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官职罢免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4-30 07:04:27 字数:3230 阅读进度:546/850

“王爷……”珍珠等人刚开口,齐烨便转过身去,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朝着门外使了个眼色。

珍珠懂了。王爷这是叫她们都退下去。不要惊扰到了睡着的王妃,她点点头,悄无声息的领着那一帮子人退了下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齐烨这才慢慢抬脚,走到榻前,弯腰轻轻将苏熙芸抱了起来。预备往床上走去,榻上太凉了,睡在那里会生病的。可是他才一动,苏熙芸便醒了过来。

“王爷,你回来了?”苏熙芸睡眼朦胧的瞧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颜,当即开口道。因为她还未曾睡醒,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了些慵懒的味道。听的齐烨心神一荡,不由自主的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语气柔柔道:“我吵醒你啦?”

苏熙芸摇摇头,道:“今日白天睡多了,本来就不怎么困。”

齐烨自然知道她这是宽慰自己的话,他刚刚进来之时,苏熙芸的确睡的很沉,要不是他伸手抱她起来,这会子肯定还在沉沉的睡着。

“榻上太凉,我抱你回屋里睡。”齐烨淡淡道,说着,便打横抱着苏熙芸往屋内走去。苏熙芸一直都用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瞧着齐烨。瞧的他不由的心猿意马起来,声音暗哑的道:“你赶快睡,我去洗个澡。”说完,将苏熙芸往床上轻轻一放,拿被子替她盖好。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苏熙芸轻轻一笑,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丝声响都没有,过了好一会儿,隔壁房间里才传来了轻轻的水流声,声音很小,似乎在刻意的压低声音。苏熙芸知道,齐烨这是怕吵到她。

本来还不怎么有睡意,但躺了没多一会儿,苏熙芸还真的又睡着了。

当齐烨洗完澡,神清气爽的从隔壁屋子里回来之时,瞧见的便是苏熙芸沉沉睡去的模样,他轻轻一笑,上床来掀起被子挨着苏熙芸便躺下了,伸出一只手来将她抱入了自己怀里,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苏熙芸本来就是浅眠,他这一抱,顿时又将她吵醒了,黑夜里,她闻着身边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清香,当即将头靠过去,埋在了齐烨胸前,满足的闭上眼睛。

齐烨没有想到又将苏熙芸给吵醒了,心中当即浮上一丝愧疚来,他低低开口:“我又将你吵醒了?”

苏熙芸低低的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反正也睡不着了,你跟我讲讲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吧!”

齐烨挑眉:“你真的不困?”

苏熙芸当即点头,虽然黑夜里齐烨什么都看不到,但苏熙芸本身就一直都窝在他怀里,他还是能感觉到她点了头,当下便开口缓缓道:“昨晚上我连夜押解着丽香公主进了宫,将父皇从床上喊了起来,将昨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他听,又拿出了前些日子搜罗到的大老爷贪污国库三十万两银子的证据,皇上大怒,当即下旨撤去你大伯父的官职,本来是要半夜抓人的,是我劝住了父皇。”

“一直到今日早上,皇上才命人去承安伯府将将大老爷与老太太押解入宫。”齐烨淡淡道:“之后父皇便将大老爷革职查办,而老太太在皇上的逼问之下,将昨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那个丽香公主的确是趁着她买人之际,趁机混入伯府的。之后老太太看她伶俐,而且听话,便选了她来勾引于我,之后的事情你便知道了。”

苏熙芸点点头,冷笑一声道:“她千般算计,恐怕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你说的对。”齐烨呵呵一笑,道:“她在父皇面前哭的是痛哭流涕,一直强调自己多么多么宠爱于你,父皇最不爱听这个,当即便呵斥了她,老太太当时没差点吓晕过去!”

“那丽香公主昨儿个父皇也见了,审问什么她都不说,父皇一气之下便将她也关入了宗人府大牢。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父皇绝不会这样轻易罢休。这一次,承安伯府恐怕不能善了。“

“可是我听说,我祖母也没有回来?”苏熙芸诧异开口道。

齐烨点点头,道:“昨日你险些被丽香公主抓走,我也受了伤,这一切都跟伯府脱不开关系,而老太太则是造成这一后果的主要之人,父皇如何会放过她?刚要命人打她板子,她便吓晕过去了。”

“之后呢?”苏熙芸顿时挑起了眉间,跟齐烨呆的久了,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简直跟他如出一辙。

“之后皇上厌烦,便将她也丢入了大牢里,她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婆子,又一身病,还真的没有人愿意理会她。”齐烨淡淡道,说着,他伸手在苏熙芸面颊上抚摸了一下,道:“你可会让我帮助他们逃过这次的劫难?”

