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虚惊一场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5-25 07:03:38 字数:3393 阅读进度:677/850

那马车里坐着的两个一路跟随阿蛮到此的裴府丫鬟,阿蛮被齐烨一把拽走了之后,她们两个在马车里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眼下这个情况究竟要怎么办。两人对视良久,终于吩咐车夫将马车赶到了裴国公府,向裴大夫人禀明了此事。

“什么?玥儿在宫门口被荣王给带走了?这是为何?”裴大夫人听说了此事,顿时大惊失色道。

那两个小丫鬟忙解释道:“夫人,奴婢看荣王殿下焦急的样子,似乎是荣王妃身子不适。他特地的来找小姐过去瞧病的……”

“我的玥儿又不是大夫,他荣王怎么能这样!”裴大夫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日子她费尽心思的将阿蛮往大家闺秀的路上带,生怕旁人小瞧了她的这个半路上认回来的女儿,可齐烨不分由说的便拉着阿蛮去瞧病,这不是让她之前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了吗?裴大夫人怎么会高兴?

“夫人,看荣王殿下那幅样子,他似乎是真的有急事,奴婢仿佛还听到了见红两个字……”两个小丫鬟见裴大夫人发了脾气,当下更加胆怯了,小心翼翼的说出这句话来。

裴大夫人一听这话,面上顿时一惊,见红?荣王妃有了身孕,那是前不久地事情,没想到竟然见红了!怪不得齐烨不分由说的拉着她的玥儿去他府上了。这的确是事情紧急……

“孙太医呢?孙太医请过去了没有?”裴大夫人问道。叉坑反圾。

边上立刻有人答道:“夫人,孙太医前两日回了老家,此刻并不在京城。”

裴大夫人听了这话。一颗心顿时紧紧的揪了起来,见红对于孕妇来说,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情!她的玥儿要是有那个本事将荣王妃肚子里的孩子保了下来,那就没事,可要是保不住……

“备车!我要去荣王府!”裴大夫人大声的命令道。

底下众人听了这话,不敢怠慢,忙出去准备了。裴大夫人连外衫都来不及换了,就要出门去,此刻她的心都被阿蛮给占据了,一心只想着要是不能保住荣王妃肚子里的孩子,那她就冲上去将阿蛮紧紧护在身后,自己去承担荣王的怒火。

就在这时,一个身长玉立的青年男子从外头走了进来,差点与裴大夫人撞了个满怀。那人惊讶道:“母亲,你这是急着做什么去?”

裴大夫人一看是自己大儿子裴宣,当即便道:“阿蛮被荣王给拉去瞧病去了,娘跟着去看看!”说着,绕过裴宣便想离开。但却被裴宣给一把拉住了。

“娘,到底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清楚!”裴宣疑惑问道。

裴大夫人此刻急着去荣王府里,如何有闲工夫跟大儿子说这些?当下颇为不耐的道:“这事儿你不用管,自去歇息,娘去去就回!”说着,便要离开。

裴大公子再一次的拉住了自己娘亲,无奈道:“娘,您即便是要出府,那也要看看时辰的吧?现在外头天都黑了好不好?”

裴大夫人抬头朝着外头望了一眼,见天色的确是很晚了,府里面到处都已经掌上了灯,灯火辉煌里,她瞧着裴宣的脸有些发怔,可是下一刻,她便开口对着儿子道:“你妹妹她在荣王府里,所以娘必须得要看看去!别说现在只是天擦黑而已,就算是半夜,娘也会去!”

“娘,您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不要这么折腾了,回去好好歇着,儿子代替您去荣王府里走这一遭,一定将二妹妹平安带回来,如何?”裴宣望着自己娘亲道。

裴大夫人听了这话,刚想拒绝,因为她在这屋子里根本就坐不住,还不如去荣王府里看看呢!但是很快,她便想起,自己是个妇道人家,这么晚了亲自跑去别人府上,这的确是不太好,况且荣王妃见红了,肯定是在床上躺着的,难道她一个妇道人家三更半夜的跑去跟荣王一个大男人理论?

这恐怕要被别人给笑掉大牙了。

但是若让裴宣去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裴宣在朝中任职,又是男子,与荣王能够说的上话,而且他答应了自己会将玥儿平安带回来,那就一定会做到。

想到这里,裴大夫人脸色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她瞧着裴宣,不放心的又追问了一句道:“宣儿,你真的能保证将你妹妹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裴宣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全须全尾,一根毫毛都不会少。”

裴大夫人听到这里才总算是放了心,又一叠声的催促裴宣快走:“你快些去吧!万一荣王发作了,你还没赶到,玥儿可就遭殃了!”

