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退缩已经没用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4-18 07:02:44 字数:5395 阅读进度:504/850

“哦?是什么样的坑?”苏黛云不由的挑起了眉头。

“太子与余三小姐三个月之后大婚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还有石家的四小姐石锦凤,她也被皇后赐给了太子做侧妃。”苏熙芸慢慢道:“除了这些,皇后还给东宫内又塞了好些女人。”

“这些我都知道。”苏黛云闻言,脸上淡漠的不见丝毫表情:“这些是皇后挖的坑?她太低估我了吧?这些女人。我根本就不在乎!”她虽然这样说,但脸上的笑容终究还是渐渐的淡了下来。

“你听我继续把话往下讲。”苏熙芸淡淡道:“娘娘告诉我,她说你这段时间安分守己,而且太子也在她面前提了好多次,所以,她决定提升你的位分,让你做太子侧妃。”

“而且,她还准许你每三天去太后寝宫内看望一下皇长孙。”

一听到最后一句话,苏黛云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她的条件是什么?”到底是苏黛云,尽管沉浸在这巨大的喜悦当中,她却还是一瞬间便恢复了理智,而且,还抓住了重点。

苏熙芸听到这句话,脸上总算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能够这么快就想到这件事情,那说明苏黛云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她瞧了对方一眼,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娘娘说,要你劝说太子殿下,半年之内不见你一面。并且要多多宠幸别的美人儿。”

一听到这句话。苏黛云那双漂亮的瞳孔猛的一缩!放在双膝上的手也猛的颤抖了一下。

苏熙芸见到她这幅样子,实在是于心不忍,但这些事情她又不能不告诉她,而且由她告诉,总比皇后派来的那些宫人来讲来的好。她叹口气道:“姐姐,当初你选择跟了太子殿下的时候,我便跟你说过,要做太子的女人,那便要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你,做好准备了吗?”

听了这话,苏黛云坐在那里,脸色隐晦不定,久久都没有说话。

一旁的阿蛮实在是受不了殿内这压抑的气氛了,当即便上前道:“苏三小姐,皇后娘娘既然升了云姐姐的位分。为何还要让她劝说太子半年之内不要来见云姐姐?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不,这不是自相矛盾。”苏熙芸慢慢道:“皇后娘娘的意思很简单,她就是想找几个女人来分了姐姐的宠爱而已。”

“哦,原来如此。”阿蛮恍然大悟道。

“不仅仅是这样。皇后娘娘的后招还很多,大姐必须万分小心,才能平安顺遂的走下去。”苏熙芸苦笑道:“而且,除了答应,她别无选择。”

“没错,这样的条件,我是一定会答应的!”就在这时,一直都未曾怎么出声的苏黛云忽然开口道:“别说是三天,哪怕半个月见胤卿一次,我也会答应!”

“大姐,如今可不是你当初独自从别院里逃离之后的情景了,如今太子将你找回来,他心中已经圆满了。”苏熙芸听了这话。摇头叹息道:“一个人心中最难忘的便是得不到的那个人。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会念念不忘,可一旦得到,你的魅力便会大打折扣。”

“而且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感情就会淡下来,娘娘深普此道,她就是趁着太子心中稍稍对你松懈的时候,招进来大批的美女,一来分了你的宠爱,二来,她将你提到侧妃那个高位上,你又有皇长子傍身,这东宫里的每一个女人都会对你欲杀之而后快。无形之中,你便成了一个箭靶子,那些无论是新进东宫的美人儿,还是已有位分的侧妃侍妾,大家都会对你虎视眈眈。娘娘根本就不用动手,这些美人儿便会帮她除掉你!”

苏熙芸话落,殿内久久无声。

阿蛮已经吓的面无人色了,她望望苏熙芸,又回过身来望望一脸苍白,险些晕倒在地的苏黛云,忙冲过去一把扶住了她。『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大姐,这些都是小妹的猜测而已,娘娘到底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有备无患的好。”苏熙芸开口道。

苏黛云一直过了很久,才开口道:“那照你这样说,娘娘她是非要我死不可了,可我在宫中一直安分守已,从没有害过人啊?”

苏熙芸叹口气,道:“大姐,其实娘娘也很欣赏你这一点,但是你的名声被安国候府那帮畜生给破坏光了,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娘娘心中解不开的疙瘩,她是真的不想让你呆在太子身边。”

苏黛云闻言,脸上表情一寸一寸的冰冷了下来。

“我也不好在娘娘身边说什么,因为那样只会起反作用而已。”苏熙芸慢慢道。

阿蛮在一旁瞧着苏黛云脸上那副悲伤的表情,心中很是难受,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只好将求救的目光望向那个据说与苏黛云关系很好的苏三小姐身上,听说这个苏三小姐很是聪明,她一定会有办法帮助云姐姐的!

