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换衣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8-29 06:58:40 字数:3870 阅读进度:744/850

众侍卫们听了这话,都觉得一股寒气儿从脚底心冒出来,这大热的天气里,众人愣是没有一个身上出汗的。

主子这做法可真够绝的。将人暴打了一顿不说,还要将其丢到一个火坑里去,天下间还能有比这个更绝的事情吗?

得罪了主子,那就是生不如死啊!冬共巨号。

所有人心中都感慨万分,却也只能按着齐钰的吩咐抬着装有严靖的那个大麻袋背着小心翼翼的避开人往丞相府赶去了。

这边齐钰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整理一番,直到没有一丝挑剔这才罢休,此刻的他,又恢复到一副翩翩玉公子的模样,不管是谁看见了他。都难以想象刚刚那个暴打严靖的人是他。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有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赶来了,到了齐钰面前便请安道:“主子,裴二小姐的马车已经从丞相府大门驶到了东大街!”

齐钰闻言,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他点点头,命人将自己的坐骑牵来,骑上马便出了院子,从暗巷的另一边经过,然后风驰电掣一般的赶往东大街去了。

再说阿蛮,她从丞相府里出来。并没有赶往皇宫,而是抄近路赶往裴国公府。

马车不慌不忙的走着,刚刚拐到东大街上。阿蛮忽然对着车夫喊道:“丁叔,停一下!”

下一刻,马车便稳稳的停了下来。丁叔的大嗓门在外头响起:“小姐。您有何吩咐?”

阿蛮微微一笑,掀开车帘子往外瞧了两眼,将帘子放下道:“母亲爱吃珍桂坊的茯苓糕,你去买一盒子来,要新鲜刚出炉的。”

丁叔听了,当即眯眼一笑道:“小姐做什么都忘不了夫人!”说着,便下车去买糕点去了。

阿蛮坐在轿子里闭目养神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听见有一阵哒哒的马蹄声朝着这边奔了过来,堪堪停在了她的马车边上。

阿蛮心中一凛,刚转过头,便看到自己车窗上的帘子被人掀开了,一张帅气无敌的面孔出现在马车外头,面上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黑发如墨,衣带飘飞,不是齐钰是谁?

阿蛮看到是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却有些没好气的问:“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买茯苓糕啊?严伯母最喜欢吃的。”齐钰回答的理所当然。

阿蛮瞧了他这无赖的样子,心中感到一阵无语,语速极快的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快去买吧,我要回去了。”说着,伸手去拉被齐钰拽在手心里的车帘,此时,周围已经有不少的过路人往这边瞧了。

阿蛮心中有些着急,她不想在这大街上跟齐钰拉拉扯扯的,但她怎么拽,齐钰都不肯松手。

“你到底要怎样啊?”阿蛮无奈道。

“怎么?我帮你教训了严家的那个白痴小子,你都不肯谢谢我?”齐钰懒洋洋开口道。

阿蛮闻言,顿时狠狠的吃了一惊:“你,你说什么?”

“别装蒜了,严家那个白痴今天摸了你的手,我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齐钰得意洋洋道。

阿蛮听到这里,才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不由的狠狠瞪了齐钰一眼,谁摸她的手了?那严靖只不过是将她的袖子给扯烂了而已!根本就没碰到她好不好?谁叫他多管闲事了?

“来,袖子让我看看。”齐钰说着,伸手来拉阿蛮的左手,那只胳膊的衣裳袖子,恰恰就是被扯烂的那一只。

阿蛮立刻将手往马车里缩,但她没有齐钰动作快,只一眨眼,她的那只手便到了齐钰的手里。那手心的温度几乎要烫伤了她。

“喂!你做什么?放开我!”阿蛮又羞又气的道。

齐钰没有理会她,而是低着头仔细的瞧着那只用帕子包扎起来的袖子,缓缓开口道:“你想好回去了以后怎么向严伯母解释这件事情吗?”

阿蛮顿时不吭声了。

她的衣裳袖子被撕破了,回去以后肯定要在裴家惊起一阵大的波动,裴大夫人一定会追问这袖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时候她要是将严靖说了出来,两家肯定要大动干戈一番,而这却不是她想要的。可究竟怎么办,她却还没想好。

此刻齐钰的话,还真的把她给问住了。

“要不这样,这附近有一处茶楼,是我的,我带你过去将衣裳换一下如何?”齐钰缓缓开口道:“你的丫鬟应该带了替换的衣裳吧?”

“不用了!”阿蛮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她是去出诊,又不是去谁家做客,怎么会让丫鬟随时随地的带着衣裳?齐钰这话问的,也真够奇葩的了,并且就算是有衣裳,她也不会跟着他去的。

齐钰看了阿蛮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她心中所想,当即微微一笑,道:“你不去换衣裳我也不强人所难,只是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回去,会造成多大的后果?跟在你身边的这个丫头叫苹果是吧?可惜了,好好一个丫头,要被主子给责罚了!”

阿蛮脸上表情一变,没有反驳。

只不过苹果却抬头诧异的望了一眼齐钰,心中相当奇怪,这英亲王世子,居然连她家主子今日在丞相府里遇到了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如今还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对于自家小姐的关心可真多!

