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3-14 07:55:52 字数:3750 阅读进度:225/850

“哼!不知?那你真是枉称伺候了老太太一辈子的老奴才了。除非你年轻时候的眼睛就瞎了。”苏熙芸说的无比讽刺。

在亲眼看过了小绿屋子里的狼狈与惨状,再看到那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被吓的仿若变了一个人似的,苏倩云自然对罪魁祸首李嬷嬷恨之入骨了。没人去记恨一个傻子,因为应该记恨的人是那只背后操纵这一切的那只肮脏的手。

那人除了是李嬷嬷,还能有谁?除了李嬷嬷,没人会费尽心机的将一个傻子屡次三番的弄进府来,也没人会一遍又一遍的教傻子如何去侵犯一个女子,只可惜,傻子就是傻子,苏倩云在看到小绿仍旧是清白之身的那一瞬间,整颗心都放下了。还好,还能有挽回的机会,小绿要是真的被一个傻子毁了清白。她真的就不知道要如何去做了。

“……”李嬷嬷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接口,这二小姐说的话一向都是这样扎人,就像是针尖麦芒一样,让人听了难受不已。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苏熙芸也应该带着那个傻子到了春晖院。苏倩云便不再跟李嬷嬷打官腔。她冷冷道:“好了。你不是担心你儿子吗?咱们这就去春晖院吧?您老还能走的动吗?要不要我找个轿子给你坐?”

“快些吧,晚了说不定连你儿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呢。”苏倩云语气轻飘飘的道。

听了苏倩云的话,李嬷嬷的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但是这个时候,无论如何生气伤心,她都不敢在苏倩云面前造次。她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机会,此刻已然没有胜算,做人如果不低调一点的话,那真的就是死路一条了。

“奴婢,奴婢能走的动。多谢二小姐关心。”李嬷嬷咬牙切齿的道。

苏倩云欣赏了片刻李嬷嬷那张因为愤怒而差点扭曲的脸,心中总算是好受了些,她收回眼光,慢悠悠的走了出去,走之前,她让自己身边的大丫鬟如月带着一帮丫鬟婆子将小绿从那个狼狈不堪的房间里挪到了前面,现在偏厅里安置下来。

如月听了。当即就按着她的指示,一一照做了。

苏倩云这才慢悠悠的带着李嬷嬷往春晖院而去。半路上还碰见了苏老太太派来请李嬷嬷的婆子。

“二小姐好。”那婆子恭敬道:“奴婢是奉命来请李嬷嬷的。”

奉谁的命?当然是苏老太太的。想必,苏熙芸在春晖院里已经成功的激起了老太太的怒火了,此时去,倒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喏,人我已经带来了,就在这儿。“苏倩云淡淡道,说着。用手一指李嬷嬷,道:“人我就交给你了。请务必要保管好,要是有个闪失,不说老太太,就连我,也不会放过你!”苏倩云说着,轻飘飘的往前去了。方向自然是春晖院。

那婆子心中一紧,忙对李嬷嬷道:“嬷嬷,请吧。”她在春晖院里的地位不如李嬷嬷,此刻见了李嬷嬷就有些心虚。

李嬷嬷也知道自己今日是无论如何都要走这一趟的。当下,她便不再多言,只点点头,便与那婆子一起跟在苏熙芸身后朝春晖院走来,短短的一段路,李嬷嬷却觉得好长好长,她既担心春晖院里自己儿子的安危,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碰苏老太太的怒气。

是的,怒气,苏老太太此刻一定很生气。李嬷嬷将什么都预料到了。

但即使是这样,她也必须一步一步的往那里去。因为苏老太太在那里等她,并且耐性一向都不怎么好,她要是去的晚了,等待着她的,直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那在旁边带路的嬷嬷有心跟李嬷嬷交好,不等她发问,便自动自觉的向她说起了春晖院里的情景:“李嬷嬷,等下你可要小心一些,那三小姐在老太太面前大大告了你一状,说你纵子行凶,老太太气的正要拿你问罪呢!你等一下可要小心一些。”

她原本以为,自己说了这番话,对方一定会对她感激涕零,就算不是如此,那至少也要感谢一番才行。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李嬷嬷听了她的话,忽然一把拉住了她的衣服领子,怒喝道:“纵子行凶?我儿子没有杀人!他只不过是睡了一个姑娘而已!路嬷嬷,你再说一遍,老太太是怎么说的?”