苏熙芸看到这个小宫女的目光,忽然间觉得她有些眼熟,但到底像谁,她却根本就想不起来。

“熙芸,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娘娘不讨厌我?”苏黛云忽然将目光转向苏熙芸,紧紧的盯着她道:“听说皇后娘娘之前也不喜欢你的,可是你却有办法让她改变对你的看法,求你教教我!”她的眼神,仿佛是抓住了救星一般。

可苏熙芸却摇头道:“大姐,不行的,同样的方法只可以使用一次,第二次就没有效果了,而且,皇后娘娘对你的厌恶与我不同,她不是厌恶你的人,而是厌恶你的名声,无论当年的事情你是不是清白的,可在京城老百姓当中,你仍然是一个被人休弃,而且名声不好的女子,娘娘会觉得,你跟了太子,会玷污他的名声,甚至会让整个皇室沦为天下笑柄,你与其吃力不讨好的去讨娘娘欢心,倒不如想些办法将你从前的名声抹去,这样的话,娘娘估计能对你改变看法。”

可究竟是改变天下人的看法容易,还是改变皇后娘娘一人的想法容易?

苏熙芸不知道。

苏黛云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终于慢慢变的绝望了起来,过了良久她才沙哑着嗓子道:“是不是,我选择回宫,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如今想来,倒是与阿蛮一起呆在江南那种小镇上的日子比较无忧无虑。

这样想着,苏黛云脸上慢慢的出现一丝失落的神采来。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的握住了。一抬眼,她便瞧见苏熙芸正站在她面前。

“大姐,你如今退缩已经是没有用的了。前头是悬崖峭壁,身后是万丈深渊,你退无可退!”苏熙芸紧紧的盯着她道:“娘娘是不喜欢你,可那又能怎样?你还有太子的宠爱!你为何放着现成的资源不用,偏偏要去抓那遥不可及的东西?”

苏黛云闻言,不由一愣。

“是啊,都说太子花心,不可靠,甚至连皇后娘娘都选择用美人计来夺走你的宠爱。可是我看见的,却是太子认识你快两年了,却对你依旧宠爱。”苏熙芸缓缓道。

“大姐,在太子心中,你终究跟旁人是不一样的,不然你此刻绝不会在这里!你要抓住这一点,继续稳固你在太子心中的地位,这样无论旁人怎样算计,你仍然能在这东宫之中立足!”

苏黛云听的有些呆愣:“可是,娘娘让太子半年不许见我,我要怎么巩固?”

“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苏熙芸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娘娘是不让太子见你面,可她又没说不允许你给太子写信啊?送东西啊?这些都可以勾起太子对你的思念的好不好?”

“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可以去慈宁宫里探视皇长孙,这可是你笼络太子之心的大好机会!”苏熙芸道:“大姐,你要是足够聪明,做的足够好,别说半年,就是三年太子也忘不了你!”

苏黛云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至于东宫那些女人的挑衅,你大可不必理会。”苏熙芸叹口气,继续道:“大姐,在这皇宫之中,你要懂得一个道理,吃亏是福。娘娘本来就不喜欢你的了,你若做事还是那么气焰嚣张,针锋相对的话,她会对你更加厌恶的,当然,一味忍让也未必会让她喜欢你,总之,不卑不吭就行了!”

“不卑不吭?吃亏是福?”苏黛云喃喃的念叨着这八个字,眼神里有着深深的迷惑。

苏黛云原本也没指望她能全部理解,当即道:“大姐,我说的这些话,你要记住,日后慢慢理解也成,离太子大婚还有三个月,在这段时间内,你可要好好把握这最后的机会,不仅要成功劝说太子,而且还要将你自己的心情调整过来,日后怎么面对那些东宫里的女人的挑衅陷害,怎么度过这漫漫半年,你心中要有个计较。可别到时候接受不了啊!”

苏黛云听了,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变的复杂了起来。

“对了,大姐,在这段时间内,你可千万要劝好了太子,不要让他将皇长孙交给新太子妃,或者是其他侧妃之类的女人抚养。最好让他同意将孩子交给你来抚养,知道吗?不然等太子大婚之后,皇长孙就会变成众女人争夺的对象了。”

苏黛云听了,当即答道:“熙芸,这个你多虑了,太子跟我说过,胤卿十岁之前,都会在太后娘娘的慈宁宫内长大,那些女人夺不走他的!”

“这是太子的意思,还是太后的意思?”苏熙芸闻言,眉头顿时紧紧的皱了起来。

苏黛云想了一下,道:“应该是太后的意思。”

苏熙芸闻言,皱眉想了很久,最终开口道:“也罢,孩子在慈宁宫内,比在东宫安全,只不过你可要注意一些,要经常去看望他,要是皇长孙认了旁人做母亲,到时候你可后悔都来不及了!这东宫内想要给他当母亲的人,那海了去了!”

