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严刑逼供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3-31 16:43:05 字数:3366 阅读进度:460/850

齐烨说着,一个利索的翻身下马,衣抉飘飘恍若惊鸿,苏熙芸才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他便已经掀开帘子上了马车了。

“小姐,奴婢去坐另一辆马车。”珍珠很有眼色的站起身退下了马车。

而马车内,苏熙芸已经在问了:“你是怎么遇上太子殿下跟我大姐的?”

“一会儿再告诉你!”

……

宗人府大牢,位于大齐皇城内城,是大齐王朝看押重犯之地,其赫赫威名令平名百姓皆闻风丧胆。因为里面关押着的莫不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江洋大盗,或曾权倾朝野的贪官污吏,甚至传闻还有许多早已销声匿迹的奇人异士。

这里终日阴气森森,是整个大齐最肮脏不堪的地方,鲜少有达官贵人来此,可是今日,这里却迎来了大齐皇朝最为尊贵显赫的太子殿下。

“殿下!林嗣同就在关最里面!”午时刚过,一向安静的牢房走廊口,忽然传出一道献媚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数道脚步声,虽然不大,但在这寂如死水一般的大牢内,却犹如最响的雷鼓,重重的敲击在被关押在这里的每个犯人的耳朵里。

近了,那脚步声渐渐的走到了宗人府最大的一间牢房外面,这里,已经是走廊的尽头。

为首一人,正是当朝太子。他头戴束发银冠。内穿白色大袖中衣,外套白色无袖交领曲裾深衣,两边肩头绣着淡青色云状花纹,系一条黄色玉环宫绦。这个装扮,让他整个人还真有了那么几分英俊潇洒的气势,而他此刻的表情,却是一脸的萧杀。

宗人府府丞刘大人弯着腰献媚的道:“殿下。这里头关着的,就是林嗣同了!”

太子伸着头去瞧,只见铁门之后的乱草堆内躺了一个面部朝下,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他就是福州刺史林嗣同?”太子诧异的开口问。

刘大人忙献媚的道:“是啊,殿下,上午您派人将这林嗣同搜送了来。之后卑职便对他展开了严刑逼供,如今他已经是将什么都招认了?”

“都招了?”听了这话,太子脸上出现一丝好奇之色来:“他都说了什么?”

刘大人忙道:“回殿下,林嗣同招认说在他任上的府邸里,秘密藏着一封书信,那是当朝的杜尚书秘密写给他的,卑职已经命人快马加鞭的赶去福州取去了。”

“好!”太子白净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喜色来,他点点头,道:“这林嗣同的嘴巴硬的很,你能给他撬开,本宫甚是欣慰。”

刘大人听了这话,笑不拢嘴的道:“殿下说笑了,这是卑职应该做的!”

“对了,他还招了什么?”太子又问道。

刘大人连忙伸手从一旁的侍卫手上接过来一个供纸,那上头还摁着鲜红的大拇指印,他小心翼翼的递给太子,道:“殿下,那林嗣同招供的都在这上头写了。”

太子伸手接过去,然后一字一句的看了下去,面上笑容越来越浓。

刘大人在旁边恭敬的等着。

好一会儿,太子才看完,之后,他将那页纸折起来放进袖袋里,道:“很好,本宫会将这页供纸拿去给父皇观看!对了,不是还有二十多个可疑之人吗?他们被关在哪里?”

“在另外一处监牢内。”刘大人道:“殿下,可要卑职带您过去?”

太子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道:“本宫先不过去,你将他们看好了!要是死了一个,本宫拿你试问!”

听了这话,刘大人浑身哆嗦了一下,忙应道:“是!殿下,卑职保证会让他们都活蹦乱跳的!”

太子点点头,这才将目光再一次转向大牢之内。

这位林嗣同,在福州的时候被太子抓获,后来在客栈那一役险些逃走,但之后的命运就不怎么好了,太子归京这一路上自从有了齐烨之后,那是顺风顺水,这位林嗣同因为招了太子厌恶,被一路鞭打着带回京都,之后直接被丢进大牢之内,刘大人只用了半天功夫就把他弄的面目全非了,太子想要认出他来,那是相当困难。

刘大人见太子望向牢内,于是忙给一旁的侍卫使眼色,很快,便有两个手脚麻利的侍卫上前迅速打开锁,然后捂着鼻子进到牢内,一把将躺在地上那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翻了一个身。顿时,属于林嗣同的那张面白无须,浓眉大眼的面孔便暴露了出来,尽管伤痕累累,但仍然能让人一眼认出来就是他。

此刻的林嗣同,不知道是身体太虚弱了还是怎么的,居然已经昏迷过去了,太子只看了一眼,便淡淡道:“罢了,好好看着他,说不定父皇会亲自审理此案,不要给本宫有任何差池,不然,提头来见!”

