院子前面停了下来。

“两位小姐,绕过前面这处院子,后面便是静怡郡主所住的院落了,贫尼只能带你们到此,还请见谅。”

苏熙芸淡淡一笑,道:“小师傅,你请便罢。”

小尼姑双手合什,点了一下头便告辞了。

苏熙芸道:“走吧。”便率先朝前走去,苏倩云跟在她身后。

只是姐妹俩才走了两步,前面墙角之处忽然闪出一个人来,堪堪将她们的去路拦住了。

那人方巾儒衫,一脸的书卷气息,只是眼睛里的狂妄之气深深影响了他的气质,整个人看起来有那么几丝邪魅的味道。

苏熙芸一下子便沉了脸道:“张公子,你光天化日之下,拦住我们去路做什么?”

而一旁苏倩云的脸已经完全变黑了。

张有才却十分满意他的出现所造成的后果,十月末的天气已经十分凉爽了,他却还是打开手里的折扇摇晃了几下,一遍慢慢往前走,一边懒洋洋的笑道:“两位表妹,好久不见,就算你们见到表哥我不用热情似火,那也用不着冷若冰霜啊!”

苏倩云厌恶的想要开口骂人,却见站在她身旁的苏熙芸已经挺身上前,将她牢牢的护在了身后:“张有才,你少在这里跟我们攀亲戚,在伯府里面你可以耀武扬威,在这里,你什么也不是!”

张有才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敛,他那双充满了阴霾的眸子狠狠盯住了苏熙芸,慢慢道:“我有说错什么吗?表妹?难道你不叫我一声表哥吗?要不要把这话在你们祖母面前说说?”

苏熙芸淡淡道:“表哥?我从来也没有一个油嘴滑舌,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表哥啊?张公子,你说的是谁啊?”这话明摆着是在骂张有才了。

苏倩云却不想再跟张有才有过多接触,这个人有多么的表里不一,两面三刀,她清楚的很,当下,她便拉着苏熙芸转身就走,对付这种人,虽然不战而逃是很没面子,可是她们只是两个弱女子,此刻她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开眼前的局面。

张有才已经在白云庵里整整守候了一天,好容易才等到了她们,他如何肯轻易的让她们逃离?当下,他一个健步便已经蹿过去,伸开手臂挡在了苏熙芸姐妹面前,那双阴霾的眸子不怀好意的盯紧了苏倩云;“苏二小姐,你为何一定要执迷不悟?那白家的少爷我已经打听过了,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已,你为何一定要舍弃明珠,暗投顽石呢?”

苏倩云听了这话,不由怒极反笑了起来,什么叫做信口雌黄,满嘴胡邹她总算是明白了,白瑞峰是什么样的人,她苏倩云既然已经决定要嫁给他,那便是已经对他的人品,性格都有了很大的了解,张有才什么也不知道就敢在她面前诋毁他,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苏熙芸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脸上却露出了浓浓的嘲讽笑容,自然,这嘲讽是针对张有才的。

“张公子,这门亲事是祖母亲自做的主。倩云一向都听从祖母的安排,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倩云相信她不会害了我的,至于张公子嘴里说的这些,倩云不是很明白,不过张公子要是有什么疑问的话,还请你去问祖母后好了。”苏倩云道。

张有才如何不知道这门亲事是苏老太太一人拿的主意?可是他就是不甘心咽下这口气去。

最开始,苏老太太是想将苏倩云许配给张有才的,可是张家却一直都顾左右而言他,既不肯给个准话,也没有把话说死。其目的却是还想再等等,看张有才还能不能再找一个家资雄厚的姑娘来,真没办法的时候,他们会勉为其难的迎娶苏倩云。

说到底,他们张家就是嫌弃苏倩云是个死了爹,无依无靠的孤女而已,尽管有承安伯府这颗大树好乘凉,可到底不能给张家带来什么利益来。

但是偏偏,这个他们看不上的孤女,有一天却忽然被另一个身世显赫的人家看中了。

张有才包括张家那些长辈,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起来。在他们眼中,往日这个被他们瞧不上的孤女忽然摇身一变,成了金钵钵了,他们认为,苏倩云身上一定有着某种福泽,这才让白家不惜一切的想将她娶回家,这个福泽,一定能让白家的富贵更上一层楼。可要是如果他们张家想方设法将苏倩云娶了回去,那么她身上的福泽便只能兴旺张家了。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