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秦萧中毒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5-18 07:08:22 字数:3510 阅读进度:576/850

小厮没有想到安国侯夫人会突然想起来问这个,愣了一下才道:“回夫人话,侯爷今日出门访友去了,还未曾归来。『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安国侯夫人听罢。顿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自从她手残了之后,安国侯便很少进她的屋。也很少在府中呆着了。但她没有想到,明儿个就是秦萧成亲的日子了,今天他居然仍不在家!

“算了,我自己过去看望萧儿!”安国侯夫人说着,脚下不停。小厮见状,乐得不出声。只默默无言的跟在安国侯夫人身后。想到等下主子瞧见书房内的情景会有的暴怒,他很聪明的悄悄走慢了一些,与安国侯夫人拉开了距离。

不一会儿,书房便近在眼前,远远望去,有不少小厮正焦急万分的等在外头,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飞乱撞,等瞧见安国侯夫人之后,那几个人面上顿时出现几丝欣喜若狂的表情来,顺着路便奔到了她面前。

“小的参见夫人!”众小厮跪了一地。

安国侯夫人将右手紧紧的塞在袖筒里,头昂的高高的:“你们主子在书房内怎么样了?”

众小厮胆战心惊的抬头望了她一眼。俱都低下头去:“夫人,您还是亲自进去瞧瞧吧!”

安国侯夫人狐疑的瞧了众人两眼,心中越发的感到不妙,她不再停留,大步的走了进去。

书房里仍然有两个小厮守着。那一排排的书架中间,一张梨花木书案上正伏着一个人,看鬓发与衣裳正是秦萧无疑,安国侯夫人大步走过去,伸手推了他一下:“萧儿,你怎么了?醒醒!”

然而秦萧却毫无反应。

“萧儿!”安国侯夫人急急的又喊了一句。

屋子里回荡着她的喊声,此外,任何声音都没有,桌案上伏趴的那个人丝毫动静也无,几乎连触手都是冰冷的。安国侯夫人的心狂跳着,她咬咬牙,对着屋子里的两个小厮吼道:“你们两个是死人吗?还不快过来帮忙将少爷抬起来!”

两个小厮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的奔过去,两个人合力,将趴伏在桌案上的秦萧身子抬了起来。

顿时。一张苍白如纸,嘴角挂了两道鲜红血迹的脸庞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一丝生气也无。

“萧儿!”安国侯夫人一见之下,顿时吓的魂不附体,她扑上去一把抱着秦萧便哭喊开了。

众小厮站在那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的,最后还是那个贴身伺候秦萧的小厮忍不住上前道:“夫人,您先别哭了!还是赶快想办法将太医们请来,为少爷诊脉吧!再耽搁下去,少爷可就真的出事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安国侯夫人闻言,顿时止住了哭泣。她从儿子怀里探出头来,连连对着那小厮点头道:“你说的对!赶快去请太医来!萧儿决不能有事!”

那小厮却迟疑了起来:“夫人,去请太医的话,那也要有您的名帖啊!”不然哪个太医愿意跟着自己回来?

他话音刚落,一个名帖便扔进了他的怀里,安国侯夫人急急的催促道:“现在没话说了吧?快些去啊?”

“是!夫人!”那小厮应了一声,飞奔着窜出去了。

“我可怜的萧儿,你这是怎么了?”安国侯夫人一边伤心无比的哭着,一边拿出帕子来,仔细小心的将秦萧嘴角上的血渍擦拭干净,那些血似乎是刚刚才淌出来的,一擦便掉。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她便喊来两个小厮,将秦萧抬起来,在书房内唯一的一张凉塌上安置了起来。

“咦,刚刚带着我过来的那个小厮呢?”这时候,安国侯夫人忽然间想起来这个人,当即问道。她瞧过了,这屋子里站着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刚刚的那个小厮。台史叉划。

屋子里的下人全部都不明所以的瞧着安国侯夫人,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说啊,你们都哑巴了?”安国侯夫人打量了众人一眼,语气里渐渐的带了怒气。

这时候,屋子里有一个小厮弱弱的开口道:“夫人,奴才们刚刚才发现世子爷成了这样,正预备去向您禀报这件事情,结果您便来了,刚才这里并没有人出去过啊!”

安国侯夫人闻言,顿时吃了一惊,这时候她才想起,刚刚那个小厮,她竟从未见过!

她的脸色慢慢的变了。

众人也都觉得事有蹊跷,俱都胆战心惊的低着头,不动声色的往后移动着身子,生怕安国侯夫人发起火来,殃及鱼池。

然而安国侯夫人却忽然平静了下来,脸上的怒气也渐渐的消退了下去,她吩咐道:“你们,派几个人去大门处守着,一旦看到太医进府,就立刻将他带到这里来!”