“是!殿下!卑职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做好这件事情!”刘大人忙道。

太子点点头,然后有些厌恶的快步走出了这座散发着阵阵恶臭味道的监牢。

御书房内。

皇帝身着一身金黄龙袍,随意闲适的坐在御案之后,迅速用眼睛扫过摆放在自己面前的那道供纸,而后抬头对站在自己面前一丈开外的太子道:“这真的是林嗣同招供出来的?”

“千真万确!”太子不假思索的道:“这张供纸是宗人府府丞刘大人亲手交给儿臣的,这绝不会有错!”

皇上听了,低头沉思片刻,然而抬头道:“他真的派人去福州寻找那封书信去了?”

太子又点了一下头。

皇上叹口气,道:“行,你先退下去,等那封书信取到,朕自有定夺。”

“儿臣遵旨!”太子应了一声,然后转身慢慢退下了。

在太子离开了以后,皇帝慢慢低头又将那页供纸瞧了一遍,面上渐渐出现一丝凝重之色来,只要是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这是皇上发怒的前兆。

御书房外,几个宫人胆战心惊的站在那里。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他们已经嗅到了。

过了好久,书房内才传出皇上冷冷的声音:“这杜如海,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不将朕放在眼里了!”话音刚落,屋内忽然传出“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被扔到地上去了,发出老大一声响。

宫人们吓了一大跳,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

太子出了御书房,直直往宫门处走去,虽然才分开半日,但是他心中却颇有些归心似箭的感觉,城南那座别院,曾经是他的伤心之地,可如今,竟成了他最为期盼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一个苏黛云。

太子进去的时候,这院子里已经恢复到从前的模样了,一样的丫鬟,一样的人,就连那个站在窗前插花的美丽shao妇都是从前的模样,看到这一切,他的面上终于露出笑容来。

“参见太子殿下!”众人看到太子来了,连忙请安,那个站在窗前插花的美妇也回过了头,可当她瞧见太子怀里空空如也的时候,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震惊的模样。

“黛云,你听我说!皇祖母十分喜爱胤卿,我便将他留在宫中,让皇祖母玩两天。”太子一见苏黛云的震惊模样,便立刻上前解释道。巨团丸血。

那美妇也就是苏黛云,她闻言惊讶道:“你将胤卿留给太后娘娘玩两天?他又不是玩具!”那个玩字,她拖了很长的音调。

太子闻言,忙道:“黛云,是我失言了。总之你放心好了,皇祖母他疼爱胤卿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他呢?毕竟我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还是千辛万苦才得来的。”

“对了,宫里有现成的乳娘,胤卿吃奶的问题,你也不用担心。”太子补充道。

苏黛云静静的站在那里,等他将话讲完,过了好久才道:“殿下,那,太后娘娘可有曾说,什么时候将孩子还给我?”.!

“你不用急,今日晚上我便带你进宫去拜见母后。”太子笑眯眯的道:“等你见过了母后之后,便住在宫内不用出来了,你想见胤卿的话,那还不是随时都可以?”

然而苏黛云却没有他这么乐观,尤其是在听说皇后娘娘要见她这件事情之后。

“我真的,可以留在宫内?”苏黛云有些疑惑的道:“殿下,你说的这些我怎么就不敢相信呢?”

太子一把拉住她的手,面上带了些愧疚道:“黛云,我之前曾向你承诺过,等带了你回来,便让父皇同意你做我的侧妃,可是我恐怕要食言了,对不起,母后她只同意你当侍妾。”

太子说完,一眨不眨的盯着苏黛云,生怕从她脸上看到不情愿的表情。可是他看了许久,苏黛云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

“侍妾就侍妾吧,慢慢来。”苏黛云忽然一下子扑到太子怀里,开口道:“我知道,以我的身份,皇后娘娘她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我的,可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接纳我的。”

太子感受着怀里女子身上的柔软与馨香,再听着这些善解人意的话语,心中一股暖流涌过,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在苏黛云额头上深深落下一吻道:“你放心,这个侧妃之位,我总有一日会为你争取到的!”

...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