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兰姨娘的噩梦

小说: 贵女谋嫁 作者: 贵女谋嫁 更新时间:2015-08-29 06:58:41 字数:4003 阅读进度:745/850

这事儿当时惊动了很多下人,三姨太住的兰香阁内所有下人都亲眼目睹了那一幕。据说大少爷严靖被人从床上拉下来的时候,还是赤条条的,兰姨娘也不逞多让。下人们都惊呆了。火速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严夫人。之所以没有告诉严大老爷。那是因为他还没回府。

所有人都想象不到当严大老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但大发雷霆总是会的。

当下人将这个消息告诉严夫人的时候,她顿时懵了。

靖儿不是在恭房里失踪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兰姨娘的屋子里?天啊!

严夫人当即气的差点站立不稳。

她寻找失踪的儿子找了一整天,也心急火燎了一整天,此刻猛然听说儿子在兰香阁里被找到了,那真是惊大于喜,当下什么也顾不得的便带着一帮子丫鬟仆妇浩浩荡荡的直奔兰香阁去了。

到了那里,看到门口乱哄哄的围着一堆人,严夫人顿时呵斥道:“不去做活计。都围拢在这里做什么?”

哗啦一下子,所有人都转过身来,待看见严夫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跪了下去:“参见夫人!”

严夫人目光威严的朝着所有的人看了一眼,冷冷道:“都退下去吧!”说着,她便抬脚迈进了院子里,也不做停留,直接便入了上房。林嬷嬷早已经眼疾手快的上前替她将帘子打开了。

兰姨娘这屋子里布置的相当雅致,里面古玩陈列,家具簇新,严老爷在娶回这房姨娘的时候。的确是用了几分心思的,严夫人以前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是此刻瞧见了这样布置精致的屋子。顿时冷哼了一声。

底下仆妇们俱都胆战心惊的,不敢抬头去看严夫人一眼。

这严家,最近怎么事情这么多?先是二少爷。紧接着又轮到了大少爷,还都是跟女人有关……

众人正在胡乱的猜测着,忽然听到屋子里发出一阵嘤嘤嘤的哭声。

严夫人眉头一皱,脚下的步子走的更急了,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直直的朝着发出哭声的地方而去,林嬷嬷等人。都紧紧跟在身后。

到了房间门口,严夫人猛的一下子将房间门推开,里面的哭声一下子戛然而止。

“这,这是怎么回事?”严夫人立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望着屋子里的情景,饶是她满腹心计,也没能想到自己一推开门,看到的会是这样的情景。

只见兰姨娘坐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浑身上下裹的死紧,哭的是泪花带雨,憔悴不堪,而床前底下,赤条条的躺了个男人,鼻青脸肿,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靖儿!”严夫人一看到那地上躺着的男人,顿时尖叫一声扑了过去:“你这是怎么了啊!谁将你弄成这副样子的!”

然而严靖只是昏迷不醒的躺着,不论严夫人怎么摇晃,他都一动也不动。

“靖儿……”严夫人看着儿子身上的伤,顿时眼泪成串的往下掉,哭的伤心无比,林嬷嬷等人立在边上,默默的看着,并不敢上前去。

忽的,严夫人扭过了头,双目如淬毒一般的盯着兰姨娘,怒吼道:“是你将靖儿弄成这个样子的!你个贱货!”说着,便起身朝着兰姨娘扑了过去!

可怜那个哭的泪花带雨的小女人,还在等着严老爷回来安慰自己,没曾想却等来了严夫人这个母老虎,猝不及防之下,身上的被子便被巴拉开了,那雪白的肌肤一暴露在空气里,严夫人的手便伸过去又抠又挠,那尖尖的指甲一下子便在兰姨娘的身上制造出几个抓痕来,甚至连血都淌了出来。

兰姨娘顿时尖叫了起来。

严夫人不解气,接着还要再抓,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暴喝:“你们在做什么?”

严夫人回头,便看见严老爷气势汹汹的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她当即停了手诧异道:“老爷,今天怎么回来的这样早?”

严老爷顿时冷哼一声道:“瞧瞧你那傻儿子做的好事!我再不回来就翻天了!”

严夫人一听,顿时柳眉倒竖,她正要答话,旁边却响起一个委委屈屈的哭声:“老爷!你要给妾身做主呀!”随着说话声,兰姨娘用被子将自己全身上下包裹起来,就露出胸前被严夫人掐的鲜血淋漓的伤痕,朝着严老爷便扑了过去。

严老爷一把将扑过来的小妾搂入怀里,入目便看到她胸前的伤,顿时吓了一打听,忙对着严夫人质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哼!怎么回事?你看看靖儿成了什么样子!”严夫人冷哼一声,从兰姨娘的床上下来,一把将躺在地上的严靖搂入了自己怀里。对着林嬷嬷等人怒吼道:“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呀!”

“是!夫人!”林嬷嬷等人猛然被点名,顿时吓了一大跳,转身便奔了出去。

而屋子里,严老爷怀中抱着自己千娇百媚的小妾,眼中看到的,却是被严夫人抱在怀里的大儿子。那身上的伤比起兰姨娘来,可是大了好几倍。严老爷顿时便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要问兰姨娘了!”严夫人怒气冲冲道:“靖儿今日下午就上个恭房的当儿,竟然就消失不见了,我派了所有人几乎将府中上下都找遍了也没能找到他,结果却是从兰姨娘这里发现的!被发现的时候,靖儿就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不用说,他肯定是被这个贱女人给折磨至此的!”