“不会!”苏熙芸斩钉截铁的道:“她们有今日,那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我为何要救他们?”这话实在是冷酷无情到了极致。

齐烨其实心中已经猜测到了几分,昨日在沁芳居里他对苏熙芸说自己要对伯府动手了,那时候她便一直都无动于衷,今日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然而他却丝毫也不觉得苏熙芸冷酷无情,相反,苏熙芸在乎的人,她都一直在想尽办法去保护。

如三夫人,如苏倩云,就连珍珠与小绿这样的丫头,她心中也是在乎的。苏熙芸不愿意理会苏老太太与苏大老爷这样的人,实在是因为对其太厌恶了。

“睡吧,不要多想了。”齐烨淡淡道,不由将怀里的苏熙芸搂的更紧了一些。

“嗯。”苏熙芸窝在齐烨怀里蹭了蹭,闭上眼睛与他一起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大早,齐烨还在睡,但苏熙芸却已经醒过来了,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刚挑开帘子走出内室,便听到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齐烨还在沉睡,是谁这样大胆子,居然敢在这里喧哗?苏熙芸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抬脚便走了出去。

堂屋里,一大群丫鬟婆子正在死命的拦着一个拼命想闯进来的女子,那女子一身朴素装扮,一张尖尖的瓜子脸上满是焦急之色,正是好久都不曾在苏熙芸面前露过面的湘绣。

“将她拖出去!不知道王爷还在里头睡觉吗?”苏熙芸压低了声音,冷冷开口道。

婆子们听到这话,顿时更用力的将湘绣往外拉去,湘绣也急了,苏熙芸不让她呼喊,她偏要呼喊!

“啊!----”湘绣使劲了力气尖叫,但声音还没有出喉咙,旁边忽然闪过来一个人拿了一团娟帕迅速塞入了她的嘴巴里,顿时,她什么声音也发不出了,只能用一种充满怨毒的目光望着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老嬷嬷。

苏熙芸也在看,这个老嬷嬷,应该就是齐烨的奶娘苏嬷嬷了吧?

她正在打量着,那苏嬷嬷已经转过身来,对着她恭敬的请了个安低声道:“王妃,这个人闯进来,是奴婢等人的失职,奴婢这便将其押下去,您先去洗漱打扮,等用过早膳之后再来审问,如何?”

苏熙芸这才想起来她刚刚从床上下来,还没有来得及梳妆打扮,于是便点点头道:“苏嬷嬷,就按你说的做。”

苏嬷嬷本来面色平静,但是当苏熙芸准确无比的喊出她的姓氏之后,她的眼中顿时露出一阵惊讶之色来,但是很快,她便将其隐藏了起来,恭敬的对着苏熙芸福了福身,转身示意那帮婆子们押着湘绣退下去了,整个过程中没有发出丝毫过大的动静。

苏熙芸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她心中对这个苏嬷嬷也更加好奇了些。

转身进了屋,珍珠等人轻手轻脚的伺候着她在堂屋里洗漱打扮一番,当早膳端上来的时候,苏熙芸轻手轻脚的走到里屋门口,掀开帘子望了一眼,见齐烨还沉沉睡着,她便放了帘子出来,独自在桌边坐了下来。

用完早膳,苏熙芸便带着珍珠等人出了屋子,苏嬷嬷已经候在那里了,见苏熙芸出来,她忙上去请了个安,然后才道:“王妃,湘绣姑娘如今已经被控制住,关在了后院厢房内,您看……”

苏熙芸回头瞧了瞧正屋,齐烨还在沉睡,如果湘绣再尖叫的话,恐怕会将他惊醒过来,齐烨那么累,苏熙芸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将她带到凤梧轩去,等下我便过去。”苏熙芸淡淡吩咐。

凤梧轩,就在齐烨与苏熙芸住的王府主院的隔壁,平常都是处理府中庶务的时候,苏熙芸才会过去。估低住才。

“是!王妃!”苏嬷嬷应了一声,当即退下去办差。

苏熙芸整整衣衫,这才在珍珠的搀扶下去了隔壁院子。不一会儿,五花大绑的湘绣便被苏嬷嬷等人押了上来,一望见高高坐在上首位置的苏熙芸之时,她的目光里顿时出现一丝欣喜之意来。

...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