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姜还是老的辣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5-25 07:03:32 字数:3356 阅读进度:672/850

大夫听了这话,忙点点头就走了过去。『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清洗伤口,止血,包扎。老大夫做的是干脆利索,白瑞琪瘦骨嶙峋,纤细的手腕上一条一寸来长的伤口触目惊心,老大夫瞧的心肝儿颤了几颤,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迅速的包扎完伤口。拿了诊金便离开了。豪门大户里恩怨颇多,他不会猜测那病床上的女孩儿到底经历了什么,更不会拿这件事情到处去传扬,那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白瑞琪是在老大夫走后一盏茶的时间里清醒过来的,一睁开眼睛,她便瞧见白大夫人站在床边上雍容端正的坐着,许久未见,她还是老样子,白瑞琪面上顿时出现怨恨之色来,那双因为瘦而显得特别大的眼睛也更加的突出了,她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嘶声对着白大夫人吼道:“你将我害成了这副样子,怎么还有脸来?你给我滚出去!”

“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白大夫人斜睨床上那病弱不堪但双目怒睁的女子,语气慢悠悠道:“你割腕不就是为了引我过来的吗?现在还装什么清高?”

白瑞琪听了这话,脸上怒气更甚:“不要将你说的那么高贵!敢虐待我,那就证明你根本就不配做白家的大夫人!少在这里校训我了!”

类似这样的话。白瑞琪其实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遍了,在过去的时间里,只要白大夫人来看望她。她就会对其恶语相向,久而久之,白大夫人轻易都不会来这里看望她,自从刘姨娘去世之后,白大老爷便很少在提起这个女儿,仿佛根本就不曾生养过她一样,这一次要不是因为与严家的婚期近了,白大夫人才不会亲自来这里看望白瑞琪,顶多就是让人过来探视她一番罢了。

没想到,白瑞琪的态度反而变本加厉的恶劣起来!

白大夫人的眼眸冷了冷,她不想在这里听这个疯女子的恶毒话语了,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去倩云那里好好的看看两个孩子来的自在。当下,她转身对着侍立在门边的丫鬟婆子们吩咐道:“你们给我将三小姐看好了。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不管用什么法子,一定不要让她再做出像今日的事情来!否则唯你们试问!知道吗?”

底下众人听了这话,俱都心中一颤,忙不迭答应道:“是!大夫人,奴婢们一定会将三小姐照顾好的!”

白大夫人看到这里。『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总算是满意了几分,当下点点头道:“好了,你们在这里照看着吧!我走了。”说着,便转身预备离开,但她才走了两步,白瑞琪的声音便冷幽幽的从背后传了过来:“母亲,你以为这样拼命的让人看着我,几日之后就能往严家的花轿子里塞一个活生生的新娘子过去吗?咯咯咯!”

那笑声太过阴森,屋子里众人听了,都不由自主的从心底里泛起一丝冷意来,所有人都低了头,不敢去看床上那张笑的美艳如花一般的女子。

白瑞琪居然喊她母亲了,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自从严家的那门亲事定下来以后,白瑞琪见了白大夫人,便从来也没有唤过她母亲,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声母亲听着相当渗人。

白大夫人慢慢的转过身来,淡定的瞧了白瑞琪一眼,道:“谁给你说几日之后严家就来接亲了?”

“母亲,你不用骗我!虽然我被关在这里,可是这府里什么事情都休想瞒过我。”白瑞琪冷笑一声道:“严家的婚期提前了对不对?你让她们紧紧看着我,不就是怕我连花轿都没上人就死了吗?哈哈哈,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严家的花轿我是一定会上的!”

白瑞琪笑的夸张,然而眉梢眼角全然都是讽刺:“严家那个虽然说是个痴傻儿,但傻子可不会害人!也不会将我关起来!去严家比在这里呆着好一千倍,一万倍!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被你虐待?”

“没有人想虐待你,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白大夫人语气冰冷道:“从前我对你可不是这般模样!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处了,你愿意嫁到白家去,这是再好不过的了,这几日你就安心在家养伤,等着做新娘子就好了!”说着,她便转身离去。

白瑞琪在身后喊道:“慢着!我有条件!”

白大夫人缓缓转身,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白瑞琪,语带讽刺的道:“你还有条件?说说看?”

