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和离书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4-05 21:44:20 字数:3300 阅读进度:490/850

众人愣了一下,这才有人飞奔着出去了。

秦萧望望床上面如金纸一般的张敏瑶,忽然蹲下身去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一幕惊呆了四周站着的下人,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秦萧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会哭成这样!这情景瞧着实在是太过诡异,众人站在旁边,没一个人敢上前来劝的。整间屋子里,都回荡着秦萧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仆人中已经有人悄悄的挪动脚步往外走去了。

等大夫请来之时,秦萧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大夫,求求你,你一定要保住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一见到大夫,秦萧便猛的从地上窜起来,满脸泪痕的拉着大夫的手就不松开了。

他这幅样子吓了那大夫一大跳,忙不迭的将手从秦萧手里抽出来,急急道:“世子爷,那你也要让老夫替夫人诊脉了再说啊!”

秦萧一听,忙点头:“好好好!大夫。你快些去替诊脉!”

那大夫应了,却又回头道:“世子爷,听说夫人已经有了七八个月的身孕了,如今突然大出血,你要赶快请个稳婆来才是啊!”

秦萧一听,连忙对着外头的仆妇大喊道:“大夫的话听到没有?还不快去请稳婆过来?要多请几个!”

此话一出。屋子里当即便奔出去四五个下人。

那大夫这才点点头去往床边,秦萧与四周的仆人都退到了外头,只留下几个仆妇在屋子里照看着。

但即使是站在外头,他的眼睛也是一直都紧张的望着屋内。时间似乎过的很慢,过了好久,里屋的门才打开,走出一个端了半盆子血水的仆妇来,秦萧上去就把她拉住了:“里面情况怎么样?”

“世子爷,大夫说夫人肚子上受了重创,孩子已然胎死腹中,即便是生下来,那也活不了了!“那婆子一脸叹息的道:“真是遭虐啊!”

一句话,让秦萧脸上再无一丝血色。

胎死腹中,那丽塔还能不能再残忍一些!

一想到对方那张如花的笑靥,秦萧便不受控制的大骂了起来:“恶魔!那个女人是恶魔!”

那婆子见了他癫狂的样子,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忙趁着他不备,端着血水盆子便出去了。

这一天,一直折腾到天黑,张敏瑶才在产婆的帮助下,早产生下一个已死的胎儿,是个男孩儿。

秦萧手里捧着那个小小的,尚不足月的小孩尸体,脸上却诡异的一滴眼泪也无。

安国侯从外头赶回来,看到这一幕,将秦萧叫到外头,叹口气道:“孩子,那丽塔公主就是这么任性,这次算是敏瑶倒霉,被她给碰见了,你不要去质问公主,知道吗?”

“父亲为何不让儿子质问她?”秦萧冷冰冰的开口道:“她丧尽天良。连这样恶毒的事情都做的出来,难道还不许我去问一声?”巨匠斤号。

安国侯看到他眼中极尽压抑着的愤怒,大大吃了一惊。

“萧儿,这件事情闹的这样大。连宫里头的皇上都知道了,他让皇后娘娘亲自将丽塔公主叫去训斥了一番,公主也保证以后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那父亲我应该将什么放在心上?”秦萧冷冷一笑,道:“过去父亲总是教育我,女人是玩物,千万不能投以真心,儿子用了这么多年,总算是达到了您的要求,如今你要儿子连亲骨肉都不要放在心上了吗?”

“那是不是再等等,我就可以连父母亲人也不要放在心上了?”秦萧嘲讽一笑。

“啪!”的一声,安国侯气的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秦萧那张白嫩的,让丽塔公主爱不释手的脸蛋顿时便肿起老高。

“老子什么时候叫你连父母都不放在心上了?”安国侯怒气冲冲道:“老子生了你,将你养这么大,你如今是想忤逆我吗?”