严老爷听了这话,再看看严靖的样子,脸上表情变了几变,他转过头来盯着怀里的女人厉声喝问道:“夫人说的可是真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爷!婢妾真的不知道呀!今日臣妾身子乏困,躺在床上歇息了一阵儿,醒过来的时候,大少爷便躺在臣妾床上了,吓的臣妾一个不小心,便将他踹下去了,但除此之外,臣妾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兰姨娘哭的泪花带雨道。

此言一出,屋子里顿时静了一静。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变。

严老爷不可置信的望着兰姨娘,忽然一把将她推开,厉声喝问道:“靖儿是在你床上被踹下去的?”、

兰姨娘吓了一大跳,但却连忙解释道:“老爷,臣妾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我记得你睡觉的时候,一向都爱穿着中衣,可今日你怎么没穿衣裳?”严老爷冷冰冰的问道。

兰姨娘呼吸窒了窒,好半响才哭着道:“老爷,我今日睡觉的时候,也是穿着中衣的,谁知道醒过来以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兰姨娘是真的很冤。

严夫人在旁边看着她矫揉造作的样子,冷笑道:“你编,继续编!一句不知道就推脱的一干二净,可我儿子怎么被你打成这样的,而你又怎么成了这副衣衫不整的样子,这总是要有一个原因在的,你还是老实的交代出来吧!”

兰姨娘只是哭着辩解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其余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严夫人看的心中有气,但严老爷在场,她是无法再动手收拾眼前这个贱人了,当下,将怀里的严靖搂的更紧一些,高一声,第一声的哭开了。

严老爷被这两个女人的哭声弄的是心烦意乱,他抬头看看衣衫不整的兰姨娘,再低头看看浑身是伤,昏迷不醒的儿子,心中的天平已经倾斜了。转身对着外头的小厮吩咐道:“来人,将大少爷抬出去!”

“是!老爷!”从门外立刻窜进来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上前便要去抬严靖,严夫人紧紧抱着儿子不松开,惊叫道:“谁都不许碰我儿子!”

严老爷看她那幅紧张兮兮的样子,顿时忍不住道:“夫人,一会儿太医就该请来了,你准备让他在这里替靖儿治伤?”冬估布弟。

严夫人顿时不吭声了,慢慢松开手指,任由下人将严靖抬出去,可才走了两步,她便尖叫起来:“等一等!”

“夫人,你又怎么了?”严老爷无奈问道。

严夫人指着被人抬着的儿子道:“你没看到靖儿他都没穿衣裳的吗?这样子抬出去像什么话!”

严老爷一看,的确,严靖就这么**裸的被抬出去,的确是有伤风化,他点点头,道:“那就先将他放在厅外,命人找件衣裳给他穿在身上。”

严夫人也知道在兰姨娘的闺房里给严靖穿衣,影响不好,当下没有再说什么,只不过,她也不在屋子里呆着,随着众人一起出去照看严靖去了。而屋子里,也就只剩下了严老爷与兰姨娘。

这可是个好机会,兰姨娘并不想错过,她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上前用一种柔柔的声音哭喊道:“老爷,婢妾是被冤枉的啊!”

这要搁在往常,兰姨娘这副泪花带雨的娇俏模样,一定会让严老爷心生不忍,但是今日却失效了。

严老爷冷哼一声道:“冤枉?靖儿是个痴傻儿,连方向都认不清楚,他住的地方距离你这兰香阁不知道有多远!他是绝对不可能自己走到这里来的!说罢,你将他弄到你这里来,还将他打成这样是想怎样?”

严老爷本来也怀疑过严靖,不知道是不是他见兰姨娘貌美如花,所以便偷偷跑过来玷污她,但这个想法刚一在严老爷的脑海中冒出来,便被他给打消了。

正如他所说,严靖是个路痴,连方向都认不全,估计以前都没见过兰姨娘,怎么可能会对她起什么心思?

既然不是严靖在作怪,那么就是兰姨娘了。所以严老爷才有此一问。

兰姨娘听了这话,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冤枉啊!婢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靖儿是自己把自己揍成这样子来冤枉你的?他是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严老爷瞧了兰姨娘一眼,语气冰冷道:“自你跟了我进府以来,我对你一直都不错,但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不堪的事情来!靖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便自行离开吧!我不想脏了我丞相府的地!”

“老爷!”兰姨娘听了这话,顿时吓懵了,好半响才哭喊出声,但还没等她开始喊冤,门口便有一个嘲讽的女声道:“不过小小一个婢妾,居然敢将堂堂丞相府的大少爷打成这样,还想走?门都没有!”

兰姨娘与严老爷回头,果然看见严夫人双手抱胸,双目冷然的站在卧室与当间的门口上。那浑身的气势真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兰姨娘顿时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夫,夫人,你想怎么做?”严老爷即使是气急,也只不过是想着将兰姨娘撵走了事,毕竟她赤身**的跟别的男子睡在一起,这个妾室他是真的不想再要了。但严夫人的态度让他明白,兰姨娘想全须全尾的从丞相府离开,那是痴人说梦。

严夫人听了这话,目光冰冷的从兰姨娘脸上划过,嘴里幽幽吐出几个字来:“身为妾室,居然敢打堂堂少爷,不杖毙难以平众怒!”

...(..) ( 贵女谋嫁 )