那路嬷嬷吓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只顾着不停摇头,李嬷嬷的忽然发怒实在是太让人措手不及了些。

路嬷嬷正暗呼倒霉的时候,李嬷嬷一把丢了她大步朝着近在眼前的春晖院走去。

路嬷嬷整整衣服,抬头看了看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李嬷嬷,连忙奔跑着追了过去。

当门口的婆子高声禀报着李嬷嬷到来了的时候,春晖院内外皆是一静。

李嬷嬷站在门口那道珠帘前静静等了片刻,立刻便从内里冲出来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一左一右的架住了她,不由分说带着她就往里走,等到了屋子正中央,一人在她腿弯上踢了一脚,李嬷嬷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她顾不上去打量旁人,包括苏老太太,她的目光在屋子里搜寻一圈,寻找着儿子栓子的身影,可惜,她找遍了每个角落也没见着。

“老太太,栓儿呢?”不等端坐在高堂之上的苏老太太发问,李嬷嬷便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句。

这话将正准备质问她的苏老太太气的险些笑了出来。

“好你个李嬷嬷,纵容你儿子私闯后院,差点坏掉了熙芸身边大丫头的清白,将伯府里弄的乌烟瘴气一团糟,你还有脸来问我你儿子在哪里?那个孽畜早已经被乱棍打死了!这样的人,我如何能轻饶!”

听了这话,李嬷嬷脑袋里“嗡!”的一声,差点昏死过去。

“老太太,你说的,是,是真的吗?”李嬷嬷声音发颤的道。眼神里全是心如死灰,还带着一点点不可置信。

苏老太太冷哼一声,道:“自然是骗你的!他一个傻子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若是杀了他岂不是不公?自然是要查出幕后指使之人来。

李嬷嬷听了这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没等她这口气喘完,苏老太太便接着道:“但若是没有人来招认的话,那么我就只好将他乱棍打死!”

李嬷嬷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剧烈咳嗽了起来。

苏老太太看着李嬷嬷的狼狈样子,转身拉着着苏熙芸的手,在她手背上轻拍一记,温和道:“熙芸,你相信祖母,一定会查出真相,揪出幕后之人,给你一个交代的。”

尚且不说苏熙芸听了这话作何反应,单单就说李嬷嬷,她听了苏老太太这话,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抬头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坐在苏老太太身边的苏熙芸一眼,却正好与对方的眼神对上。

苏熙芸得意洋洋的看了李嬷嬷一眼,便不屑的将眼光收回,转身笑眯眯的跟苏老太太悄声说起了话,那情景,完全就是一副其乐融融的祖孙相聚图。这一幕,险些刺伤李嬷嬷的眼。

她知道苏熙芸最近这段时间很是受宠,可是她更明白,苏老太太做的这一切,都是表面上的功夫。实际上,老太太对几个孙女的感情,完全比不上对她们这些伺候了一辈子的老人。譬如之前的大小姐苏黛云,老太太从小将她宠到大,可是她落魄了以后,苏老太太一样对她不闻不问,就更不用说底下的二小姐三小姐了,半路上忽然宠爱起来的,那宠爱,能值多少银子?

可是今天,李嬷嬷却实实在在的看到了苏老太太对苏熙芸的好,因为这份好,苏老太太对她这个伺候了一辈子的老人疾言厉色。

这让她心惊,她终于感觉到,苏老太太有些不一样了。

“你说是不说?”苏老太太怒气冲冲道:“磨磨蹭蹭的在那里做什么?”

李嬷嬷连忙收慑心神,答道:“不知老太太让奴婢说什么?”

苏老太太气的又想发怒,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道:“祖母,那就一个一个来,咱们就先说说,这李嬷嬷的儿子怎么这次又进府了?祖母您上次不是惩罚李嬷嬷的时候说过吗?以后再也不允许他进府的。这府里也不能再让陌生人进来,一经发现,那便要从严处置。”

是苏熙芸的声音,李嬷嬷一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这两个姐妹一个比一个厉害,都不是省油的灯!

没人能听得见李嬷嬷心中的呐喊声。

“是啊,上次已经严厉警告过了,李嬷嬷,你说说看,你儿子怎么又跑进府里来了?”苏老太太道。

抵赖是没有用的,上次栓子便是她带进来的,都已经承认了,这次她不承认,根本不会有人承认的。李嬷嬷咬咬牙,开口道:“是奴婢带他进来的,奴婢明知故犯,错上加错,求老太太责罚。”说着,她便深深低下了头。

苏老太太沉声道:“明知故犯,罪加一等!来人,先打李嬷嬷二十大板再说!”

立刻便有几个婆子上前拖着李嬷嬷下去,她还想挣扎着说些什么,那些婆子之中立刻有人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很快,院子里便响起了噼里啪啦打板子的声音。贞以农圾。

苏熙芸看了苏倩云一眼,姐妹俩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痛快。

苏老太太坐在那里又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实则她的内心之中也在飞快的盘算着什么。

最近,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这个最小的孙女苏熙芸其实骨子里隐藏着一种傲气,并且不肯向她低头。虽然她每天看见她的时候,那态度比苏倩云的都还要恭敬,可是苏老太太还是觉得,她对自己不够尊敬。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从前几日开始,她便已经在盘算着磨一磨这苏熙芸的性子。可是她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方法,如今,机会总算是来了。

李嬷嬷将栓子带进来这件事情苏老太太其实是知道的,但她却按兵不动。她只想伺机整治苏熙芸一番。旁的什么都不在乎,什么李嬷嬷,什么栓子,说白了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当然是自己的威严最重要了。

重新在这个桀骜不驯的孙女面前树立威信,并且整的她服服帖帖,在苏老太太看来,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