“我是我娘生的。”秦萧伸出手来,缓慢无比的将嘴角上的血渍擦拭干净,只淡淡道出了这么一句。

安国侯闻言窒了一窒,忽然将袖子一甩,大声道:“总之你给老子记住,不要去记恨丽塔公主,知道吗?不然的话,咱们整个侯府都会成为边牧国报复的对象!”说完,他再也不看秦萧一眼,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秦萧望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转身又回到了张敏瑶的床边,双目呆滞的坐着。

此时,张敏瑶已经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丽塔公主那一踢,不仅踢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而且将她的身子也给踢伤了,大夫开了好多药,都是叫她好生调养身子的,三年之中,她是不要再想着生孩子这件事情了。

就连张敏瑶这条命,也是大夫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救回来的。

此刻,张敏瑶在喝了药的情况下,整个人总算是有了一些力气,她睁开眼瞧着坐在床边的秦萧,费力的苦笑一下,开口道:“我应该在赐婚圣旨下来的时候就回去张家的。”

秦萧闻言,脸上不由一阵黯然。

此时此刻,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秦萧痛苦不堪的望着张敏瑶,这时候,他不得不相信一件事情,张敏瑶选择离开是正确的,倘若今日上午他没有阻拦对方,放她离开,是不是今天下午这场惨剧就不会发生?

孩子呆在太傅府,也好过变成一具死尸。

以丽塔公主的残忍程度,即便是张敏瑶没有离开,在侯府里面生下了这个孩子,恐怕也难逃厄运。

秦萧只要一想到这些,便头痛欲裂,这一生,很多人都说他花心风流,可谁又能知道,最初的最初,他也想要一心一意的待人的。一开始,是他放弃,可是后来,却成了环境逼着他放弃,那些从他生命中消失的女子,还有他心爱的孩子,这一切,都让他此刻伤心欲绝起来。

张敏瑶瞧着秦萧,她能感受到这个男子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股悲伤,可是最终,她只是淡淡开口:“秦萧,给我休书吧!如今孩子没了,我也总算是无牵无挂了,你早些放我离开,就是放我一条生路。”

秦萧听到这句带了些祈求的话语,顿时浑身一震。

张敏瑶就那么一脸平静的望着他,脸上既没有怨,也没有恨,有的,却只是一种解脱。

秦萧顿时无力的垂下头去:“好,我放你走。”

张敏瑶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一丝笑容来,可无论怎样瞧,那笑容里都带了一丝悲伤。

最终,在秦萧的坚持下,张敏瑶一直在安国候府中将养身子一个月,才拿着和离书亲自送张敏瑶回家。

秦萧没有给她休书,他说:“敏瑶,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休书那两个字实在是玷污了你,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想跟你白头到老。”

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深情,但张敏瑶却只是淡淡一笑,一个字都没说。

这一天,风和日丽,秦萧坐着马车亲自将张敏瑶送到太傅府,一进门,他便遭到了太傅大人狠狠的几个耳光。

“畜生!你还有脸进我们张家的门!”张太傅老当益壮的站在大门口,那模样威风凛凛,气势汹汹,险些看傻了那些从侯府随车赶过来的一干下人。而张敏瑶的两个哥哥,并排站在大门口,全部都用凶神恶煞一般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秦萧。

秦萧心中一紧,他刚想解释,就在这时,站在他身边的张敏瑶却上前一步开口道:“爷爷,大哥,二哥,这件事情不关他的事情,你们不用这样。”

“哼!如果不是他风流成性,勾搭上了那丽塔公主,瑶儿你又怎么会失去孩子?”张太傅将手往身后一背,冷冷盯着秦萧道:“他才是罪魁祸首!你以为亲自将瑶儿送回来我们就会原谅你?哼!敏清,敏之,给我狠狠的打!”[妙*筆*閣~]miao笔ge.更新快

说时迟,那时快,张太傅一声令下,并排站在大门口的张敏清与张敏之两兄弟便迅速的奔过去,一把揪住秦萧就开打,张敏瑶那么惨烈的失去孩子,这两个人对秦萧恨之已极,出手那是毫不留情。

秦萧并不敢反抗,无论怎样说,这件事情都错在他身上,所以无论张敏清两兄弟将他打的有多狠,他都一声不吭。

不一会儿,他便被这如狼似虎一般的两兄弟给揍的趴在地上了,浑身青紫,脸成猪头。张敏之还要打,张太傅连忙开口道:“敏之,住手!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张敏之这才住了口,他放开秦萧,低头狠狠啐了他一口,骂道:“你这样的人,打死也是活该!”

兄弟俩一起扶着张敏瑶走到张太傅面前。

短短一个月时间,张敏瑶丰腴的身子一下子消瘦了一大半,整个人看起来也病歪歪的,张太傅一见之下,顿时湿了眼眶,他点点头,对着张敏瑶道:“好孩子,回来就好,张家永远都是你的家!”

“祖父,孙女这次回来,再也不会回去了。”张敏瑶凄然一笑,道:“他给了我和离书。”

...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