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旧疾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5-19 07:11:42 字数:3410 阅读进度:634/850

阿蛮走过去,仔细的端详了皇后片刻,开口道:“娘娘这是旧疾?”

余氏听了这话刚要对阿蛮嗤之以鼻,却听见皇后诧异开口道:“你怎么知道?”

余氏顿时不吭声了。

阿蛮又靠近一些。开口道:“奴婢观察出来的,娘娘请将右手递过来。”

听了阿蛮的话,皇后忍者痛苦,伸出右手过去,阿蛮慎之又慎的伸出两根手指搭在皇后的脉搏上。神情相当凝重。

好一会儿。阿蛮才放开皇后的手,缓缓开口道:“娘娘,您这是陈年旧疾了,阿蛮暂时还没有找到法子根治,只不过,奴婢会一些按摩之术,可以帮娘娘减轻痛苦。”

余氏听了,顿时冷笑起来:“既然不能根治,那你在这里说什么大话?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珊儿!”皇后顿时对着余氏投去警告的一瞥。转头向着阿蛮,笑着道:“宫里御医都不知道想了多少法子了,也没能减轻本宫这偏头痛,阿蛮,你真的有法子?”

阿蛮点点头,道:“娘娘,奴婢可以一试。”

余氏又要插嘴,皇后的目光绵绵如针一般的就刺了过来,余氏立刻闭嘴了。

皇后头痛起来相当难受,当下也不返回坤宁宫去了,先在延禧宫殿内一张贵妃榻上躺下。阿蛮净了双手,走过去在宫人搬来的锦凳上坐下来,伸出双手揉上了皇后的太阳穴。轻轻的按压起来。

皇后当即便觉得头痛减轻了不少,忙道:“不错!就这样揉!”

阿蛮微微一笑,开口道:“娘娘,不要开口说话,把眼睛闭起来。”

皇后照做了。

阿蛮的无根手指仿佛拥有了某种魔力一般,所到之地,皇后只觉得头皮上传来一阵阵酥麻,舒服无边。疼痛早就无影无踪了。这种舒服,是这十几年来中从来都没有过的,皇后心中闪烁起无比的喜悦来,整个人渐渐的沉入了睡梦之中。

而内殿当中,太子妃余氏正一脸阴沉的躺在床上,听着身边人禀报那边的消息,当她听说皇后再也不喊头痛,而是舒服的差点睡着了以后,那脸上的阴沉之色比狂风暴雨的天气还要阴霾。底下伺候的宫人没有一个敢插嘴说话的。

良久之后,余氏冷冷一笑道:“不就是按摩吗?本宫也会!”

她哪里知道阿蛮给皇后按摩的时候,是按着人体器官上的穴道按摩的,哪里可以按,哪里不可以都是有技巧的,并不是乱按一气。况且皇后的偏头痛拿是产后引起的,这就更加需要注意了。

半个时辰之后,皇后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四五月份的天气,外面早已经炎热起来了,容嬷嬷捧了一件薄纱替皇后遮盖在了身上,倒也不需要再盖被子什么的。底下几个宫人也都在伺候着,阿蛮拿出孙太医给余氏开出的药方子让其交给皇后身边的宫人,便没有再去管她了。

余氏气恨的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可此刻阿蛮就在皇后身边伺候着,她还真不能拿她怎么样。

又过了一会儿,宫人端了从御膳房熬好的汤药过来,余氏一闻到那苦苦的味道,眉头顿时紧紧的皱了起来,于是便问这是谁开的方子,宫人如实答了,余氏怒的一下子将药晚给掀翻了,黑乎乎的汤药几乎撒了一地。幸亏她这卧室与外头皇后娘娘所在的正殿还有两间屋子隔着,要不然皇后一定会被惊醒。

宫人不敢声张,忙悄无声息的将地上狼藉收拾了,正要退下去的当口,余氏忽然开口道:“你们叫御膳房,再熬一份一抹一样的来!”

她掀翻了药,如今又要御膳房继续去熬,这行为实在是太过诧异。宫人们不解,却没有一个敢多嘴问的,俱都答应了退下去。

余氏在屋子里气恨不已。

皇后刚刚可是交代过了,再不允许她不喝药不吃饭了,不然的话,她就会受到惩罚。这命令一下,余氏就是想摆布阿蛮都没有机会,况且连药方子也是孙太医开的,即便到时候她喝了这药有什么问题,那也是去找孙太医,而不是找阿蛮的麻烦,这也杜绝了她趁机让人在药里下东西栽赃陷害阿蛮的可能。

这个小宫女,滑溜的就像是一条泥鳅!滑不留手的,她根本就抓不住她!

余氏心中一边暗气,一边又命人去偷偷打量正殿内的消息,当知道皇后被阿蛮伺候着舒舒服服的睡着了以后,她心中着急了,再这样下去,皇后肯定会喜欢上阿蛮,到时候她就是想要借着阿蛮去做一些事情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不成!她要阻止这一切!