苏黛云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她点点头道:“好,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

苏熙芸点点头,道:“好了,我要提醒你的,就是这些了。”

姐妹俩又说了些别的,殿外便传来了敲门声。苏黛云脸色顿时一变,她知道,那是皇后宫中的人来请苏熙芸回去了。苏熙芸今日好容易来看望她一趟,姐妹俩还来不及好好聚一聚,如今便要分离了,再见面又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这样想着,苏黛云面上便出现依依不舍的表情来。

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苏熙芸微微一笑,道:“大姐,你不用太过伤心,用不了多久,皇后娘娘便会晋升你为侧妃了,到时候,宫中有个什么宴会,你也是能参加的了,而我再过两个月便成亲了,之后宫宴什么的也能参加,到时候咱们还是能碰面的。”

听她这样说,苏黛云心中总算是放心了许多。阿蛮已经跑去开门了,而她则起身送苏熙芸离开。

门外站着的人果真是容嬷嬷,她一见到苏熙芸,当下便道:“三小姐,聚的差不多了吧?娘娘在坤宁宫内已经备下晚宴,特地让奴婢来请您回去呢!”

“嬷嬷,实在是不好意思,熙芸应该早些回去的,又劳累您老跑这一趟了。”苏熙芸忙道。

容嬷嬷看了她一眼,笑着道:“不碍事的,再说这东宫之内三小姐你也不太熟悉,还是奴婢亲自给您带路比较妥当,三小姐,请。”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怎么去看苏黛云一眼。

“走吧。”苏熙芸淡淡道,然后抬脚走出了宫殿,容嬷嬷上前两步,在前面带起路来。

一直走了很久,苏熙芸才慢慢回头,却看见那座偏僻的宫殿门口依旧站着两道瘦瘦的身影。

“三小姐,走吧。”容嬷嬷的声音淡淡从身后传来,苏熙芸一怔,然后扭过头去继续走了起来。

等回到坤宁宫内,皇后果真正坐在饭厅内等她,苏熙芸迎上去给她请安,还未弯下身子皇后便一把拉起她道:“你快些去净手,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鱼。”

“谢娘娘!”苏熙芸笑的眉眼弯弯,当即转身去净手了。

两个人用了一餐很是温馨的晚膳。

饭后,皇后这才问起苏熙芸去东宫内的情景。

“娘娘,我大姐她听了那些话以后,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她说,就算是半个月才能见皇长孙一次,她也愿意!”苏熙芸淡淡道。

皇后听了,却很满意:“她能答应就好。”

之后两个人便转移了话题说起了别的。

等到苏熙芸晚上回去自己住的子,一进去便瞧见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她忙走过去将信拿在手里,一瞧见信封上那苍劲有力的字体,她便明白,这是齐烨写给她的信。

苏熙芸慢慢将信拆开,一目十行的看下去,看到最后,她的嘴角渐渐的挂上了一丝讽刺的笑容。

没有想到她不过是进宫一趟,伯府里居然就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苏老太太为了要她出宫,辗转去了靖安侯府,结果却弄的伤口裂开,而且还弄脏了白家的椅子,这件事情简直能把人笑死!

就在苏熙芸无声的笑的开心之时,距离京城几里开外,正有一个黑影缓缓从大路上走来,此人身高五尺,一张脸俊美无匹,即便是风餐露宿也掩盖不了他那通身的风华气质,此人就是日夜兼程从福州赶回来的呼延二王子呼延寒。

此刻,他那张面孔上满满的都是阴霾之气。!

那日从客栈里一路追赶,无论呼延寒奔的怎样快,都无法找到那个狡猾如兔的小丫鬟。一开始他心中有些疑惑,可是一直追到京城边境,都还没有那个小丫头的消息,他顿时便知道,自己这是上当了,那个小丫头根本就没有往京城而来!

一发现这一点,呼延寒简直气的要死,他没有想到他堂堂边牧二王子,居然就被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给骗了。说出去简直丢死人!但是无论再气恼,他也毫无办法。

呼延寒在心中气恼了半日,望着那愈来愈近的京城大门,他的心顿时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苏家三小姐此刻就在那座高高耸立的城门内,他只用运用轻功,轻轻翻上那座墙头,趁着守门人都睡觉的时候,悄悄奔进城内,然后找到伯府,将那个狡猾的女子抓出来,连夜逃走,等回到大草原上,这个女子就是自己的了!巨呆肠号。

这样想着,呼延寒面朝着面前那座黑夜里高高耸立的城门,无声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不行,翻城墙还要不惊动侍卫,那个太耗费体力了,而且进城之后,还要一鼓作气的找到承安伯府,将苏三小姐从府里头抓出来,这一切都必须要经过精密的算计才行,不然的话,很容易功亏一篑。

经过了与七皇子齐晏一起算计苏熙芸而失败的事件之后,这一次,呼延寒难得的谨慎了起来。

...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