裴宣无奈的回头看了裴大夫人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你可真是我亲妈”转身大步朝着府门口走去。

裴大夫人没有听清楚儿子嘴里嘀咕的什么,只是用很担忧的目光望着儿子的背影,直到消失在了拐角。

……

荣王府门前,一骑快马风驰电掣一般从远处窜了来,唰的一下子停在了大门口。

府门前的侍卫尚且还没看清楚马上坐着的到底是谁,便已经感觉到一阵风呼的一下子从自己身边刮过去,众人一转头,顿时便瞧见自家王爷手中拎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几乎是飞一般的掠进穿堂里去了,身影立刻消失不见。只有门前石阶下孤零零站着的那匹属于齐烨的赤兔马证明着刚刚是谁回来了。

“刚刚回来的,那是王爷吧?”过了好久,侍卫里才有一人不敢置信的开了口。

另一个人瞧了一眼石阶下的马,开口道:“可不就是咱们王爷吗?赶快将马拉回来吧!”说着,他便走了出去。

齐烨拎着阿蛮一直飞奔到了苏熙芸所住的听暖阁院子门前,才将阿蛮给放了下来。

“你是自己进去,还是本王让人押着你进去?”齐烨毫不留情道,望向阿蛮的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杀机。

要不是这个女子自作聪明的将那盒子糕点送了来,熙芸又怎么会出事?

阿蛮看到齐烨眼中的杀机,顿时心中一凛,她点点头道:“我自己进去。”说着,转身大踏步的便朝着院子里走去,双脚沉稳有力,丝毫也不见心虚。

齐烨瞧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屋子里,所有丫鬟婆子们都战战兢兢的侍立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生怕惊动了荣王这个已经在崩溃边缘徘徊的尊贵之人,荣王一发火,那这府里可是要血流成河的啊!

阿蛮没有理会众人,她直直的走进去,熟门熟路一般直接进了苏熙芸的卧室里。齐烨跟在后头,看见她这个样子,心中顿时涌上一丝怒色。对于阿蛮从前的主子苏黛云,齐烨也没有什么好感。

他才不管什么陷害不陷害,反正只要熙芸腹中孩子好好的,他就一切不追究,反之,他一定不会放过与这件事情沾边的任何人!

屋子里,有着淡淡的药香,灯光没有外头亮,苏熙芸靠在枕头边上,脸色有些苍白,身边只有珍珠一个丫鬟在端茶递水的伺候着,不见有旁的丫鬟。一见到阿蛮进来,苏熙芸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来:“阿蛮,天这样晚,王爷居然真的将你找来了,真是对不住。”

阿蛮瞧见她这副样子,顿时心中一酸。她喃喃道:“荣王妃,说对不住的人应该是我。”

齐烨在旁边插嘴道:“好了,不要再说这些有的没的,赶快把脉吧!”

阿蛮听了,顿时点点头,然后走上前去。

珍珠忙将苏熙芸的胳膊从被子里拿出,底下垫了薄薄的帕子,这才请阿蛮把脉。

屋子里所有人的眼神俱都放在了阿蛮身上,有希冀,有审视,有疑惑,还有憎恶。

这眼带憎恶的人,非齐烨莫属,他只要一想到那糕点是阿蛮端过来的,心中便对眼前这个把着脉的女子没有一丝好感。即便她只是被人牵连了,可那又怎么样?

阿蛮对这一切都没有理会,自她将手指搭上苏熙芸的脉搏开始,外界的一切便都不在她的关注之内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她始终都全神贯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齐烨的心也渐渐的悬了起来,熙芸的孩子到底能不能保得住……

过了良久,阿蛮才放开苏熙芸的手腕,不等齐烨问话,她便猛的一下子从床前锦凳上站起身来,疾步奔到桌边,奋笔疾书写了一张方子,对着齐烨道:“表嫂腹中孩儿还有救!您快些让人拿着这方子抓药,熬药,速度要快!”

齐烨听了这话,心中顿时一松,忙伸手将药方子接了过来,只看了一眼便递给一旁的侍卫道:“都听见了吧?你快些去仁和药铺里去抓药,记住,千万不能抓错!”

“是!王爷!”那侍卫听了,顿时点头应了,一把抓过药方子,转头便疾奔而去。

而屋子里,阿蛮却又在奋笔疾书。

齐烨此刻瞧她,倒也没有了刚刚那股子怒气与杀机,只是走到床边,握着苏熙芸的手柔声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苏熙芸摇摇头道:“现在好多了,我没有不舒服。你不用太过担忧。这只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

“都见红了我怎么会不担忧?”齐烨瞧了苏熙芸一眼道:“从现在开始,你就给我躺在床上,两个月不要下地!”

...(..)(贵女谋嫁../13/13016/)--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