白瑞琪不去理会白大夫人脸上的臭脸色,只是淡淡开口道:“我出嫁的时候,白家要给我准备嫡女才有的嫁妆,不能少于一百二十台,另外,你还要给我一万两傍身银子……”

“你说的这些根本就不可能!”白大夫人不等她说完便打断了:“别说你只是个庶出的,就是白家的嫡小姐出嫁,嫁妆也只有六十抬,压箱底的银子也只有三千两,一百二十抬,你可真会狮子大开口!”

“那又怎样?至少别的女人嫁的是正常的男子,而我嫁的是个傻子!”白瑞琪瞪着白大夫人道:“就凭这个!我就可以多要一些嫁妆银子,这是你们亏欠我的!”

白大夫人冷冷一笑,道:“刚刚你不是说就是嫁给一个傻子也比呆在这里舒服吗?你不是巴不得离开这里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了话头了呢?”

“一码归一码。”白瑞琪缓缓开口道:“不管严家怎么样,总之母亲,你倘若真的想要我乖乖上花轿,那我提的这些你就必须得要满足我!白家有的是钱!我提的这些不过是九牛一毛,与白家的脸面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母亲,你说是不是?”

白瑞琪说着,面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仿佛笃定白大夫人一定会答应她的一样。

白大夫人等她笑完了,才缓缓开口道:“白瑞琪,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条件?这件婚事是你父亲定下来的,白家不是那种没有规矩之人,你说的那是不可能的。庶女当做嫡女一样出嫁,这在别人家或许可以,但在白家,那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情!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要阻止一个人自杀的方法有很多很多,你以为你能威胁的了我?哼!你还太天真了!”

白大夫人是真的怒了,她堂堂白家执掌中馈的大夫人,居然被一个庶女给威胁了!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定被别人笑话成了什么样子!看来从前她的确是不该总是娇惯着这个庶女,弄的她到现在都不能认清楚现实……

“那咱们就走着瞧?”白瑞琪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缓缓浮现出笑容来,她望着白大夫人不甘示弱的道:“光脚的怕传鞋的,我如今连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倒是白家,钟鸣鼎食之家,可千万不要因为一个庶女而毁于一旦……”

白大夫听着这带了深深诅咒的话语,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给身边一个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上前,顿时狠狠一掌劈在了白瑞琪的后颈子上。

顿时,这个世界安定了。

白大夫人冷冷的瞧了一眼床上陷入昏迷的女子,面无表情的吩咐道:“你们去弄些迷药来,下在饭菜里,记住,这半个月都不要叫她清醒过来!”

“是!大夫人!”众人看到眼前这一幕,个个吓的胆战心惊,又有哪个敢开口质疑的?

白大夫人临走之时,心中还有些不太放心,当下对自己身边的两个亲信嬷嬷吩咐道:“你们俩留下来,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个了,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两个嬷嬷当即应了下来:“奴婢遵命!”

白大夫人听了,这才放心大胆的回去,至于白瑞琪刚刚跟她提的那些个条件,她一个都没有理会。婚事仍然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给白瑞琪准备的嫁妆,自然仍然是庶女的规格。

’白大夫人恨死了刘姨娘,对白瑞琪也早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感情,这时候的她,自然是一点也不留情面。

只要一想到她的那两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孙女,白大夫人的心就冷硬如刀。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白瑞琪自此一直都昏睡不起,每日里有婆子给她灌些米汤粥药下去,倒也性命无忧,只不过,她想趁着成婚前夕,用自己性命来威胁白大夫人的那些事情,都泡了汤。

苏倩云对此事倒也有所耳闻,夜里哄了孩子歇下,便与白瑞峰说了。末了只叹息道:“好好的一个女孩儿,偏生叫自己娘亲给害了,倘若没有刘姨娘,瑞琪有母亲疼着,这时候哪里还会遭受这份罪?”

白瑞峰到底曾经将瑞琪当做亲妹子来疼爱了几年,这一年多里虽然对其颇为失望,但内心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分亲情在的,直到倩云生产那日所遭受的罪查出与白瑞琪母女有关之后,他才渐渐的将心中的那份亲情淡了下去,此刻苏倩云的话说出来,他面上并无多大波动。叉匠休扛。

“每个人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白瑞峰淡淡开口道。

苏倩云听了,叹息一声道:“可是,嫁给一个傻子……”

“你放心好了,瑞琪从小锦衣玉食,严家对她来说,也算是得其所好了。”白瑞峰淡淡开口道,说着,他瞧了苏倩云一眼道:“好了,咱们也早些歇息吧!”

...(..)(贵女谋嫁../13/13016/)--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