本来,这英亲王世子与自家主子已经定了亲,多关心一下原也无可厚非,但像齐钰这样事无巨细都要知道的,却有些太过分了,这不是关心,倒成了监视了。

苹果心中诧异,但却没有在面上表现出分毫,作为跟在裴大夫人身边三年的丫鬟,她要是还做不到不动声色那就太奇怪了。

“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改变主意?”齐钰笑眯眯的望了阿蛮一眼,道:“要不要保下你身边的丫鬟,与极有可能引起的纷争,这一切都在你。”

阿蛮在心中思索良久,终于一咬牙道:“茶馆在哪里?”

齐钰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立刻变的喜悦起来,他缓缓开口道:“不远,就在前面拐角。”

“可我没带换洗的衣裳。”阿蛮又道。

“这个也没关系,我有,而且是与你身上一模一样的一件衣裳。”齐钰笑着道。

阿蛮瞧着他这副得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却忽然觉得自己有了一种误上贼船的感觉。可事情已经说到了这里,她还能拒绝吗?

伊香茶馆,门前。

阿蛮抬头瞧着门匾上那斗大的字,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嗤之以鼻,伊人香?这名字够让人无语的!好好的茶馆就不能起个高大上的名字吗?怎么透着一股色色的味道?这样想着,阿蛮转头狐疑的瞧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齐钰。

没想到这人衣冠楚楚的,内里也是个色胚子!

齐钰注意到阿蛮的表情,当即无所谓的开口道:“你看什么?这是我父亲题的名字。”

阿蛮却不理他,扭头进茶馆里去了。

齐钰碰了一鼻子灰,立在那里相当尴尬,茶馆的掌柜是英亲王府里的管事,看到自家少爷这副尴尬的样子,他都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前了。好在这时候,齐钰已经转过身来对他吩咐道:“你去将一楼二楼的客人都清理掉,将梅花阁给我留下,泡一壶龙井。”说着,悠悠提步,跟上了阿蛮的步伐。

“是!世子爷!”掌柜的应了一声,忙去准备了。

阿蛮与苹果上得二楼,早有一个中年妇人拿着一整套的衣裳过来,带着她们进了一个相当幽静的包厢,并将衣裳递给了她们就退出去了。

齐钰站在走廊上,遥遥朝着屋内望了一眼,笑眯眯的道:“阿蛮,你慢慢换,不要急,可千万不要将衣裳穿反了。”说着,抬脚走进了对面的包厢,并且将自己的房间门牢牢的关上了。

阿蛮站在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久都没有说话。

“小姐,快换衣裳吧!要不然等下回府就晚了。”苹果将那个装着衣裳的布包打开,见里面果然是一套与阿蛮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桃红色窄袖衫,于是开口劝道。

阿蛮也低头瞧了一眼那套衣裳,终究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一炷香之后,苹果便将房间门给打开了。与此同时,对面包厢的门也打开了,齐钰懒洋洋的斜靠在门口道:“你们这么快就换好了?要不要过来喝杯茶?”

“不用了,我这就就离开。”阿蛮匆匆留下一句,转身便想离开。但却被齐钰给叫住了:“等等,苹果手里拿着那个布包做什么?”

苹果闻言,低头瞧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包袱,淡淡道:“这里面装着的是我家小姐换下来的衣裳,我们自然要带回去了。”

“蠢!你们把这个带回去做什么?等着让严伯母发现,然后再质问你们?”齐钰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阿蛮一眼道:“到时候你怎么解释这套袖子破了的衣裳,还有你身上穿的这套?”

阿蛮淡淡道:“这是我的事情,就不劳世子担心了。”说着,仍然要转身离开,但手臂却被齐钰给抓住了。

“你是想带出去随便找个地儿扔了?”齐钰咬牙切齿道:“要是这样做了你就蠢到家了!你今日一整天都穿着这身衣裳在外头招摇过市,你要是丢了那衣裳,回头被有新人捡到了,不定会生出什么事情来!”

“这有心人不就是你吗?”阿蛮缓缓道:“有你寸步不离的跟着我,谁会有那个机会捡到这身衣裳?”

齐钰听了这话,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你是在怪我多管闲事了。”

阿蛮没有否认,她只是甩了一下手臂,想要挣脱齐钰,但对方的手就跟钳子似的,不论她怎么甩都甩不开,她怒了,喊道:“放手!”

齐钰不放,眼睛在她脸上缓缓扫过,带着某种奇异的光泽,就像是一股电流,瞬间传遍了阿蛮浑身上下,他靠近阿蛮,用一种带着蛊惑的口吻道:“我是你的未婚夫,我多关心一下你怎么了?”

阿蛮没有吭声。

“还是说,你喜欢被那个傻瓜严靖欺负?”

听了齐钰这荒诞不羁的话,阿蛮顿时怒了,低头便狠狠往齐钰的手上咬去!

齐钰飞快的将自己的手松开了,望着阿蛮呵呵的笑。眼神里都是宠溺。

阿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扭头带着苹果飞快的下楼去了。

齐钰没有追。他低头望着自己从苹果手中抢回的包袱,面上笑的很开心。

当晚,丞相府中爆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傻子大少爷居然鼻青脸肿,昏迷不醒的被人从严老爷新晋纳的三姨太床上拉了下来。

...(..) ( 贵女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