可到底要如何才能阻止这一切呢?余氏在心中苦思冥想了起来。

只可惜,这半个月来,她为了在皇后面前装可怜,不吃饭不喝药的,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精神根本就集中不起来,又如何能想到办法?

一向给余氏出谋划策的奶嬷嬷刚刚也被皇后给撵出皇宫去了,这个时候,余氏真的有些孤立无援。

时间就在她一边苦思冥想,一边后悔不迭中度过了。

两个时辰之后,躺在贵妃榻上的皇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阿蛮与几个伺候的宫人都守候在一旁,见皇后醒过来了,阿蛮当即开口道:“娘娘,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皇后缓缓抬起眼睛瞧了她一眼,这才慢慢起身。

“好多了,头也不疼了。”皇后转头用眼睛在大殿内瞧了半响,这才笑着道:“阿蛮,没想到你本身这么厉害,连孙太医都想不到的法子,你居然都能想到。”

“娘娘谬赞了,我师傅的本事阿蛮不及万一。”阿蛮微微一笑,道:“而奴婢之所以知道按摩的这个法子,是在江南柳镇的时候,跟着一个老郎中学习的。”

皇后听了,不由赞叹道:“果然高手在民间啊!”说着,她忽然想起余氏来,于是便拿开身上的薄纱,起身往内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对阿蛮道:“你可给太子妃开药方子了?她除了小产之外到底还有没有什么病?”

“回娘娘话,太子妃娘娘没有其他病症,只不过她这些天来,既没有喝药,也不太用膳,这个对身子损害极大,短期内恢复不过来。”阿蛮跟了上去答道:“我师父孙太医给她开的那个药方子是极好的,就是奴婢开,也开不了这样的。因此,奴婢已经将我师父的药方子交给太子妃身边的嬷嬷了,想必这会子太子妃这时候已经吃过药了。”

皇后听了,面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来,她笑着回头望了阿蛮一眼,道:“你做的不错,来,这个赏你。”说着,从手腕上褪下一只通体晶绿的镯子来,递给了阿蛮。

阿蛮吓了一大跳,下意识里便摇了摇头想要拒绝,皇后便笑着对她道:“拿着吧!你既能治得了本宫这偏头痛,日后用到你的地方自然不会少,况且你还帮着太子妃将养身子,给你一个镯子已然是轻的了,日后本宫还有赏赐,你万不可再推脱了。”

阿蛮听了这番话,只能无奈的上前伸手接过了那只镯子,对着皇后福了福身道:“谢娘娘赏赐。”

她们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快要差不多走到太子妃余氏的房间门口了,这番话余氏在屋子里听的清清楚楚,心中恨的跟什么似的,那张娇媚如花的脸都快要扭曲了,可在皇后与阿蛮进门的一瞬间,她却迅速恢复了那幅病歪歪的样子。

“珊儿,你感觉好些了没有?喝了药不曾?”皇后一脸关切的上前问道,那一脸的精神焕发,简直刺痛余氏的心。

“好些了,药已经喝了。而且,今儿个还吃了小半碗燕窝粥,这都是阿蛮的功劳。”余氏微微一笑,道。心底那些叫嚣着的痛苦,怨恨,此刻都被她狠狠的压制下去了。

皇后看到她这副样子,面上顿时带了几分高兴劲:“真的?那太好了,母后这就放心了。想必有阿蛮在你身边照看,用不了多久你便康复了,对了,你给阿蛮的住处安排了没有?”

余氏听了这话微微一愣,不过是一个小宫女,自然是与其他下人一起住了,难道还能重新安排一个单独的院子?

皇后一看她那样子便知道她心中想什么,当下便道:“你也不用费心安排了,阿蛮以后夜里就住在本宫那里去吧!正好替本宫按摩一下,坤宁宫距离这里也不远,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说着,便站起身来预备离开。布状丰弟。

余氏一听,心中立刻就急了:“母后!”

皇后闻言,笑呵呵回头望着她道:“珊儿,你还有事?”

余氏瞧着皇后这张笑脸,嘴里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讪讪的开口道:“母后您路上小心些。”

皇后微微一笑,摆摆手道:“你好好歇着。”然后扶着容嬷嬷的胳膊去了。

等她走远了,余氏这才将目光对准了立在一旁的阿蛮,只是还没等她开口,阿蛮便缓缓道:“太子妃娘娘,您该喝药了。”

余氏一愣,紧跟着便怒了起来:“本宫喝不喝药,用不着你管!”

“麻烦嬷嬷了,去将这件事情禀报给皇后娘娘知道吧!想必这会子她还没走远,你应该来的急。”听了余氏的话,阿蛮没有生气,只是转头对着一旁的一个面容严禁的老嬷嬷开口道。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