“是!夫人!”小厮们应了一声,连忙退下去了。屋子里只留下了一个。

安国侯夫人又返回去,重新在秦萧身边坐了下来,她伸手摸摸儿子的头,摸摸他的脸,最后,在鼻子下一探。

还好,还有气息。

安国侯夫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人还没死,就还有救。

可秦萧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

安国侯夫人这时候才想起这个问题来,她的脸上重新布满了阴霾,目光在屋子里扫了起来,第一时间便落在了书案上的一托盘酒菜上头。

那是一盘子酱烧鸭掌,一盘子脆香牛筋,这都是秦萧爱吃的菜,托盘内还放了一瓶花雕酒。也是秦萧爱喝的酒。此时此刻,菜盘里的菜都已经吃的杯盘狼藉,安国侯夫人拿起酒瓶,发现里面的酒也只剩下了一点点。

除此之外,书房内一切正常。

书案上的书整整齐齐,房间里纤尘不染,唯有这书案上稍嫌脏乱,难道秦萧是因为吃了这些酒菜才变成这样的?

想到这里,安国侯夫人的目光顿时凌厉了几分,若真的叫她查出了什么,那个胆敢伤害她儿子的人,她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就在这时,房间里剩下的唯一小厮怯怯的开口道:“夫人,奴才将桌上那些酒菜都收拾了吧?”

安国侯夫人阴霾的目光顿时转向了这个小厮,那眼神里的杀气顿时将小厮吓的脸色一白,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好几步。

“滚!不要叫我说第二遍!”安国侯夫人冷冰冰的的道。

“是,夫人!”小厮吓的连滚带爬的窜出去了。

安国侯夫人这才又将目光转向了桌上的酒菜,她心想着,等下太医来给秦萧诊过脉了之后,也顺便让他检验一下这桌上的酒菜里有没有毒。刚刚秦萧嘴角的血迹告诉她,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可是,她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一个时辰。

安国侯夫人顿时心急如焚了起来,她探了探秦萧的鼻息,发现已经越来越微弱了,当下放下儿子,几步便走出了屋子。她不能再等下去了!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去了,请个太医而已,居然就整整的去了一个时辰!到现在也无踪影!

就在这时,前院里却有好几个小厮急匆匆的奔了进来。

“夫人!奴才们几乎将太医院的所有太医们都找了一遍,却发现太医们不是病了,就是有事外出,还有几个去了驿馆里为丽塔公主瞧病,奴才们想去驿馆里借一个太医过来,没想到却被丽塔公主叫人给轰了出来!”

安国侯夫人听了这话,顿时气的大叫:“她凭什么把你们轰出来?你没告诉那些人,你们是安国侯府的人?”

“奴才们一进去就说了啊?可还是被轰了出来!”众小厮苦着一张脸道。

安国侯夫人听到这里,心里面的火已经烧的旺旺的了,她恨不得立刻就冲到驿馆里狠狠的扇丽塔公主几个耳光来!这个时候,她心中的怒火已经占据了一切,其他的一切都想不起来了。

好在这时又有一个小厮弱弱的开口道:“夫人,奴才见没有请到太医,在回来的路上,顺便从医馆里请了一位大夫来,您看看要不要让他先给世子爷瞧瞧?”

这句话顿时便让安国侯夫人清醒了过来,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想起屋子里她的儿子秦萧正面临生命危险,当下忙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早说啊!快请进来吧!”

“是!夫人!”那小厮应了一声,忙不迭的退了下去。

安国侯夫人站在屋门口的台阶上,心中稍稍安定,她打定主意,今儿个来的即便不是太医,只要能救活她的儿子,那么她便给他太医的赏赐!

至于那个很快就要嫁过来,但却如此不懂礼数的丽塔公主,安国侯夫人暗暗记在了心中,反正以后都要在同一屋檐底下生活,要收拾她,以后有的是时间!

不一会儿,一个老者便在小厮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大夫,您快进来瞧瞧我儿子罢!”安国侯夫人一见到大夫,顿时激动的连礼数也顾不上了,只一迭声的请大夫赶快进屋去。

那大夫估计在路上已经知道病人的身份,知晓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当下点点头,也顾不上给安国侯夫人行礼,便直直的进屋去了。安国侯夫人随后也跟着进去了。

大夫来到屋中榻前,瞧了一眼躺在榻上的秦萧,忽然脸色大变:“夫人,世子这是中毒了啊!”

安国侯夫人心中早已经猜到了几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吃惊的神色,当下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快去看看他中的什么毒,想法子解了啊!”

那大夫面上顿时出现为难之色来:“夫人,小的只是一名大夫,不懂毒术啊?”

“那你连看我儿子一眼都不敢吗?”听了这话,安国侯夫人脸上的热情顿时褪下去一大半。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